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元一

【头号玩家】登天之梯 3

3.
当周被甩出游戏的时候,他一屁股摔在了地上,柔软的跑垫保护了他幼小的尾椎,但他无暇顾及那点微不足道的疼痛,他摘下眼镜察看自己是否有明显的外伤,然后就迅速把眼镜戴了回去。
“认证失败。虹膜信息不符。”
“认证失败。虹膜……”
“认证失败。”
“失败。”
不行,无论试几次都不行。他泄气地摘下眼镜,懊恼又疑惑地盯着屏幕上鲜红的大字。
“虹膜信息不符。”
没人能盗他的号,GSS的隐私保护系统从没出过差错。他也从来没把权限信息给别人,即使是敏郎都没有给过。周皱着柔软的眉头,似乎只有一个解释了,那个不是大东的大东说的规则。
“我,我回来找人。”那个幽灵歪着头,“我回来找我弟弟。但很显然你不是他。那你为什么会在他的账号上?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在他的号上!”
“出去!把Shoto找来,你不应该在这个号上。”
然后,还没来得及解释一句,大东猛地推了他一把,直接把他打出了登录系统。
这件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但好在他完全记住了刚才的对话,一字不差。周又沉默地坐了一会儿,然后从一旁的枕头底下掏出一个速记本。
他开始在上面涂写,时不时停下来回忆,当他放下笔的时候,他的房门也应声被砰地推开了。
“周,你没事吗?你受伤了吗?”敏郎几乎像是一个炮弹一样冲了进来,看起来完全被冲昏了头。
受伤?他为什么会受伤?,虽然他穿的是X1套装,但他只会感受到疼痛,仅此而已。
“我没事,但我的账号被盗了。被一个,一个,幽灵?所以我才没过去,但你们肯定注意到了吧?我可是迟到了一个小时,我的账号还被冻结了!”
他从地上爬起来,抬起手双手好方便敏郎上上下下地拍摸一遍,他似乎必须用自己的手确认一下,周翻了个小小的白眼。
“对我们注意到了,但韦德在一开始就和技术部门反应了,但不是黑客,修,我想这次没那么简单。所以我才很担心你。你说被一个幽灵盗号了是什么意思?什么幽灵?”
修大概和他说了一下之前的情况,还没几句,外面就传来了帕西瓦尔的叫声。
“修!大东!你们还好吗?”
一串脚步声紧随而来,一阵推挤衣物的声音后,其余三个董事都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进了他“对于成人来说不那么宽敞”的房间。
“修没事,但他登录不进他的账号了。他看见大东了,我是说,那个大东。Shoto的那个大东。”
“我的老天,该死的。”帕西瓦尔瞪大了眼睛,阿尔忒弥斯用肩膀把他撞到一边去,“等等,等等,让我们把话说明白。你说你看见大东了是什么意思?什么叫看见了?他不是死了吗?”
“我没看到他的真人,我看到了他的角色……等等,为什么你知道他死了?”
“额,两个机灵鬼,我们真要在门口辩论吗?好几个员工看到了。”
“艾奇说得对,来吧,去我房间,我记得我房里有个投影仪。这事太奇怪了,技术部门说没有任何异常,但他们确实检测到修的账号被冻结了,权限未知,但无法解冻。”帕西瓦尔划走了屏幕上的通知,表情严肃,但他的眼睛在两个月里从未这么亮过,他整个人是如此神采奕奕,仿佛有了新的目标。
“来吧,让我们解决这件事。”
当他们都在会议室里坐下后,修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本子放上桌,“你们都知道什么?发生了什么?快告诉我。
“别急,我们会慢慢解释清楚的。”阿尔忒弥斯两手交叉,“但首先,我们更想知道你那边的情况。你真的看到他了吗?大东?在哪里,他说了什么?”
“好吧,很难说清楚,但我看到他了。在我登录游戏以后,我出现在了死亡星球,然后他也在那儿,我是说他的角色,但他没有做任何事,他只是站在那里四处看,好像在找谁,后来,我知道,他确实是在找人,他在找他的弟弟,Shoto,你们也听说了这个名字,你们知道他是谁吗?”
