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元一

【牛天】乐园

并不是天生就为了特别而存在的。
或者说,不是生来就『那么』特别。
或许有那么一些微小的天赋,反应极快的肢体,和相较大多数同龄人更敏锐的预测能力――应该说,在最开始都不能被成为预测,只是认为对方可能会要那么做的,模糊的直觉,以及与这份小小的天赋相符合的,毫不犹豫地听从自己直觉的勇气。

但也仅此而已。

不是像牛岛君那样的『天才』。

天童觉是这样明白并且理解自己的。

白鸟泽是县内首屈一指的强豪学校,但是大多数人都只更敬畏它前面的修饰词――『牛岛若利所在的』白鸟泽。当然不是说学院本身毫无别的特长,但是,平凡人的努力,在天才的对比下,都会变得模糊。

天才的光芒。无法模仿的才能,与生俱来的反应神经,即使只是经过少量训练都能闪耀全场的,绝无仅有的天赋。

这对于普通人来说都已经很难超越了,即使扣一百个球都做不到的控球能力。再加上超强的力量,惊人的弹跳力,压倒性的优势……

但牛岛君不仅如此。天童一边跟在对方后面晨跑一边想。

好像要完全引爆那积蓄在身体里的潜力似的,在天才的脑子里,有着怪物一样的求胜欲,与才能相匹配的决心。

不是“想要随心所欲地打排球”,或是“想要成为王牌”这样随便的理由,而是“要赢,一直不断地赢。”

虽然牛岛自己一直认为,这是每个运动员都会有的想法。“只要站上球场,没有人想输。”

确实是,和对方相符的,质朴却又充满压迫感的说明。

天童眯起眼,早晨的日光穿过薄云和人行道上的枝条,与晨雾一起揉皱了清晨的景色。

这是第几圈了?他仰起头,试图通过身后队员的脚步节奏判断这场热身运动有没有接近尾声。

他可以问牛岛,对方一定知道。但是他不想。

对方的脚步声还依然稳健,呼吸也只有些许久经训练的急促,神色专注,眼神直直地看向前方。

『那就是天才。』

那种让旁人都畏惧,都认为自己不应该打扰的气场。那就像是磁石,只要有人鼓起勇气追上去,就会被影响的气场。

〖我在这里,把球传给我。〗的气场,那种如洪水一样剧烈又无情的才能,随着每一次肌肉的运动传递出来。

〖配合我。〗〖看我的动作。〗〖我来决胜。〗

只有天才,或者说,只有真正的〖天才级别的王牌〗才会有的气场。那是无法埋没,喷薄而出的才华,而面对那样的才华时,所有人都会不自觉地被这种磁场吸引,都不自觉地伸出手臂,化作托起那只白鹭直升九天的树枝。

想要成就那样的才能。

就像人的本能一样。

对方是才能,决心,毅力都具备的超级排球狂人。但却奇异地让人难以讨厌。

嫉妒也好,不甘也好,明明应该是这些情绪的集中投射地,所谓天才不就是这样吗?

但是他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并没有因为自己很强所以觉得自己在队里是特别的。牛岛只是每天都认真地,专注地练习。让砰砰扣球的响声,教练的吼声,球鞋猛地擦过地面的咯吱声成为自己的双翼。

天童知道那就是他的天性。认真直白到了会让人觉得哑然失笑的地步。即使在食堂里吃饭都是一幅对米饭专注负责的样子。

名副其实的,就像生活里只有排球一样。

“真的假的……还有一圈啊。”

身后的后辈气喘吁吁地抱怨,天童竖直了耳朵。只剩一圈了吗,真好。早晨练习完了和牛岛君一起去买饭团吧,好像还有新出的豆奶。中午的话就去吃凉面……

当同一根树枝又擦过牛岛的头顶时,天童才发现他们又跑到了刚才那个路口。阳光成了计时最好的刻度,现在太阳已经完全升了起来,大街升起热浪,变得晃眼。

就像通往天堂的光明大道。天童不自觉这么想。

虽然这么说也没错,至少对他来说。转过这个拐角,再跑一段笔直的上坡路,就到了他的『乐园』――白鸟泽的排球馆。

他喜欢打排球,他喜欢在排球场上伴着吱嘎作响的摩擦声挥洒他的天赋,这份才能成了通往乐园的门票。

“我只想,随心所欲地打排球。”

“如果对获胜有利的话,可以。”

