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元一

The OASIS

对刀组rps预警

rps预警

rps预警

rps预警

无年龄操作,有恋爱暗示

介意慎点

————


他动了一下。调整着姿势,放下因为长时间握着手机而酸疼的右手腕,然后翻了个身,把脸埋进另一侧的温暖肉香里。
他的动作惊醒了温,成年男人本来靠在沙发扶手上睡着了,现在他低下头来,睡眼迷蒙地瞟了怀里的孩子一眼。
“哦,菲利普,我还以为你睡了呢,你一直醒着吗?”
“差不多。”
赵家正的头陷在由他的手臂与胸膛构成的温暖海洋里,他的呼吸在太妃糖一样的空间里陷出一片湿热的气息。
“几点了?”
“两点二十四,纽约时间。”小男孩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但我感觉你好像还打算继续睡的样子。”
“你一点都不困吗?”温用手挡住嘴,打了个哈欠。而赵家正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一样,他向上拱了几下,把头够到和对方下巴平齐的地方,然后猛地吸了几下鼻子。
“你为什么身上没有难闻的味道?”他好奇地问。
温掩在口前的手一顿,他下意识屈起了戴着尾戒的小指。
“哦,抱歉!我刚睡醒,你是闻到了……?”
菲利普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没有,我根本没说我闻到你身上有难闻的味道,你的英语没有差到幻听的地步吧?”
所以他笑了,他下意识地轻轻笑着,但他还是没有放下手。菲利普似乎没有注意到,他把鼻子凑到温的测颈上,像吃奶的小狗一样吸气,然后又拉开他西装的白衬衫,往里探着头,又闻了几下。
“你真的闻起来一点怪味道都没有,这太奇怪了。”
“什么意思?”温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我的意思是,我出汗的时候,你知道我恨那个动作捕捉服,我每次出汗头顶都会湿漉漉的,你说过有一次你闻到我头顶的汗味了!”
温回忆了一下,确实有这么回事。不知道是因为体质还是因为年龄,菲利普非常怕热,他很容易出汗,每次拍摄完毕后,他总要用小风扇对着头顶那个小旋儿吹很久。
他闻到过菲利普身上的汗味,但是那不难闻,他没有说谎。拍摄的时候对方还是个山根都还没隆起的小孩子,出汗以后他的头顶湿漉漉的,那次菲利普抓着他的手求他帮自己用风扇吹一下头顶时候他确实闻到了发丝里面,微咸但更多是水汽的汗味,还有洗发水的味道——那闻起来就是儿童用的洗发露,微甜的橙子味。
他确实因此调侃了一下对方,但那已经是一年以前的事情了。
“我那时候只是开玩笑的,我不介意,我不是……”
“我知道我知道,”对方打断了他,然后一下把脸蹦到他面前,仰起头闻了一下他的头发,他狠狠地把鼻子埋了进去,抱着闻了好几下。
“你看,我就是在说这个,为什么你身上连汗味都没有,即使是你刚刚出了汗!我在我爸爸身上闻到过那种味道,为什么你没有?”
他好像终于明白了对方是什么意思,于是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管喷雾,往嘴里喷了两下,然后他才终于拿开掩在下巴上的手,“菲利普喜欢玫瑰味吗?”
他点了点自己的嘴唇,赵家正歪了一下头,然后泄气地凑上去,在他嘴上亲了一下。
很浅的吻,像蜻蜓点水一样一掠而过,他也没有追过去,只是在对方伸出舌头飞快地在他双唇之间舔了一下的时候适时地分开嘴唇。
“所以都是体香剂?你到底有多少这种东西啊?”
“不算多。”温把对方重新抱回怀里,下巴搁在他圆溜溜的头顶上,“随身带的只有一两种。”
“为什么?”对方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那个脑袋拱来拱去,又往温的身侧伸过去。“其他男演员都没有这么,嗯……细致?你到底有多不想让人闻到你身上有味道啊?”
“我猜,这算是职业习惯?”他用手揉了揉眼睛。
“粉丝来参加你的演唱会和见面会的时候不会想闻到任何不好的味道的,这是服务的一部分。”
“听起来很麻烦。”
“养成习惯就好了。”
“嘿,温,你还好吗?你听起来不是很高兴。”
“我只是还没睡醒,我们能再躺一会儿吗?”
“当然,反正我只是占据你面前的一个位置然后再趁机拓展领土。”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后,菲利普又回到了几分钟前的位置,安稳地待在温的怀里。
他抱着一个小男孩。
他正在成长的骨骼埋在绵软的肌肉下,他的腰在自己的手掌下充满活力地上下起伏,他的呼吸里带着之前吃的冰淇淋的奶味,他的头皮上散发出柑橘的味道。
他不完美。营业性的微笑做得很不到位,在镜头前晃来晃去,过多手部动作,有时候衣服搭配得非常不利于突出自身优点,眼镜的款式太老,发型师似乎把他的头当做擦剪刀的布,过于真诚,过于热情……
但却如此真实。没有任何撒谎的痕迹。
“他爱我,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爱你。”
那时候,菲利普鼓着嘴,扭着身子往旁边躲,但是他没有反驳。
好像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喜爱表现得有多明显一样。
他还不明白什么是艺人,什么是演员,什么是演艺圈。他只会歪着头问,“你为什么那么介意自己身上的味道?我不介意啊。”
他们讨论吃什么口味的披萨,菲利普和他抢那块三文鱼的寿司,他们说一些放慢了语速的小笑话。
只有菲利普能做到,只有他是完全能放松的,因为他还不属于这个世界。他能给予无限量的热情和喜爱,因为他还不属于这个需要衡量数值的世界。
他还不属于这个世界。就像玫瑰园里的外来客,不会计较哪朵花儿有更向阳的位置,哪朵花儿仰仗着篱笆墙,他只知道悠游漫步,用月光流淌着的手掌捧起一朵他喜欢的花。
他的眼睛看到的不是玫瑰本身,而是玫瑰的存在于这一刻的影子。所以玫瑰在他心里永生。
“菲利普,我出道十年了。”
“嗯我知道啊,怎么了?”
“哦,没什么。今晚你想吃披萨吗?”
“不行,爸爸要我们回去吃饭。今天做了狮子头,你知道那道菜吗?红烧狮子头。等你决定起床我打电话给他。”
“我很期待,但我们再躺一会儿吧。”
“随你,大懒虫。”
他不知道该怎么定义他们现在的状态,但他脑海里总是回忆起《美女与野兽》里那株玫瑰。
在狭小的,脆弱的玻璃罩下,永不凋零的玫瑰。
就像一片绿洲。
——END

评论(10)

热度(56)

  1. akotta魏元一 转载了此文字
    全世界最可爱的两个人呜呜呜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