帕西瓦尔把聊天记录截屏和技术部提交的报告发送到每个人面前的屏幕上,修立刻凑了上去。
“他是大东,额,我是说,那个大东,”敏郎不自在地动了动,于是帕西瓦尔立刻转口,阿尔忒弥斯插口道,“让我们,我们给他起个别的名字吧。”
“好的……嗯,好的,那么就叫,那个鬼,怎么样?”帕西瓦尔充满期待地看向其余四人,艾奇伸出手,给了他一个“你认真的吗?”的表情,而阿蒂直接回答,“我们叫他幽灵吧,这听起来好点。”
“哦,好!说回来,幽灵,他是Shoto的哥哥,在寻蛋游戏里被IOI推下了楼。另外,虽然寻蛋比赛也是在2047年,幽灵也死于2047年,但是Shoto说他已经死了5年了。你可以在聊天记录里看到。”
“我们一开始,而且现在也依然怀疑这是一次黑客入侵,IOI,或是别的什么,竞争对手无数。但技术部没有记录到任何其他发生bug的区域,只有你的账号被冻结,而大东的邮箱开始收到时间不明的邮件。另外,我反复确认过了,大东的账号没有被黑,IP登录地址一致不变,没有bug,但是邮箱收件显示的收件时间是2052年,而且发信方的IP,猜猜是哪里,是GSS总部。”
“你们的聊天为什么有中断,”修忽然问道,他指着两条消息之间的时间差,“相隔了六分钟,你们在等什么?”
“我们没有,那个时候他忽然不回复了。”
“他消失了六分钟,六分钟二十四秒,准确来说。”艾奇又一次践行了“我什么都录下来”的游戏风格,修冲他点点头。
“然后他回来的时候,他说他当他上线的时候,登录游戏的时候,他没办法联系到大东,我们的大东。”
“也就是说,他只能用邮箱联系敏郎?”
艾奇又一次点头。
“他有说过他哥哥没死的事情吗?任何暗示?”
“没有,他说他哥哥已经死了,他的账号也在五年内没有任何登录痕迹。还有,他也是GSS的董事,所以他查了资料库,没有任何虹膜重复信息。”
“看起来,他几乎和我一模一样。”修用手敲了敲桌子,他沉默了一会儿,接着问,“他几岁?”
“22。”
“但五年以后我应该16岁。所以他的世界和我的世界不完全一样。”
“你说,他的世界和我的世界,是什么意思?”
敏郎在会议开始后一直沉默不语,忧心忡忡,但现在他抬起头,关切地问道。
“哦,轮到我了,我猜。”
修把自己的小本子推出去。
“简单来说,我遇到了幽灵,也就是那个世界的大东。他也说Shoto是他的弟弟,但他说过,他和Shoto没有见过面,他们只是网络认识的。和我们的情况一样。”
“而且他很明确地告诉我,他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这句话像一个砸向众人脑内的休止符,会议室悄然无声,敏郎看上去几乎要把眉毛扭成能面。
“他说他死了,我之前不确定是不是真的,但看来是真的。”
“他和我说的话很多,很杂乱,但我,大概记了一些。我都写在本子上了。”
他们都凑上前去,圆圆的字却前面却都有整齐的序号。
①名字:藤原俊郎②已经死了,很明确地知道自己死了。死因是坠楼。原因是参与寻蛋比赛,死于2047年。③和Shoto在游戏中认识,并以兄弟相称。④他的世界也有OASIS,也有五强,但那是媒体给他们起的名字⑤没有和五强中任何一人见过面⑥他回来找Shoto,但他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⑦他一直在念一句话。“我找不到路。但他一定在游戏里等我。”
最后一行被修打上了一个大大的圆圈。
“你过去的一个小时都在和一个鬼魂说话,是这样吗?”帕西瓦尔盯着他,“可以这么说。”修点点头。
“这太疯狂了,你怎么做到的?你不害怕吗?我绝对会吓到用光我道具栏里最后一颗子弹。”艾奇看他的眼神简直像看见了之前浴缸里的僵尸小姐。
“我不知道!我那时候不知道他真的死了,我以为是个盗号的!我本来想点举报,但那个房间不允许任何操作。他总是在自言自语,根本不像在和我说话。但他的经历和大东……敏郎太像了!他是游戏高手,他参加了寻蛋比赛,他永远都和自己的弟弟一起行动,他认识帕西瓦尔、阿尔忒弥斯和艾奇!但他似乎不是很喜欢艾奇的样子,我不知道为什么。”
艾奇看向敏郎,做了一个愤怒又无辜的表情,敏郎赶紧摇了摇头。
“但他最后没有和任何一个人见过面。”
“这太奇怪了,没道理啊!我是说,不想和我、阿蒂或是艾奇见面可以理解,但是他为什么不愿意和他弟弟见面?而且根据Shoto所说的,他们已经认识六年了,但是Shoto最后是从遗照上才知道他长什么样!”
