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元一

【漂补】聊天

CH 1 聊天


漂移小心翼翼地动了动自己的屁股。他尽量轻地抬起自己的臀部,白色的涂层轻巧地掠过充电床的表面,他的气阀发出柔和的运转声,宣告着那根连接他大腿的轴承谨慎的转动。他几不可见地扭了扭腰,然后他又坐了回去,几乎是和刚才一模一样的姿势和位置。而补天士还在他面前手舞足蹈地说着“红蜘蛛的准心差得惨绝人寰”。漂移礼貌地笑笑,他的头雕轻微上下活动,示意对方继续。

和补天士的相处让他有些不知所措,这段过于迅速地开启的友谊总会让漂移怀疑这不是真的。对方的热情和真诚就像他降落时的火焰一样,而漂移甚至不明白为什么补天士选中了他。在雷霆救援队,他和别的队员相处得不错,但就只是不错而已,他们共同作战,在油吧里痛饮庆祝,他和啰嗦一起下过棋,感知器也曾经帮他更换过零件和涂装,但跑到对方的卧室里聊天?不,他们没干过这种事,事实上,漂移不记得自己曾经有过类似的经历,无论是在末日大街还是在乱世枭雄的战舰里,他会聊天,但坐在其他机的充电床上,毫无性意味地眉飞色舞?

不,从来没有过。

这真是新鲜的经历,而漂移不得不承认他的嘴角因此上翘。补天士可能是话太多了点,也可能是在他这儿待的时间太长了点,而他的屁股也可能的确因为保持同一个姿势而酸疼,但有什么是一个“小心翼翼的姿势调整”不能解决的呢?他可不想让对方觉得自己不耐烦——事实上,这是漂移最不希望发生的事。他喜欢这位“年轻的汽车人领袖”在他的房间里尽情发挥他伶牙俐齿的天赋,他的音频接收器喜欢那些大笑,气声和风扇的嗡鸣,他的视线喜欢随着那根亮色的手指上下飞舞。漂移喜欢他在这里。

而那双蓝色的光学镜几乎从未黯淡过,它们一整晚都生机勃勃,追着漂移的动作跑;线条欢快的嘴唇总是在变幻形状,就像补天士的整个机体一样。漂移猜补天士就从不存在“如何小心地变换姿势”这个烦恼,因为他总是动来动去,漂移都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把脚盘上来又放下去。他看上去很放松,而漂移喜欢他放松的样子。

“哦!还有,你知道我曾经用过一次那种巨大的能量炮吗?擎天柱说它的威力足以摧毁一整艘飞船,老天,我都不知道会是谁发现出了这儿恐怖的武器,我是说,我知道我们处在战争时期,但,摧毁一整艘战舰?还有它周围的固体?要我说,可真是有点……”

“过度了?”补天士停了下来斟酌用词,漂移不自觉地补了一句。补天士的光学镜一下就亮了起来,“对,就是这个意思。”他打了个响指,像个得意洋洋的赛车手一样看着漂移,“哦,你刚是不是说话了?这可是你今天晚上第一句话,我得好好记住了。”他露出一个狡黠又故作天真的笑脸,漂移忍不住低笑了一声,“你知道那不是我今晚的第一句话。”

“那么你的证据是——?”补天士看起来几乎有些惊喜了,漂移感到某种沉睡了很久的情感又重新爬上了他的脑模块,他故作正经地咳了一声,“因为当你在油吧问我,’想聊聊吗?’的时候,我确信我回答了一句’当然。’”

“你可没办法证明那是你的第一句话。”补天士翘起嘴,他的俏皮话从齿间轻盈地蹿出来,啪地一声,撞上漂移的光学镜。

“你也没办法证明那不是。”他平静地回答,他感到自己的嘴角挑起了一个称得上“调皮”的弧度,他知道他确实这么做了,因为补天士大笑起来。

“我可没听说你这么能说会道,他们只告诉我,’漂移,舞刀弄剑的家伙,别惹他,不然他可会让你好受。’”

“那你现在知道了,我可不只会舞刀弄剑。”漂移挤了挤眼睛,他下意识地抛出一个他曾非常熟练的动作——一个媚眼,而就在他刚做完那个动作的时候,他就感到了后悔。补天士瞪大了光学镜,他难以置信地说,“你刚才,你刚才是不是在冲我调情来着?”

