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

不再写阴阳师相关的cp了。记下几句之前想好的对话,我觉得大约也能代表我的文风了吧?

最后,感谢阅读的你。


涉及cp:酒茨、晴博。我喜欢借晴明之口说妖鬼之事,因为他看得通透,却仍心存着慈悲。如同天地见证的感情,也只是一缕晨风,清新醉人固然,易逝短暂终是。

1、“像你这样的智障,需要到赤舌那电一电”

2、“茨木童子!有你,这一生,倒也不算虚度啊!”

3、“博雅,若是这世上只有人,那这世间,便太寂寞了。”

4、“酒友难得啊,博雅,天地间,也不用自己走过了。”

5、“博雅,人道鬼无心。鬼心乃欲念,乃戾气,为鬼的原形,就如同人的肉体一般。博雅啊,人陷入情爱,便想掏了心给对方,但鬼怪是不...

脑洞:
人形师茨木
精雕细琢的头雕酒吞

“就好像千年以前的的你,只有头颅,也是如此美丽”

半只脚踏进了娃坑,很多头雕本身就是“美丽”的代名词。

坚信,被砍下的吞哥的头颅,也是美丽的。

“喝我的血,吃我的时间,吾友啊,你透过满目的血色,再一次吞噬了我的心脏。”

不言语的美丽。

“死不瞑目啊”

“茨木童子”

“闭不上眼啊……茨木……”

“还想再看你一眼啊,茨木”

【酒茨】他和猫

不算严格意义上的酒茨(所以不打tag)

茨木猫化

ooc注意


1.


他遇到了一只猫。无端端地遇到一只猫。


毛色很白,但是很脏。脸颊旁边有一块突兀的红色。


罕见的花色。


猫卧在垃圾桶一旁的花架子上。尾巴蓬松,末端的毛发干枯,有枯黄的分叉。


过路的女学生,叫着“好可爱”,“看这边,小猫咪。”


但是那猫奄奄一息,就快死了,怎么还有工夫理会人类的赞美呢。


他不喜欢猫。


也不讨厌猫。


那只猫对他来说只是街景的一部分。


他快步走开了。他今天有个会议,上司压他压得紧。


猫卧在那个阳光普照的街角,用卷曲的猫尾,送他拐过那个僻静的角落。...

【酒茨酒】有剧情的肉 ch1


世事无常。


他在门前一顿,弯腰的同时把手里的购物袋慢慢放到身后去,另一只手摸向别在腰间的枪。


夜雨来得急,在廊间之外的空间里,雨水湿漉漉地淌满整个世界。他的瞳仁收缩了几下,像对焦的摄像机一样。


男人来得悄无声息,越过了他大门口的红外线警报,脚趾弯曲得像鹰隼一样,上面有尖利的长指甲,未经修剪。


茨木童子谨慎地打量对方,刚想探向前,那人却体贴地抬起了头。


夜雨,潮湿又冰凉。那人的红发像海底的蔓草,无精打采地黏在身上。


但那双眼是炽热的,是小心翼翼地燃烧着的火苗。


“……”


那人张了张嘴,茨木立刻警惕地握紧了枪。


“雨真大啊,茨木童子。...

【酒茨】情书

·现代AU

·单人对话形式

·HE

·OOC一堆

————

情书

1.


咱俩认识那天,你抹了我一裤子鼻涕。


你别笑,这是实话,你别拉我头发,我这不是在给你回忆吗?你再笑,你再笑,哈哈哈哈,我都忍不住跟你一起笑了。


那时候你几岁?哈哈哈,你不记得了,我记得,你那时候6岁,你比我小2岁,那时候我8岁,你6岁,没毛病。


什么,你说我怎么就记得自己的年龄,你少蹬鼻子上脸,因为我俩认识那天是我生日,我当然记得。

你怎么跑我家来的,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你,我刚准备闭眼睛吹蜡烛,你就咋咋呼呼地从拍我家门板。我妈给你开...

【酒茨】食心鞘

1.