“也许他不想让人见到自己真正的样子。”阿尔忒弥斯若有所思地说,“他在隐藏什么。”
“或许有人就是觉得游戏里的就留在游戏里,现实太操蛋了,不是吗?”艾奇摊了摊手,“但这说不通,如果他真的是这么认为的,他只要找到Shoto的游戏角色就可以了不是吗?那为什么他会影响我们的世界?而且,我觉得他就是这个超级麻烦的制造者,为什么他还要让Shoto和敏郎联系?他完全可以自己进入那个邮箱,那个世界的OASIS!我可不觉得哈利迪的规矩拦得住他,谁能跟鬼魂讲隐私保护条例啊!”
“我有个推论。”
修忽然说道,四个人都猛地扭过头看着他。
“我还没来得及和你们说,但我最后是被他推出游戏的。”
“什么?”敏郎从椅子上唰地直起身来。帕西瓦尔的眼神就像看见了OASIS正在自己眼前崩溃。
“我说漏了嘴,我说我不是Shoto,我不知道他在计划什么,但他最好赶快把大东的号还给他,不然我就要封禁他了。然后他问我,你叫我什么?我说,大东。”
“然后他就说,你不是Shoto,你不是他,你为什么在他的号上?然后他猛地推了我一把,我就跌出了游戏,摔在了垫子上。”
“当我想再登上去的时候,它显示虹膜识别错误。我想他把登录虹膜改成Shoto的了。”
“所以他不仅要见到这个游戏角色,还要见到Shoto?”
“是的。”
“这还是说不通,那他为什么不直接像艾奇说的那样,黑进那个世界的OASIS呢?”阿尔忒弥斯问。
“我不知道,但我感觉他想要见Shoto,他回来,或者说,他还在这里就是要见Shoto。不论是游戏角色还是真人,他要见Shoto。”
“哦……他后悔了。”帕西瓦尔忽然说道,“记得之前的聊天记录吗,他拒绝了Shoto的见面请求,他甚至连张照片都没交换过。然后他死了,他意识到自己后悔的时候,他想要见Shoto。这就是他没走的原因。”
“Shoto是他最后悔没见到的人,这太可惜了,他们本来可以。”
“嗯,但他搞砸了。所以他现在要回来弥补,这就是他在这里的理由。”
“但为什么他要干扰我们的服务器呢?照目前看来另一边的OASIS也受到了他的影响,为什么他不去那个世界?”
“嘿伙计们,来看看这个。”
艾奇忽然调出了修的上线时间以及信箱收件时间的对比图。
“我们的最后一封邮件没有发出去,邮箱又一次忽然变成空格,所以不是对方单方面终止对话,而是他不能和我们联系了。看看我们交流的总时长,36分钟47秒。”
然后他又调出修的上线记录,“从你的上线地址显示未知开始,到你的账号被冻结,你一共和幽灵先生待了43分11秒。”
“再加上对方忽然失联的那六分二十四秒?”
“时长完全符合。”
“这不是巧合,”,敏郎的手指抵在下巴上,他把屏幕拉到眼前。修上线的时间和自己收到第一封邮件,仅相差两分钟。
“所以,这两件事是互相激发的关系。双方必须同时发生,否则任何一方都不行。”阿尔忒弥斯转了转手里的笔。
“不,不,我不认为是互相激发。”帕西瓦尔回答,“我们的邮件联络是被强制中断的,看起来更像是这条交流通道连接的前提是幽灵在和修谈话。他们在一起的时候,Shoto才能和我们联络。”
“那我们又回到了最初的那个问题,”阿尔忒弥斯两手叉腰,“为什么他不直接和Shoto见面?他可以做到的!”
“不,我觉得他做不到。”
修说道。
就像某种既视感一样,四个人的目光又一次集中到他身上。
“记得我说过他一直在念叨的吗?他在找他的弟弟,但他找不到路,所以他没办法直接见他。”
“这又是为什么?他明明就可以分辨得出这个游戏账号后是谁。”
“那是因为修说漏嘴了。”敏郎抬起头,“他一开始没有认出来,是在修说漏嘴之后他才知道的。所以他不是一台可以定位IP或是黑进设备的黑客,他的判断标准完全是个人经验。”
“你是说,他找不到Shoto,是因为他只认识游戏里的Shoto,他无法定位具体的坐标,所以他找错地方了?”
“这是有可能的,”敏郎点点头,“Shoto提到他哥哥过世以后,他改了自己的角色外观。完全按照自己的脸建的模,他说反正他已经完全离不开这个游戏了,他就是这个游戏本身。”
“所以,幽灵是在找他记忆里的那个游戏角色,所以他找不到Shoto。”
“这说不通,有一个点不对。”艾奇忽然插话,“他可是能直接把修推出游戏,还能改他的虹膜,很明显,Shoto绝对把自己的账号密保都告诉他了,他有虹膜信息,还能无视哈利迪的隐私条例,黑进那边的系统查找匹配人绝对不是难事。”
众人都沉默了,问题仿佛进入了一个死胡同。
修死死盯着眼前的笔记本。
他在找人,他在找自己的弟弟。他能判断账号背后的人是谁,他能修改账号密保,那他当然能通过账号里的信息联系真人!
