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元一

【日常向】攒茨木碎片的日子

前言:cp是酒茨,但提及很少。严格意义上是无cp日常向。

不黑任何角色,他们都很珍贵。

感谢阅读,祝好!


正文:


1.


她拿到那片小小的碎片时,我还记得,是一个没有风的晚上。


隔壁的阴阳师分给她一个悬赏任务,她看了看那金闪闪的悬赏封印,便从床上爬起来,揉揉眼,拉着我和座敷童子去了御魂塔。


打5个孟婆,我清楚地记得这个悬赏。


她把小小的座敷童子抱在怀里,拽着我的衣摆,一步三晃地走在旁边。


“狗子啊,”她止不住地打哈欠,“你说这次会给什么碎片呀,不求ssr就给个sr也挺好的。”


我看了她一眼,没吭声。


我知道这寮里的阴阳师向来时运不济,已经连续好久只拿到r卡或是n卡碎片了。


但我不在乎,这样没什么不好。


这是个冷冷清清的非洲寮。


面积很小,就那么大,一小块地方,恰好够装下一颗樱花树和几栋小房子。


吾乃大天狗,乃黑夜山的主人,蒙阴阳师召唤,挥羽而降于此处。她是我的主人,用那张小小的符宣布了我的归属。


自由,是不自由了些。


然而没什么不好。


她让我叫她阿妈,但我没有叫过。


她似乎并没指望我真的会回答,因为我从她刚来便跟着她,她比任何人都了解我的脾气。


于是她毫不介意地拉了拉我的衣角,嘀咕一句。“赐我欧气。”


她真蠢,不是吗。



2.


御魂塔百年不变,都是那个样子的。


五个孟婆,也只是三次腾空而起而已。组队的另一家带着个很小的茨木童子,她果不其然,又看着那个独臂的大妖怪流起了口水。


“唉,啧啧啧,狗子你看茨宝,是不是超可爱。你看那个小角,你看那个小表情。诶哟你看他暴击了诶。一下就把大蛇咬死了!超厉害啊!又萌又帅!”


他是一拳打死了大蛇,但那前面70%的血,都是我打的。



3.


打完悬赏,她恋恋不舍地向队友告别,临行前还止不住地回头,巴巴地望着那个小小的茨木童子。然后又叹了口气,抓着我的衣角,擦了擦那个悬赏。“赐予你欧气!”


她真傻啊。


但谁知道,似乎上天终于看到了她的热情一样,那天给的奖赏,真的是一片小小的茨木童子的碎片。

她高兴得像疯了一样。


我从没见她这么高兴过。召唤到我的时候,也没有。



4.


她喜欢茨木童子,我从一开始就知道。


从一开始,每次组队碰到那个气焰嚣张,不可一世的妖怪时,她总是站在原地,看很久很久。



5.


我是她初始第一张符召唤而来的,她那时欣喜地抱着我,用手指轻轻逗弄我的翅膀。


“真可爱啊,是大天狗呢!嘿嘿嘿,看阿妈给你打好御魂,攒黑蛋升六星,以后你也是威风凛凛的大妖怪啦!”


她召唤到我后,很是高兴了一段时间,也像许诺的那样,寮里最好的御魂都给我,省吃俭用攒下的黑蛋每周都会出现在我面前。


我还记得,她那时候等级那么低,力量那么弱,为了给我打觉醒材料,几乎每天都泡在觉醒塔里。带着冷冰冰的雪女,小心翼翼地挤进队伍里,每天晚上又抱着一堆中低级材料回来,一点一点地洗干净,放好。


“还差8个高级天雷鼓!狗子,别急,你马上就能觉醒了!”


那时候寮里什么都没有,她的脑子里便只记着我的觉醒材料。一个一个,数得很清楚。


她每天晚上都拉着我,指给我看新打来的材料。她似乎永远也不会疲倦一样地,不停地对我说着话。

我没有回答。


但是她拉着我的时候,手掌是那么温暖。



6.


她把那片小小的,闪着红光的碎片,很小心地放进一个盒子里。


那么小心,好像在对待一个稀世的宝贝。


但茨木童子那样的大妖怪,磕一下碰一下,也不会怎样的。


她坐了一会儿,死死地盯着那个碎片,然后站了起来,走向仓库。


随着她的等级越来越高,仓库里不再像开始时那样空无一物。打回来的材料常常得用袋子拖。


她麻利地挑出16个高级水、16个高级雷,8个中级水和8个中级雷,把它们放到一个写着“茨木童子觉醒材料”的小袋子里。


那个袋子她已经准备了很久,我知道。


然后她又跑到放御魂的地方,把最好的,金光闪闪的御魂全部扔进了那个写着“茨木童子御魂”的口袋里。


那个口袋她也准备了很久。我也知道。


她又走到结界里,仔仔细细数起了小妖的数量,盘算着怎么给茨木童子升星。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到处找有荒川之主的人切磋,为的就是解锁我的传记二,拿10个天狗的碎片,好跟人换茨木童子。



所以,她很喜欢茨木童子,我明白。



7.