“哦,抱歉,我……”漂移抬起手,但补天士打断了他,“那还真不错,你的动作。真的,还有点挑逗意味。”他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光学镜里闪着促狭的光,漂移花了几秒才意识到那又是一个补天士善意的小玩笑。

说不清那个玩笑有怎样的魔力,也许是它的时机恰到好处,也许是因为它就是那么轻松惬意,又或许是因为补天士让这个房子里充满了温暖而欢快的氛围,那只是个小小的玩笑,却像一阵急速的旋风,掀去了漂移肩上的紧绷感。

他低下头去,把手放到嘴边,嘴唇紧紧抿在一起,边角止不住地抖动,补天士还看着他,他向上盯着对方,那欢快的光学镜依然牢牢地黏在他身上。他们对视着,几秒钟后,漂移忍不住大笑起来,补天士多坚持了几秒,但他随即也笑出了声。


“怎么?漂移?你笑什么?”补天士笑得整个机体都在抖,他探上前来,用手指戳了戳漂移的肩膀,这个细小的动作本该让漂移全身紧绷,但笑意主宰了他,他顾不得在意。


那阵笑声又持续了一会儿,漂移率先收住了自己的颤抖的发声器,而补天士还在发出一阵轻微的“嗤嗤”声。


漂移忍不住开口。


“你是不是提到了红蜘蛛的准心来着?”


他的发声器跳动起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它第一次有了要随心所欲地工作的念头。


补天士抬起头,面甲上闪着耀眼的光。


“这方面,我可能了解得比你多一点。”


他歪了歪头,“真的吗?告诉我点新鲜的。”


于是漂移放松地动了动机体,他把一条腿放上充电床,不用再小心翼翼,因为他确信补天士知道,漂移在和他说完话之前,哪儿都不会去。


***


漂移接过自己的大剑,然后把它放到自己的腿上,他点点头,专注地看着补天士的脸,“磁力风暴,这可挺不寻常的。”而补天士嗤了一声,“我知道,漂移,这简直不可思议!”


他们坐在补天士的充电床上,补天士靠在床头,他的一条膝盖曲起,另一条腿就搁在漂移腿上。而漂移几乎是同样的姿势,但他没靠在墙上,他弯着腰,常用的双剑都搁在补天士的脚上。其中一柄正被他仔细打磨。


“你觉得有可能和量子引擎有关吗?”漂移拍了拍补天士的小腿,示意对方把脚从自己腿上放下去。补天士把两条腿一缩,从床头跳到了漂移面前,他盘着腿坐下,“我不知道,这种问题还是问感知器比较好吧?还是说你其实是个隐藏的量子引擎专家?”


“我不是,所以把这个记在明天的备忘录上。”漂移耸耸肩,然后顺手把打磨好的剑递给已经开启了一个新话题的补天士。


而补天士自然而然地接了过去,顺手抱在了怀里,似乎完全没有考虑自己为什么要把漂移的剑接过来的问题。


他们又聊了些什么,漂移伸手把剑从补天士怀里捞出来,然后又把另一把剑递了过去。之后,他又把放在一旁的巨剑平放在了腿上,过了一会儿,那把巨剑又被补天士抱在怀里。


他的手空了起来,于是他低下头去玩补天士脚上的齿轮,正好发现补天士的手指也在抠他的轴承。


好几次,他们都从床上站起来,似乎要离开,但只是换了个姿势便重新坐了回去。补天士把漂移的十四把剑都抱了个遍,而漂移很肯定自己都快把补天士手部铰链里的每一颗灰尘都抠出来了。


“所以,你困吗?”漂移问道,补天士停了下来,他思索了一会儿,“有点,你掐我一下。”


漂移伸出手拧了他一下,补天士默默忍受了几秒脸上的刺痛感,然后对漂移点点头,“好了,我们刚才说到哪儿?”


“通天晓的演讲稿长得能把寻光号淹了。”漂移回答,他打了个哈欠,“陪我去弄一杯提神剂?”


补天士点点头,他从床上跳下来,漂移站在一旁等,“上次通天晓给我的稿子挑毛病,你猜他说哪个部分有问题?”


补天士看着他,“标点符号。”


“不,页面间距。”漂移回答。


“那真够惨的。”


“我感觉我们似乎该去充电了?”补天士问道,漂移点点头,然后他又开口,“你听说过酸甜扭扭胶吗?”


“那是什么?”


补天士很感兴趣地问。



——END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