但他没有。
他没有,联系真人。
真人。
修忽然抬起头。
“艾奇,你说Shoto把自己的角色外观改了?”
“对。”
“会不会就是那张脸让幽灵不能干扰那个世界?”
“什么?”
“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弟弟!他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而他回来就是为了见他弟弟,他想要见真人!但是,‘他不知道弟弟的长相’,是他能来到这里的前提,就像这个游戏的规则!”
其他四个人瞪大了眼。
“你的意思是,Shoto根据自己的外表修改了外观,他的角色现在和他真人一样,而大东不能看到他的脸,这是他能存在并且引发这些事件的前提。”阿尔忒弥斯激动地压低了嗓音,她的语速飞快,她的瞳孔放大,看上去野心勃勃。
“就像游戏的规则。”帕西瓦尔重复了一遍。
“而且他就是游戏本身,他创造了这个游戏,他制定了规则和目标。除非他达到目标,这个游戏不会结束。”艾奇喃喃道。
“但解决方案看上去已经很明确了,下次修和他说话的时候,我们给Shoto发邮件,让他把角色的脸改回去。”
“可是我已经上不了游戏了。我的账号被冻结了。”修把小本子收回来,小心翼翼地压着页边。
“该死的,是啊……差点忘了这一点。但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吧?他冻了你的账号,就结了?他也达不到他的目的啊。他到底想干嘛!这老兄可真难搞。”艾奇瘫在了靠背椅上。
敏郎沉默地看着桌面,他今天的话少得出奇,只是在七嘴八舌的会议里被掩盖了,但修担心地看着他。
“我要见到我的弟弟。”
他思索着。如果对方只是想见到自己的弟弟,如果对方那么想要见到的话,为什么他之前没有?在隐藏什么?那个世界的大东会有什么东西绝对不想被Shoto发现?
他会伤害到周吗?
他忍不住对另一个大东一把将修推出游戏的行为耿耿于怀,修告诉他那很疼,力道大得直接让修重心不稳地跌坐到地上。
虽然现在平行宇宙的解释是合理的,但依然不排除这是竞争公司的新手段的可能。而且就算确实是平行宇宙,从Shoto和修的情况来看,这两个世界的人存在差别。他不确定另一个世界的大东是怎样的人,但至少在他看来非常粗暴无礼,他非常担心对方会伤到周,这对于11岁的小男孩来说毕竟也是一个打击。
“大东,你还好吗?”忽然,一旁的小手轻轻锤了锤他的手臂,他回过头,周睁大眼看着他,他确定自己在里面看到了一点红血丝。敏郎后知后觉地看了眼手表,不知不觉就过了十点,他们有讨论这么久吗?
“我没事,就是有点混乱,这一切都有点不可思议。但你看起来累了,现在是睡觉时间了。”
“对,我赞成。”艾奇举起手,她疲倦地揉揉脸,“目前也没有任何解决办法,我会让技术部继续排查故障,再让公关部看看网络上有没有相关的帖子,黑客的炫耀贴什么的。”
“好吧,那就先这样!我会在办公室,一旦有什么发现就告诉我。大东,你和修先休息吧。”
众人都点了点头,周伸出手捂住嘴,他困得打哈欠,但他知道“你和修先休息”只是为了照顾他的情绪,大东不会休息的,他肯定会和帕西瓦尔一起在办公室里等着。
但他现在无暇顾及这些。敏郎揽了一下他的腰,和他一起走出会议室。
“洗漱?”
“我今天洗过澡。”他又打了个哈欠。
“牛奶?”
“不加糖。”
敏郎笑着点了点头。
他们沉默地走了一段路,修忽然问。
“为什么他不答应和Shoto见面呢?他看起来很想。我不懂。”
敏郎没有回答他,当修不明所以地抬头看向对方时,他只是笑了笑。
“我也不明白,也许他们的世界和我们不一样吧。”
那天晚上,修还没喝牛奶就困得睡着了。敏郎坐在他床边,手里捧着一杯温热的牛奶,他凝视着修圆圆的脑袋,以及把被子抱成一团的小身子。
“为什么他不答应和Shoto见面呢?”
修问这个问题的表情一直浮现在他眼前。
“为什么?”
他一口把牛奶喝完,然后挥灭了房里的灯。
——TBC

评论(9)

热度(65)

  1. 鱼鲤鲤魏元一 转载了此文字
    开心ヽ(○^㉨^)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