魏元一

【崽狗】狐

1.

小生来这寮时,那阴阳师朝着法阵,面上带些欣喜。


“诶呀,可算给狗子把媳妇讨来了。”她嘀咕着,并没有喊小生的名字。


原来是这样,小生是为了另一个式神才存在的。


阴阳师把小生抱起来,搓了搓小生的耳朵,然后把小生扔到结界里去吃经验。


“狗子睡了,明天再带你刷觉醒。”


小生靠在结界的边缘上,四周静悄悄的,只有风车呼呼地转,达摩在小生周围机械地蹦来蹦去。


那时候,小生就明白了,小生就是众小妖说的“狗粮”,迟早要被喂掉的。


会被喂给小生的“夫君”。


2.

这个寮算是个普通的寮。非,也不非,这里的阴阳师第一发就召唤到了大天狗;说欧,也不欧,虽然sr不少,但ssr还是只有大天狗一个。


所以天狗大人受宠,小生明白。阿妈20多级就给他升了五星,黑蛋达摩都给他,因为他是ssr,小生也明白。毕竟,连小生都是阿妈为了讨他欢心才七拼八凑地用碎片换来的。


庭院里很冷清,这寮里图鉴虽满,但式神只有几个。愿意陪小生说说话的,竟然只有看起来冷淡的雪女。


雪女是这资历最老的式神,但现在还是三星。她说原本还有一个与她和天狗同时的式神,但是被喂掉了。


“是三尾狐,”雪女浮在小生旁边,一边给小生顺毛一边平淡地叙述着。“一起战斗了很久,从初始时就陪着阿妈,但天狗大人要升星的时候,她被喂了。”


“您还没有被喂掉呢。”小生用扇子遮住脸,耳朵在雪女冰凉的手里放松地抖动着。


“可能是因为我还用吧。”雪女这么说着。她的手冷冰冰的,她向来如此。


但忽然间,小生感到了一种难以言状的寂寞。


3.


前几日小生被阴阳师带到屋子里喂了几个达摩,还慷慨地给觉醒了。


看来小生短时间内,是不会被喂掉的。


但他没有给小生配御魂,而小生的那位“丈夫”,小生也从没见过。


“让吸血姬带着去打副本升级吧”,阴阳师这么说着,把小生和一个白达摩一起交到了一个面色森白的少女手上。


那女孩面容姣好,身后有一对冒着鲜红犄角的蝠翼,尖牙从薄薄的嘴唇里刺出来,眼神冰冷而荒芜。

小生喜爱美丽的事物,自然与她搭话起来。那女孩与小生同等级别,也是雪女口中“近几日被召唤来的式神里,唯一没被喂掉的一个”。


小生愈加好奇,那女孩身形幼小,肩膀还不足小生胸膛宽。


小生与她说了很多话,但她不应,只埋头拖着达摩赶路。小生不厌倦,美丽的事物从不会使小生产生烦躁之感。


她不应小生,只拖着小生进了那鬼气森森的副本。


小生修为不足,被这阴气压得有些瑟缩起来,那少女面色不改,正装好自己的御魂,似乎要大杀一通。


小生战斗时向来习惯心无旁骛,于是便问了最后一句。


“美丽的小姐,你为何能长留于此呢?”


这次,那女孩回头看了,如初春芦笋一般娇嫩的嘴唇微微张开,露出里面狰狞的尖牙。


“因为,这个。”


话音未落,她蝠翼全开,血气四溢,然后猛地扑了过去,一记血袭,小生看见了暴击5000的黄字。


原来是这样,这位少女,也是对阴阳师来说有用的式神,才得以长留。


副本里哀嚎遍野,血花飞溅了小生的衣角,连小生的白发散发出腥臭的气味。


那少女,兀自神采飞扬,冲进妖群里,杀得旁若无人。


小生感觉到妖力一股一股窜进身体里,温暖而且令人耳目清明。


小生本该高兴,乐得清闲又修为暴涨。


但小生没有。


4.

小生在这寮里待了有些时日了,但一直没见到小生的“夫君”。


他与阴阳师早出晚归,每次回来时,小生只能隔着纸门,看到一袭被鲜血染得变了颜色的背影。


小生不出战,因为等级太低了,虽然已觉醒,但从没碰过御魂。白日无事,夜晚自然难以入眠,索性无所事事地在走廊里游荡。


那日小生照常披着单衣在过道里踱步,却见那位大人站在庭院里。


他仰着头,披着似有似无的单衣,眺望天上的残月。


风起的时候,小生嗅到他身上的腥气。


他的嘴边残存着小妖的血迹,就是那几只今日阴阳师差我从结界里拉出来的小妖怪。


他们唱着歌进了那个小房间,以为能觉醒。


大天狗大人,把他们全部吃掉了。


美丽。


这样的天狗大人,非常美丽。



5.