严格而言,这个寮并不算非。


她认真地攒着茨木碎片,同时也不忘做日常,抽卡,打百鬼夜行。我亲眼看到过她打到酒吞童子、花鸟卷、青行灯或是小鹿男的碎片。


但那些都不是茨木童子,所以她只是说“狗子啊,阿妈打到了ssr的碎片哦。”


可能,那10片大天狗的碎片,对她来说也只是“ssr的碎片”而已。


她也抽卡,运气好的时候能抽到3、4个四星狗粮,她就把它们存着,放在结界里。是给茨木准备的,我知道。


有一日她运气极好,抽到了一目连。当她看见法阵里发出金光时眼睛闪闪发亮,而在看到是一目连的时候又瞬间黯淡了几分。“哦,是一目连啊。挺好的,狗子啊,带他去觉醒下。阿妈出去打御魂了。”


人类真是善变的生物。我牵着小小的神明走向法阵时,怀里抱着从仓库里搜罗出的材料。


“狗子啊!觉醒是一个式神最重要的时刻了!象征你成为一个真正的大妖怪哦!所以阿妈一定会很认真很认真地看这个过程的!”


骗人。



过了几天,她深夜爬起来画了个符,法阵里又是一阵金光,她屏住了呼吸,翘首以盼那句“解决你们这些杂碎,只需一瞬间。”


但没有,她召唤来的是荒川之主。


她神情复杂地看着小小的河神,高兴吗,也高兴。但并没有很兴奋。


她把一脸不高兴的小家伙抱起来,翻了翻仓库,发现没有觉醒材料了,就把他往结界里一塞,喂了几个小妖,升了三星,便回去睡觉了。


真是自私又冷酷的人类啊。



8.

为了茨木童子的碎片,她换了很多个阴阳寮。每天都认真地进行祈愿,把那些像金沙一样闪耀的碎片揣在怀里,面带喜色地放到那个小盒子里。


“还差23片……”


她给茨木童子攒黑蛋。把那些珍贵的,但又无比卑微的达摩统一收在一个地方。“嗯……茨木童子需要8个黑蛋,嗯……还差3个”。


她一个一个,数得很清楚。


9.


每个周五的凌晨,她都会从被窝里爬起来,拽着我和吸血姬去御魂塔门口站好。


“这次一定要打到六星暴伤破势!”


她记得茨木还缺几号位破势,记得哪个属性还不够,记得每个御魂强化到第几级。


但是,她已经好久没有带我打过针女了。


10.


茨木童子终于诞生的那日,她那么高兴。几乎是哭着把那个挥着拳头的小奶娃娃抱起来。揉揉他的角,捏捏他的脸。


然后提着一大袋子的觉醒材料、升星材料、经验达摩以及强化好的御魂,抱着那个她心心念念的式神进了结有法阵的屋子。


于是,我听见啃食妖怪的残响,我听见小妖的哀嚎,我听见那滔天的妖气割裂空气的声音。


茨木童子再走出屋子时,早没了那个小奶娃娃的影子。


满技能,五星,全套六星御魂。


这就是她口中,“威风凛凛的大妖怪”


“看阿妈给你打好御魂,攒黑蛋升六星,以后你也是威风凛凛的大妖怪啦!”


她曾经这么说过。


她也的确做到了。也许,人类还是守信的吧。


她带着茨木童子出去打副本,他们叽叽喳喳地说着“阿妈明天就给你乞讨挚友!”“哦!吾友也会来吗!”


终于有人跟她一样聒噪了,她也许很高兴吧。



11.


日子照样过着,茨木童子不久就要六星了,他的挚友,酒吞童子也快来了。


一目连曾经问过我,阴阳师是不是不喜欢我们。


她没有。


在茨木童子来之前,寮里的式神都是我的口粮,黑蛋、御魂、皮肤,都是我的。


但是,她很久没有拉过我的手了。我都快忘了,她掌心的温度曾经是怎样的。



12.


“阿妈,她只是更爱别人。”


仅此而已


——END






评论(22)

热度(82)

  1. 又懒又宅的木木酱魏元一 转载了此文字
    看到这篇文章突然泪崩,泪点不低的,可是完全忍不住。感觉像看到了以前的我一样,提前准备好一切只为了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