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

不再写阴阳师相关的cp了。记下几句之前想好的对话,我觉得大约也能代表我的文风了吧?

最后,感谢阅读的你。


涉及cp:酒茨、晴博。我喜欢借晴明之口说妖鬼之事,因为他看得通透,却仍心存着慈悲。如同天地见证的感情,也只是一缕晨风,清新醉人固然,易逝短暂终是。

1、“像你这样的智障,需要到赤舌那电一电”

2、“茨木童子!有你,这一生,倒也不算虚度啊!”

3、“博雅,若是这世上只有人,那这世间,便太寂寞了。”

4、“酒友难得啊,博雅,天地间,也不用自己走过了。”

5、“博雅,人道鬼无心。鬼心乃欲念,乃戾气,为鬼的原形,就如同人的肉体一般。博雅啊,人陷入情爱,便想掏了心给对方,但鬼怪是不...

洗白反派

点白莲花属性

动不动就“美得令人心惊”

敌人惩罚俘虏=性侵,动不动就性侵

弱化武力值

乱点痴情属性


以上这些我觉得都是傻逼

脑洞:
人形师茨木
精雕细琢的头雕酒吞

“就好像千年以前的的你,只有头颅,也是如此美丽”

半只脚踏进了娃坑,很多头雕本身就是“美丽”的代名词。

坚信,被砍下的吞哥的头颅,也是美丽的。

“喝我的血,吃我的时间,吾友啊,你透过满目的血色,再一次吞噬了我的心脏。”

不言语的美丽。

“死不瞑目啊”

“茨木童子”

“闭不上眼啊……茨木……”

“还想再看你一眼啊,茨木”

梦到奇怪的场景。
酒吞把脚放在茨木的鬼爪上,因为爪子太大了,所以吞总的脚就显得很小。
酒吞对茨木说“茨木啊,帮我打理一下足部吧。”而且觉得茨木的手很硬,有点烫,放在上面很舒服。
然后茨木觉得,酒吞的脚很软,足底凉凉的。得到酒吞的命令,所以很认真地开始思索哪个颜色才能衬托出挚友的霸气。
已经不想吐槽单手怎么涂指甲以及“真男人不会染脚趾甲”这种问题了。
只是,觉得酒吞的脚很软很小的茨木,真是有种难以名状的可爱呀。

翻出来图,jker的眼睫毛逆天了

nsmt:

简直狂欢

需要更多角度舔我龙

最近推上大蟒人气飙升

【娛樂向】考據、野史、軼聞和無關緊要的小捏他。

涨知识

刀剑乱舞neta屋:

某閑:

有一些是單純的小捏他,有一些是帶胡扯的考據。


!!注意!!

上一篇一樣,

有強烈的主觀猜測、臆斷、妄想、腦補。

有很多道聽途說、不明野史、都市傳說。

考據不足→有

拾人牙慧→有

當社比的愛情表現→有



還是那句老話,娛樂為主,認真你就輸了。


順序是亂來的,配圖看心情,小標題純屬個人興趣,別深究。

(如果看標題能會心一笑說明我們可以做心之友。)


=============


  • 我是要成為紅薯王的男人。

小夜內番裝懷...

【酒茨】他和猫

不算严格意义上的酒茨(所以不打tag)

茨木猫化

ooc注意


1.


他遇到了一只猫。无端端地遇到一只猫。


毛色很白,但是很脏。脸颊旁边有一块突兀的红色。


罕见的花色。


猫卧在垃圾桶一旁的花架子上。尾巴蓬松,末端的毛发干枯,有枯黄的分叉。


过路的女学生,叫着“好可爱”,“看这边,小猫咪。”


但是那猫奄奄一息,就快死了,怎么还有工夫理会人类的赞美呢。


他不喜欢猫。


也不讨厌猫。


那只猫对他来说只是街景的一部分。


他快步走开了。他今天有个会议,上司压他压得紧。


猫卧在那个阳光普照的街角,用卷曲的猫尾,送他拐过那个僻静的角落。...

丧完了,我又回来更新了orz……

不写了,再见。

【酒茨酒】有剧情的肉 ch1


世事无常。


他在门前一顿,弯腰的同时把手里的购物袋慢慢放到身后去,另一只手摸向别在腰间的枪。


夜雨来得急,在廊间之外的空间里,雨水湿漉漉地淌满整个世界。他的瞳仁收缩了几下,像对焦的摄像机一样。


男人来得悄无声息,越过了他大门口的红外线警报,脚趾弯曲得像鹰隼一样,上面有尖利的长指甲,未经修剪。


茨木童子谨慎地打量对方,刚想探向前,那人却体贴地抬起了头。


夜雨,潮湿又冰凉。那人的红发像海底的蔓草,无精打采地黏在身上。


但那双眼是炽热的,是小心翼翼地燃烧着的火苗。


“……”


那人张了张嘴,茨木立刻警惕地握紧了枪。


“雨真大啊,茨木童子。...

© 魏元一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情感贫乏,时常失语,终日清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