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元一

【酒茨】情书

·现代AU

·单人对话形式

·HE

·OOC一堆

————

情书

1.


咱俩认识那天,你抹了我一裤子鼻涕。


你别笑,这是实话,你别拉我头发,我这不是在给你回忆吗?你再笑,你再笑,哈哈哈哈,我都忍不住跟你一起笑了。


那时候你几岁?哈哈哈,你不记得了,我记得,你那时候6岁,你比我小2岁,那时候我8岁,你6岁,没毛病。


什么,你说我怎么就记得自己的年龄,你少蹬鼻子上脸,因为我俩认识那天是我生日,我当然记得。

你怎么跑我家来的,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你,我刚准备闭眼睛吹蜡烛,你就咋咋呼呼地从拍我家门板。我妈给你开的门,对不,我记得的,你少贫。


然后你在门外拉着嗓子可大声地喊,你喊啥,我看你记不记得。


你就这点记性,幸好本大爷记得。你喊“这户是301吗!我是刚搬来的,听说你们家有个特别能打的!叫他出来!”


你笑,你笑什么,那时候你喊这话不知道有多起劲。我妈都被你吓着了,结果你趁她愣神,一猫腰就蹿进来了。


你问你当时什么样?一个小鼻涕虫,就那头白毛,也扎得像个小猫尾巴似的,还挂着鼻涕。你别不信,我说真的,我还以为是个小要饭的。你手里拿着个小木条,诶,诶,你再笑,什么?你说那是草薙剑,随你怎么说。就这种东西你才记得,哈哈哈哈哈。


然后怎么说,你拿着那小木条,哦,草薙剑,在我鼻子面前晃来晃去,你猜你说啥来着,你肯定不记得了。


哦你居然记得,因为是跟我说的第一句话?你别贫嘴了,消停点。除了你谁还会用这句话当开场白啊。


你还记得不,你再喊一遍。你笑,你就可劲儿笑,连说那句话的力气都省不出来,我给你喊啊。“酒吞童子,听说你很强,打败我,支配我的身体吧!”


你脸红什么,我才要脸红好吗。就这句话,你可把我全家都吓了一跳,什么?你说我没被吓到?傻子,我不都跟你说过了,那是因为那时候我都不知道支配是什么意思。你再腆着脸笑,混小子。


然后?然后你绝对记得吧。嗯,对,我揍了你一顿,还把你那小木条……诶好好好,草薙剑给折了。结果你小子,死憋着不哭,鼻涕倒是流得一条接一条的。什么,你说你记得你鼻涕流哪儿了?你说,流哪儿了。


你还真记得,就流我膝盖上那口子那儿了,疼得我又想打你。结果我妈立刻冲上来把我俩拉开了。


你说你闹腾个什么劲,那天本来是我生日,结果就被提着耳朵去你家给你妈赔礼道歉了。生日礼物没了,你说为什么,那还不是因为你这傻子口无遮拦,把我打架厉害这事儿抖了出来,那晚上就跟你一起在楼下罚站了。


你再笑,你咋这么欠呢。你说我也在笑?本大爷这是被你传染的。


结果呢,你还记不得。咱俩站那小墙角,你一直凑过来。喋喋不休的,就跟你现在似的。你别,你别再把那些话说一遍了,受不了。你说我记不记得,我当然记得。你跟我耳朵边上唠叨了一晚上。你再伸手拉我头发试试,我给你一巴掌。你再笑,你再笑我不说了。


嗯,这才像话,乖乖的。然后?然后你就叫我挚友了啊,不是我说,你哪儿来的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词汇。你说你看电视学的?什么电视剧里有“支配我身体”这种话啊?嗯?你自创的,要不说你二呢。


诶,保健老师来了,我先溜了,让她看见我一初中部的在这儿肯定骂我。


你中午想吃什么?小卖部那炸鸡你吃不?……成,我给你带哈。


我放学再来找你。



2.


