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元一

爱我

rps警告

rps警告

rps警告


告白(?)


――――――――――――――

他侧躺在床上,被冷气撩拨出阵阵凉意的床垫在他身下滑开欲言又止的弧度,棉质的床单与肌肤暧昧,缠绵悱恻地窸窸窣窣。皱褶如美人的眉尖,在他们之间的空隙里隆起柔软的筋脉。

他的一只手撑着自己的头,另一只手放松地搭在中间的空隙里,他看上去放松而惬意,他的肢体休息了,但他的眼睛没有。

他看着赵家正。他的眼睛因为他头的角度而划过一个巧妙的曲线,他与对方躺在同一水平线上,但他的下巴习惯性地向内收,这让他的视线像是鸟滑开弧度的翼尖。

他自下而上地看着菲利普。

幽深的黑色瞳孔,温暖得像是七月的海水。

他的睫毛随着眨眼的动作上下滚动,宛如海岸边的微风。

菲利普在说关于游戏的事情。

他看上去很自得其乐,语速也越来越快,仿佛忘了他一向对温格外温柔的缓慢调子。

他很激动,手心总时不时在被子上抹一下,双腿在被子下来回动弹,或是在他铺垫细节时舒展,或是因为他说到激动的时候猛地缩起来。

他时不时快速地眨眼,扭动身体,动自己的头,把手忽然甩到离温的鼻子很近的地方,然后,又迅速地看温一眼,似乎只是为了确认对方在听自己说话。

――温的视线总耐心地等着那一寸短暂交接的瞳孔对视,然后他微笑,示意对方继续。

赵家正躺在离他不过一掌远的地方。

之前没有那么近的,但小男孩总在每一次大笑和好奇地发问后,无意地,向他更挨近一些。

或许是往这边挪了几寸的肩膀,或许是向前放了几厘米的手肘,或是往他眼前多够了几分的脖子,或是。

曾在一个鲁莽的挪动中,离他的嘴唇只有一点呼吸的距离的,汗湿的鼻翼。


他全都了然。

温又一次在对方的笑话里咧开嘴,这个笑话或许有那么好玩,又或许没有。

但那不重要。

他只是笑着缩起了身子,然后在某个恰到好处的时间点,他的手被上半身的动作带起一个自然的弧度,像他的视线一样,温暖地,沉重地,温柔地,落在了对方的腰间。


他的手掌根部按住了菲利普的髋骨,但隔着棉被,他想对方还没发觉。至少,菲利普没有承认自己发觉了。他只是朝着温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牙,就像从嘴里吐出珍珠的兔子,然后他顺势往这边动了动身子。


“真淘气。”


他没有说出口,但是他调整了自己头的位置,现在他稍微往下了些,正好和对方的视线平齐。菲利普又笑了,他还鼓起了嘴,“温,我注意到你为了配合我的视线往下滑了好几次。我很快就会长得比你高的,你这样嘲讽我的机会不会太多了!”


哦?所以他们还会躺在一起?


他喜欢对方不小心滑出来的幻想。那就像清新冰凉的洋流,涌向海岸。


深埋在眼底,仿佛小心翼翼到能不被察觉。就像孩子被房间里的空调吻得微微冰凉的指尖,就像他不经意间滑过眼底黏膜的眼珠。


就像,他在自己的体温里,时断时续的呼吸。


“我真高兴你来了。”菲利普似乎想摇一下手,就像他平时激动的时候那样。但他的肩线忽然紧缩了一下,那只本来要划过他们之间的空隙,不可避免地擦到温的皮肤的手,最终僵硬又酸痛地停在身侧。


菲利普注意到他们现在的气氛有多暧昧了吗?他有没有注意到他已经完全进入了温的私人空间,而且对方一直没有拿走那只搭在他髋骨上的手?


温的瞳孔放大,又收缩,小幅度地左右滑动了两下。


哦,菲利普一定注意到了。


他的左手握成拳,尴尬地压在一侧大腿下,不敢放松地搭到脑袋边;他的呼吸被他低头的动作压得很低,但温胸前的一块皮肤听到了那刻意变轻,变得小心,变得像是颤抖的眼神一样的呼吸。


他抬起头看温,想说点什么,但又迅速低下头去,好像想不出什么俏皮话了一样。


但他一定注意到了。温的眼睛像是狮子张开的嘴,他舔到了对方湿润的眼神,那和11岁时完全不一样的眼神,化成淌出蜜糖的珍珠,他把它整个裹在舌尖,吞咽进每一个肢体动作里。


菲利普一定注意到了,他知道。


菲利普知道他在做什么。


“哦,不存在的。我也很想来找你玩,我答应过你的。不过那时候你让我睡地上,我本来想睡你的沙发呢。”


“得了吧,你就是想进我的房间然后嘲笑我,我预测到了。”


他的眼光闪烁起来,他的身体蜷向一个特定的点。


温看到了。


他知道那个动作的含义。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你有什么可以给我取笑的吗?”


“猜不准,但是你会的。所以我拒绝给你看我的房间。”


他认得那种谈论自己私密空间时露出的神情,他假装好奇地凑近了些。


“没关系,我可以带你出来,考虑到这是我付的钱,我能睡你的沙发了吗?”