但是,那样的天赋,在最开始,也只是那么一点微小的东西。只不过跑得更快一点点,猜得更准一点,对别人的表情在意程度更多一点,肢体反应速度快一点。

在公园一起打球的小孩里会显得很独特,但也仅此而已。

并不是生来就特别的。

这份难能可贵的天赋,是被打磨出来的。

“鬼不要加入我们这一队。”“简直像是怪物一样。

被排斥的时候就对表情和肢体语言更敏感了。谁将要说什么话,下一步往哪边跨。

开始时只有那么一点特别的,才能的芽,忽然猛烈地生长起来,向着太阳疯狂地延伸去,最终,成为了排球网一侧,宛如遮天蔽日一样的,崎岖而无规律的藤蔓。

『所谓拦网,时机啊,高度啊,固然很重要。但是,一旦能预知对手的下一步动作,即使是残疾人也能拦下王牌的扣球。』

在排球场上挥洒天赋,自如地伸展双手,在对方挥臂的瞬间。

然后,“砰!”

把球打回去。

这就是他的乐趣。而白鸟泽就是他的乐园。因为牛岛若利在这里。

进攻失利,防守失误,没关系的,只要二传手还能把球传到对方的手下,他们就还能得分。

因为他在这里。胜负都变得不需要在意,他们一定会赢。留给天童的就只有,享受比赛,享受阅读每一个主攻手的眼神,表情,享受自己高高跃起,手如同网一样张开,那一瞬间的,主攻手脸上的错愕,惊讶,以及最后那一声。

“砰!”的,沉甸甸的碰撞声。

“只要最大限度地发挥牛岛的优势,我们就能赢。所有人都要为了他的进攻而行动。”

他听过不少对于教练这一理念的批评,非议。“那不就像是在压抑其他人的天赋吗,太过分了。”之类的。

或许五色会这么觉得,或是他们的前二传手,但是至少对于天童不是的。

那是最大的自由。

牛岛在他身后,他们王牌中的王牌,白鸟泽的天才球员。他就站在自己的背后,伺机而动,只要排球飞到他面前,然后他们,叫出那个名字。

“牛岛!”

他就会像白鹭一样,在运动场上高高跃起,以压倒性的优势,无可匹敌的力量,为他们赢得一分。

天童不会觉得这样的队伍是『最强的』,因为他们败北过。但是这样的队伍,对他来说是最自由的。他在享受自己的排球,而且也享受着那个由自己亲手成就天才的过程。

一箭双雕,真正的『乐园』。

而且,不像观众那样,只能隔着护栏,在远处的场边看牛岛的扣球。他能感觉到。

背后无法忽视的存在感,震动着自己脚下地板的脚步,从手臂旁掠过的风,然后,在自己的眼前,瞬间一跃而起的,天生为球场上刺眼的顶灯而生的身影。

美得像是伊甸园里的神像。

“呼……呼……”最后的上坡路尤其难跑,日光已经开始撕扯后颈,天童忍不住仰起头,大张着嘴,和所有被牛岛甩在身后的部员一起大口喘气。

“最后一段了。”牛岛转过头,天童忍不住呲嘴,“这到底是什么体力怪物。”

“啊……好热,好累,我可能会把这次晨练翘掉吧……”

“但你没有。还剩不到两百米,晨练算是完成了。”

天童又张了一会儿嘴,然后才把头低下来。

他们转进了白鸟泽的大门,向着排球馆跑去。

“训练结束以后是喝豆奶吗?”

牛岛忽然问,天童用跑得有些发木的脑子想了一秒,然后惊喜地说“诶――对啊,牛岛君已经从排球的天才进化到预测的天才了吗,全能王者。”

“昨天回去的时候你说过,今天结束以后吃饭团和豆奶。”

天童愣了一下,眨了眨眼,“我有说过吗?完全没印象。”

牛岛点了点头。

“是哦,饭团和豆奶,牛岛君也很期待吧!期待吧期待吧!”

“要说期待的话,大概,有一点。”牛岛想了想,“训练结束以后一起去吧。”

“啊!牛岛君,你抢了我发出邀请的位置。我正想说一起去呢。”

天童不自觉地嘴角上扬起来,即使这让他不得不用鼻孔喘气,因为笑着的时候用嘴喘气让他容易咳嗽。

“嗯。”牛岛点了点头。

他们渐渐接近终点,难熬的晨练热身过去了,乐园在向他招手。

不知为何,他忽然感觉身体很轻,好像排球场延伸到了学校的每一个角落。热身,发球,接球训练,然后和牛岛君一起去买饭团和豆奶。

这里是乐园,因为牛岛君在这里。

但是他不仅在这里,还在食品部,在教室,在上下学的路上。

在他旁边。

天童用力地向后蹬了一脚,和牛岛君同时跳进了球场的门口。

“请多指教!”

他们整齐划一地向教练鞠躬,而天童盯着脚下泛光的地板。

“请多指教,今日的伊甸园。”

――END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