……


我们怎么玩到一起的?我怎么知道你,不就是你这家伙死皮赖脸地黏上来的吗?嗯?你说我也没拒绝,靠,你小子别太得意,本大爷那是看你可怜,挂着个鼻涕到处跑的。


你这小子,看上去傻乎乎的,脑袋瓜还可以,你那时候说要跟我上同一所高中我还以为你开玩笑……你也真行,居然就一步一步地追上来了。你别拉我手,你就紧跟我肉麻吧。怎么了,打疼了?少装,手拿过来啊,什么干嘛?不是疼吗,我给你看看。你笑什么……你就知道笑,傻了吧唧的。


你以后少惹点祸,那帮街区的地痞你理他们干什么……他们骂我?本大爷会自己打回去的,你别给自己揽事儿……什么?要跟我同患难,你哪儿学的这奇奇怪怪的。患啥患,本大爷死不了。


你那右手我看看……啧,打得够狠啊……这都伤了筋了。什么?医生说你以后打不了棒球了?……剧烈运动也不行?!


……你是说你这手就算是差不多废了?


你说疼?你他妈还知道疼?当时咋就不知道躲?他们要打着我头了?本大爷自己不会躲吗?要你硬生生扛那一下!靠,靠,靠!


你他妈就不知道自己长个心眼!就让人打着要害。你哭个屁,本大爷都没哭。你再动你那手!搁好了!


你说啥?你再结结巴巴地,一大男人咋哭成这样……你,你说什么?你说不追随我了?啊?


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不追随了?你张嘴啊!操!茨木童子你他妈还有没有种,说清楚了!


啊?没资格追随我了?谁他妈说你没资格?你手坏了?坏了又怎么样,不还有左手呢吗,不除了右手以外全身都好好的吗?没资格了?这就没资格了?


操!老子当年看你挂个鼻涕都没踹了你,现在你跟我说你没资格?


什么?你说没办法陪我打棒球了?


你别哭,你别哭。操,你别哭!


棒球?那玩意儿,不打了!不打就不打了!你不是要每天下午去做理疗吗?去,我们去做理疗,打个屁棒球!


哈?你说我高中生涯会有缺陷?茨木童子,本大爷没了棒球部照样过得好!别再他妈哭了!你再动你那手!


……

……


不哭了?终于停了,哭得老子心烦。


你吃什么?没胃口?放屁,你一饿就两眼放光的。楼下的便当?太油了……我刚看你病历了。你躺着,我给你做粥去。


妈的你再嚷嚷,躺好了!你那手!再压着它我剁了你。


躺好了,把你那鼻涕擦擦。


好了我叫你。


别哭了。


别哭了……



天狗?……我?我没事,除了脖子别的都好得差不多了……帮我买点蔬菜过来……嗯,他挺好的,就手出毛病了……动不了了,以后也动不了了……嗯,你过来吧……买,买什么?就胡萝卜……


哭?我没哭……我没哭。


本大爷没哭!把菜买来!快点!




3.


茨木?你小子怎么又跟我这儿晃悠,你那经纪人不是三令五申不准工作时跑过来吗?什么?放半天假?难得啊,那个青面阎罗居然给放假。


你坐着吧,我先给那边的酒调好了。


你喝什么?嚯,出息的你,还马蒂尼。坐好了,我给你露一手。


漂亮吧,这是这店的招牌。


你猜叫啥?……你傻吗,怎么可能叫这个名。你看这颜色像啥?


……服了你了,你那脑子里一天到晚想些啥。别傻笑了,喝吧。那边的客人叫我了。


嗯?好喝吧,你说没酒精?废话,你他妈喝一杯啤酒就歇菜。


你别红辣椒红辣椒地叫了,这酒是红色的又不代表是红辣椒。


你问我到底叫啥?


你自个儿琢磨吧,留神你那右手袖子。


…………


…………


还没琢磨出来?走吧,别想了,我下班了。今天发薪水,吃点好的。


你教授的作业做完没,当心你围巾。你是不是天生就傻的,一天到晚傻乐。


想吃什么。……海鲜烧?哦,也行啊。


诶,天狗的电话。


嗯,是我。啊?去吃中华料理?茨木,你觉得呢?