在寮里打听天狗大人并不困难。


他是黑夜山的杀神。羽刃暴风所经之处,小妖的尸体都被碾得粉碎。

这寮里冷清,因为很多式神都只是在图鉴上过了一笔便进了天狗的肚子。


R级的,N级的,自然是每天消失几只;有时候,天狗大人打得好了,阴阳师甚至抓sr级的式神给他当加餐。


因他来得早,这寮里大半小妖基本算是他带大的。


而阴阳师把其中没用的孩子,都喂给他吃了。


大天狗毫不介意,如饕餮一般食尽了那些妖怪的残骸。


那位大人身上全无茂林修竹的清香,只一股冲鼻的血腥味。


大天狗大人,是吃掉了千百具尸体成长的大妖。


是如此美丽的大妖。



6.


一日清晨,阴阳师冲到小生的房间,催促小生收拾打扮,甚至亲自给小生描了脸。然后笑眯眯地塞给小生一套针女,说要让小生与夫君见见面。


哦,是小生的夫君啊。


小生是乐意的,对第一次到手的御魂也是倍感新奇,但因阴阳师催着,也只摸了几下便套在身上跟出去了。


大天狗大人,穿着新浆洗好的白衣,穿着高高的木屐,站在门口等。身边还带着一个白色的达摩。


小生与那达摩的地位差不多,小生明白。


但大天狗大人是如此美丽,小生怎能和那达摩一样缄默不语。


于是小生走到那位大人面前,迎着那芬芳的衣香与腥气。



“让我带你去体验世间最美妙的甜蜜吧,我命中注定的爱人!”



7.


大天狗大人对小生不屑一顾。


或许是因为小生身上半点血腥气都没有,或许是因为小生当宝贝一样的针女御魂是他用剩的东西,或许是因为小生即使用了三点鬼火,依然打不出他随手一击的伤害量。


小生多希望能多活一会儿,让天狗大人看到,小生也是五星满级模样。


但小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阴阳师要给大天狗大人升星了。


小生就要被喂掉了。



8.


那段给大天狗大人升六星的日子,闪闪发光。


小生知道自己要被喂掉,更每天挺直了脊梁,早早起来梳洗打扮,送那位大人出门;夜里也备好一天的俏皮话与温酒,在庭院门口翘首以盼。


小生,会是那位大人每日见到的第一人,以及最后一人。


大人一开始毫不理会,酒也不喝一口;后来,大人会在出门前稍稍驻足,与小生对视一会儿;再后来,小生能在大人入睡前进到他的卧房,为大人在案旁温一壶酒。


大人微醺的样子,是如此美丽。那艳丽的红色奢侈地晕上他的脸,在小生眼中,大人艳若桃李。


那天,春光正好。阴阳师把小生拉到一个屋子里,喂了几个达摩,然后升了星。


小生便知自己时日无多了。


但那日也是运气好,阴阳师乏了,不再带大人刷御魂和觉醒,只挥挥手让天狗大人自己找些事。


于是大人便闲坐在院子里,就在那株美丽的花树下。


大人抬眼见小生从小屋出来,竟招招手让小生过去。


大人端坐在一方席子上,旁边备好了温酒和点心。大人面色如樱花般,双眼亮亮的,好似之前当戏法变给大人看的雪花一样。


这样的天狗大人,正对小生招手。


怎么回事呢,小生知大人是美丽的,但今日这份美丽,竟艳丽到让人心悸的地步。


小生坐在大人身边,大人礼貌地为小生斟酒。


大人的手指比雪女更暖和,但不知为何,小生又感到了一阵无名的落寞。



9.


阴阳师大人近几日对小生格外上心。不仅专门给小生打了一套强化御魂,还总时不时给小生塞几个小妖升级。


小生心知这阴阳师怕是想着虽是狗粮也要物尽其用,但总归能和大人一起上场,小生心里也欢喜。


大人杀敌时,总习惯戴上一个丑陋的面具,力量本就强大,配上那面具更如罗刹恶鬼一般。


小生有时望着那脸出神。


大人,戴着小生的面具时,该比这美吧。



10.


大人那日喝醉了,似乎料定小生这妖力低微的小妖不足为惧似的,大人带着酒香,靠在拉门上,半梦半醒地看着小生。


小生该是什么表情呢,大人竟对小生笑了。


“小狐狸,尸体味道如何?”


“腐臭干枯,小生不喜欢。”


“做妖还论起口感?你倒说说你喜欢什么?”大人在笑着,清浅又带着傲气。


但小生爱慕这样的大人,这样的大人,是美丽的。


“小生爱美丽之物。”


“何为美丽?”大人似乎被小生勾起了兴趣,他没有再靠着拉门,凑近了些。


纸窗只堪堪挡住些月色,白光透进房间的亮度,已足够小生将天狗大人的面貌看得真切。


“大人即是美丽”


小生如是说。



11.