嘎吱嘎吱的,骨骼错位的声音。

“……唔咳……!!”一条瘦骨嶙峋的青白色手臂猛地从屏风后探出,指尖嵌在地板里,血肉模糊,指甲早已碎裂,翻卷过来的甲面切开指缝,那手指如将死的昆虫一样痉挛着。

咀嚼的声音,尖利的牙齿嚼碎连着血肉的白骨。

“杀……”

“……杀……”

“杀了你”

“吃了你,吃了你……”

一个黑影,蜷缩着。

如饥饿的困兽,下颚都拉伸到扭曲地,他发疯地撕扯着残破的躯体。

“吃了你……吃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终于,那青白的手臂也被从躯干上扯了下来,恶鬼颤抖着,利齿刺破自己的口腔,他发了狂,用满是血丝,几乎能从眼眶中流出血来的双眼,死死地瞪着那条断肢。

“...

【晴博】前生

答应人的生日贺文。拖了这么久你就当我祝你劳动节快乐吧【烟

@釣櫻花的隕石醬


1.


他总是在做一些温柔的梦,就好像掌管梦境的神明尤其爱怜他一样。光影扶疏,叶香花露。他无数次回到那个庭院。


廊下风铃响起,院落走过了几个春秋。


明明是没有人精心打理的小院,四季却像滴入镜面的水滴,在草叶间晕出光阴三寸。


酒碟在手边,眼角处的白影像玄武一样潜伏着。


“滴答”


岁月翻起波涛,推着梦境哗哗翻页。


他睁开眼,窗外机车的光线扫入帘子底部的间隙。


到底只是个梦。


2.


到传闻中的大江山旅游,是他早早就定好的行程。闻名遐迩的酒吞童子,在那个遥远...

【酒茨】玩游戏出bug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玩游戏出bug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匿名用户


bug这个词真是讽刺啊,在答题之前,本大爷先问你,什么叫游戏里的bug?


影响游戏体验?造成游戏混乱?让曾经的投资血本无归? 


但是游戏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刺激,是为了体验不同于正常生活的世界。那么,如果bug本身变成了游戏的乐趣,它还是bug吗。 


开始正经地答题。 


我玩的游戏,很火,不过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阴阳师,听说过吧,十年前火遍全国的游戏不是吗,不过距离它关服也有七八年了吧。 


这个游戏我很喜欢,本来是被朋友拉着去玩的,不过接触后发现它出奇得有意思。 ...

【酒茨】知乎体:碎片攒出来的茨木是不是会比较傻?急,在线等

知乎求助:请问碎片攒出来的茨木是不是会比较傻!? 急,在线等


各位大佬好,我是一个普通的非洲阴阳师,黑到经常被自家崽当成御行达摩的那种非洲阴阳师。前几日我喜得贵子,攒了五十天碎片终于凑出一个茨木,我本来是高兴的,真的,我寮里放着的三张“关于深夜狼嚎、鬼叫、仰天大笑”的罚单可以证明。


但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我觉得我用碎片攒出来的茨木有点不一般,说好听点叫与众不同独树一帜,说难听点就是我觉得这孩子傻不拉几的,求助,是不是所有碎片攒出来的式神都是这样?


问题补充:


感谢大家的关心和热情帮助,很多大佬问我他傻不拉几的具体表现,我现在把它们写下来,如果你们被蠢到了,请不...

【酒茨】青蛙王子和白马骑士

1.


他用笔在纸上划了好几下。不多不少,正好是他年龄的数目。


夕阳被窗户稀释了,光晕像薄雾一样湿润着他的脸庞。


他盯着前面那个人。


时钟,“咔哒咔哒”地响。周围是“沙沙”的笔声。他的鼻翼翕动着,呼吸缓慢又平稳。


旁边有人在窃窃私语,有人在交换纸条,有人在嚼笔头。


他盯着斜前面那个人。


声音渐渐远去了,走廊如甬道般传递铃声的轰鸣。


他低头在卷子上又画了两笔。铅笔尖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现在是英语考试,所有人都埋头奋笔疾书。


除了他,和那个人。


他在看他。


那个斜前面的,有一头白发的人。


在用纸叠小青蛙。


嗯,小青...

© 魏元一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情感贫乏,时常失语,终日清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