……嗯,好啊,那我俩也过去。除了你还有谁?就咱们仨?你那女朋友呢?……哦,成吧,那我们过来。 别焉了吧唧的,大爷我过去给你调酒喝。


茨木,你笑啥。……哦,还真猜对了,那丫又被甩了。


嗯?你问我那酒?


你倒是观察细,还知道这酒是我来以后才有的。


嗯,我创的。


叫什么?你想想,红的是什么?


傻的你,谁会管酒叫自己的名字?给我来一杯酒吞童子?靠。你笑个屁,欠操是不是。


还真猜不出来?


啧,服了你。


那叫罗生门,记好了。


你再作妖?…………


你等着,转进那条小巷本大爷亲死你。




4.


……嗯,我是他说的酒吞童子。


唔……


您……


…………


…………


…………


茨木……他没有做错什么


……


……


我父母也把我赶出来了。


……


……


不后悔。


……


……


他……

……


……


如果您觉得嫁儿子丢脸了……


我嫁!


是我嫁给他!是我嫁!


……


……


……


别哭了,茨木。


别哭了。


我没哭,我没哭,本大爷没哭。


不疼。


你他妈,笑一个!


什么?你说本大爷要嫁给你了?


欠操呢是吧。


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等我们攒够钱了,去国外。


去国外结婚。


我没哭,你擦擦你那鼻涕,在风里冻成渣了都。


……


嗯,我不后悔。



5.


……喂,茨木,你还能听见我说话吗?


嗯,我拉着你呢。


别哭,别哭。


你咋从小……就,那么喜欢哭呢。


嗯,没事,这些管子拔了……我就没事了……


外面的桃花开了?……春天到了……


你手怎么那么冰……护士没给你盖好毯子?


我?我没事,我很暖和。


太阳出来了?……嗯,太阳出来了。


茨木……


茨木童子……


你老是这么蹭我的手……你像小猫一样……一直……


嗯……我没事……


那株桃花树,像不像我们第一次合租的,那套公寓旁的?


……你说不像?我觉得还挺像的。


你喜欢那家便利店……嗯?因为便宜?……对啊,便宜。


后来我们搬到哪里去了?


东京……嗯,我们去了东京。


我开了酒吧,你做什么的?看你还记不记得。


……嗯,你记不得了? 你是模特。


你是那家杂志最红的模特。


我每期都买的,放在书架上。


后来?后来我们去哪儿了?


……哦,我带你去荷兰。


我们办了婚礼,很小的婚礼。


你很美……


那时候。


我?你说我吗,我记得你说我,你说我很漂亮。


……嗯,是啊。你穿着婚纱,我穿着白无垢……


夜叉那家伙出的主意。


很小的婚礼……很小。


嗯……我还记得,那天的蛋糕,你吃了一大口,然后沾在嘴边上。你的口红都被你抹花了。


你在笑吗?我看不清你的脸了。


后来……后来?我后来我们去了哪里?


……记不得了,但我们一直都在一起的。


本大爷……


嗯……


本大爷不后悔。


茨木童子


茨木……


我爱你。



“滴——”


“滴——”



监测仪上划过平稳的绿线。满头华发的老者闭上了双眼。而他身旁,坐着一个比他小两岁的老人。


他拉着他的手,目光有些浑浊,泪痕遍布他皱褶的脸。他似乎记不清以前的事情了。


那句轻声的,如呢喃一般的爱语,几不可闻。


但他缓缓笑了,像一个刚恋爱的少年。


“吾友……”


“吾友……”


他轻轻地叫着。


“等等我……”



——END

评论(11)

热度(123)

  1. 时光落在你的发梢魏元一 转载了此文字
    ฅ( ̳• ◡ • ̳)ฅ酒茨,泪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