大天狗大人,比尸体温暖多了。


大人是美丽的,情动时,亦如此。



12.


那日,阴阳师派小生跟着大人一起去打御魂。


因为与组队的人相熟,阴阳师甚至给小生讨了几个用鬼火的机会。


小生跟在大天狗大人的后面,见他一次次从湿滑的地上腾起,羽翼一展,便是疾风烈烈,杀气四溢。

就这样稳稳的过了好几次,另一位阴阳师称赞大人输出够狠,便干脆换了个座敷童子上来,阴阳师还对小生说,这样小生也可多用几次鬼火了。


但情况不如意。


少了另一个群攻,大人打得吃力起来。对面的八岐大蛇又次次暴击,吸血姬被一口咬成重伤,下去了。几轮后,场上竟只剩下小生与大人。


鬼火充足的,但大人身上已满是伤痕,隔着面具,小生能听到大人沉重而痛苦的呼吸。


大人一用力,再一次腾空。


“让你感受我支配暴风的力量!”


那残血的大蛇咆哮着扑了上来,八个巨大的头颅裹着劲风,御魂塔颤抖着。



大天狗大人倒下了。


在小生面前。那还是小生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天狗大人。


美丽吗,是美丽的。


但看着这样的大人,小生心里半点欢喜也没有。


那御魂塔后来如何,小生不记得了。


只记得,小生背着重伤的大人,慢慢地,慢慢地走回了寮。


夕阳,像血一样。



13.


大天狗大人躺在床上,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小生知道大人不会死。


但大人曾倒下了。


如此骄傲的,美丽的大人。


这日子过得太快了,直到小生瞥见镜中的自己,才发现,原来小生已经四星,可以升五星。


而天狗大人,也是五星。


14.


小生去找了阴阳师。


他正抱着几个达摩往结界里走。


小生叫住他,那阴阳师笑眯眯地看向小生。


“小生,准备好了。”


阴阳师看着小生,眼里思量转了几圈,便说“你随我来吧”


是那个小屋。


里面有血腥气,但除去这点外,也只是阴阳寮里微不足道的一间房子。


小生跪坐在垫子上,阴阳师把几只挣扎的小妖交给小生,让小生吃了满级。


小生有些错愕,转又惊喜起来。


其他几个四星的式神被带了进来,有鲤鱼精小姐,有傀儡师……



小生,是不喜欢吃同伴的尸体的。


但,为了那位大人的美丽。



为了,如此美丽的大人。


15.


一道金光亮起,小生吞噬了同伴,成为了五星的妖怪。


那院落里正好有五星达摩,小生将成为大天狗大人的血肉。


大人的每一寸经脉,每一次呼吸里,小生都存在着。


如此美丽的大人。


如此美丽的大人,永远属于小生了。



16.


阴阳师笑眯眯地摸摸小生的头,便把小生带到了装御魂的屋子里。


挑挑拣拣,又强化冶炼,最后,竟给小生打了个四星15级的针女。


小生,是要被喂掉的,为何要给御魂呢。

阴阳师说,“今后,也加油吧。”


小生疑惑了。


阴阳师继续说,“你今天还真争气,一口子连突二十下把八岐大蛇打死了。”


哦,是这样吗。


那样的大人,倒下后,是小生带他出了御魂塔吗。




17.


小生坐到大人枕边时,月上中天。


大人还在沉睡着。


原来大人的呼吸是这样舒缓的。


小生用手指轻轻抚弄着大人的脸。


大人的脸,像四季一样美丽而炫目。


眉,是花动春色时的远山,眼,是三伏熏风时的天穹;鼻,是银轮玉露时的修竹;唇,是冰封三尺时的银雪。


大人,是比四时更加美丽的存在。忘记了岁月,像天地一样。


“大人,小生爱慕着您啊。”


“小生是爱美丽之物的,大人,您即是美丽啊。”


“让我带你去体验世间最美妙的甜蜜吧,我命中注定的爱人!”



“你这小狐狸,抢攻时倒胆子大,说这话还挑我睡觉的时候。”


忽得,大天狗大人睁了眼。


小生在里面,看到了面红耳赤的自己。




18.


后来,小生每每为大人按摩翅膀,斟酒拈花时,大人总会问。“你不是不爱吃尸体吗?”


小生只笑不答话。



大人啊,如此美丽的大人。


为了您,哪怕是千百具的尸体,小生也会一点不剩地吃干净。



为了,如此美丽的您。



评论(13)

热度(380)

  1. 飞花血景魏元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