“就好像我真的能阻止你一样。你早就在那张床安家了!”


赵家正对抗似的拱起脊背,他没有错过对方擦过自己大腿的膝盖。


温的眼神来回摆动着。温暖的海水,爱抚着沙滩。但寒流被微凉的指尖撩动着前进,它探进温暖的海底,一点点搅动,一点点嬉闹,好像以为自己还能全身而退。


或者,它不希望全身而退?


那些暗示,那些触碰,那些积极的回复,若有似无的宣告,像棉花糖一样甜的小手,闹着寻求注意力的撒娇……


那些和11岁时完全不同的眼神。


他看着温,用那种,像扬起的翼尖一样的眼神,试探的,期待的,忐忑的。


索取的。


温能感觉到自己的瞳孔被潮水撕裂了。


他是温暖的,像夏日的海滩。但陌生的海水搅动了他的瞳孔,用期待的眼神,用柔软的手指,用虚张声势的颐指气使……


呼吸像飓风,卷起了暖流下沉寂的幽深,现在它们涌上海面,让他的瞳孔放大,让他的眼神变得湿热。


他来这里,这个陌生的国家。他来见菲利普。


他来见菲利普。


“那张床是我的,但菲利普,你没好好听我说,我是说你的。Can I sleep on your couch?”


菲利普愣了一下,然后猛地瞪大了眼,于是温忽然欺身压了上去,“Can I?”


“温,温?”


对方的身体猛地向回缩了一下,但他没有挣扎。他没有。那条年轻又脆弱的脊梁骨在触到他的手掌时便像一条跃起的鱼一样猛地弹了回来。


他的身体绷直了,他的左手终于从大腿下抽了出来,挡在他们的身体之间。


“菲利普,听我说,听我说。慢慢地,听我说。”


对方放大的瞳孔里清晰地映出了他的脸,他没有逃。因为,温知道菲利普不可能猜不到他的意思。


他们都想过,他能从对方的动作和眼神里看出来。


他慢悠悠地开口。


“我们在片场就非常要好,甚至是第一天。”


“你曾经像我的小弟弟。”


“你问我,温,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玩吗?我们可以一起做这个吗?”


“我从没拒绝过你。”


“就像你从没拒绝过我。”


“你给了我最纯粹的善意,因为你就是善良的。我注意到你和我聊天的时候总会选最基础的词汇,那可有点伤自尊,是不是?”


他的脸挨近过来,擦着枕头柔软舒适的棉,他的嘴唇停在了菲利普的鼻翼上。


“你觉得呢?”


他紧张又尴尬地绷紧了身体,他的视线没有闪躲,但被戳中心事的孩子永远显得躁动又脆弱,那让他变得,柔软可欺。


“我,我爸爸让我用你听得懂的英语,这是一种礼貌,而且我们是朋友嘛。”


“我们当然是,你是我遇到过最聪明,最野心勃勃而又单纯可爱的小男孩。我喜欢你,我喜欢和你待在一起。”


“对,我知道,你当然喜欢我!”


他的眼睛亮了起来,就像温伸手点亮了那两盏小台灯似的。


突然之间,他退却了。


他的勇气和决心,他被昏黄的灯光和旅程中的遐想吹起来的泡泡破了。


他不应该说,所以他笑了,在离得很近的地方,他露出了他最拿手的营业笑容,灿烂,温暖。


仿佛天真。


“我真的很高兴我们能成为朋友!马里兰和洛杉矶看起来太不一样了,我等不及你明天要带我去看什么了!”


赵家正似乎被突然转变的气氛吓了一跳,他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反应过来。


他笑了。就像他平常那样,放松而机敏。


“绝对的,我有一大堆计划,从市中心的中华餐厅开始!”


“我很期待。”


他们又保持了一会儿原来的姿势,然后温往后退开,翻身下床。


“我猜我们该睡觉了。”


“我也觉得,我从刚刚开始眼皮就在打架。”


“嗯,晚安,菲利普。”


“你也是。”


他熄了灯,躺到自己的床上,菲利普翻了个身背对着他躺着,似乎已经睡着了。


他盯着天花板,长途旅行的疲惫似乎终于愿意施舍些困意,好让他忘记刚才的场景。


他意识模糊,几乎要滑入梦境。


“温?”


他条件反射地睁开眼,“嗯?怎么了?”


他偏过头看去,菲利普没有翻身,但他醒着。


“你刚才说我曾经像你的小弟弟,那现在呢?”


“你是我的好朋友,好哥们儿。”


“这算是升职了吗?”


“哈哈哈,算是吧。”


“那还有进一步上升空间吗?”


他愣了一会儿,然后转回头来,盯着天花板。


“需要时间。”


“剥削阶级。”


他似乎是笑了又似乎没有,但菲利普没再回答。他好像带着满意的答案睡着了。


温下意识摩挲着小指上的尾戒。


他幻想过它戴在菲利普手上的样子,那就是他在飞机上做的梦。


梦是晴空万里,日晕苍白得像是机翼的反光。


“Will you love me?”



end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