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元一

【酒茨】知乎体:碎片攒出来的茨木是不是会比较傻?急,在线等

知乎求助:请问碎片攒出来的茨木是不是会比较傻!? 急,在线等


各位大佬好,我是一个普通的非洲阴阳师,黑到经常被自家崽当成御行达摩的那种非洲阴阳师。前几日我喜得贵子,攒了五十天碎片终于凑出一个茨木,我本来是高兴的,真的,我寮里放着的三张“关于深夜狼嚎、鬼叫、仰天大笑”的罚单可以证明。


但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我觉得我用碎片攒出来的茨木有点不一般,说好听点叫与众不同独树一帜,说难听点就是我觉得这孩子傻不拉几的,求助,是不是所有碎片攒出来的式神都是这样?


问题补充:


感谢大家的关心和热情帮助,很多大佬问我他傻不拉几的具体表现,我现在把它们写下来,如果你们被蠢到了,请不要嘲笑他,他还是个孩子,直接动手打。


从哪说起呢,就从我把他从召唤阵里抱出来说起吧。我盼了五十天,每天哭爹喊娘抱大腿,从这个寮翻滚到另一个寮求碎片,终于是把我的非洲之光盼来了,抱着他的时候我整个人抖得跟得羊癫疯似的,我感觉自己能比暴风雨里的海燕飞得更高。


可能各位欧洲大佬觉得茨木没什么,随手一抽就是,但对于我这个御行达摩来说,他就是希望,他就是我的命,他就是我爱的供养。


现在想来,他那时候可能就已经表现出了不同于常人的傻不拉几,只是当时兴奋得就差拉着镰鼬尬舞的我没有注意到。毕竟我听很多大佬说,大多数茨木一出生就是喊着“酒吞吾友!”来的,可是我家的呢,他很安静,一点都不吵,那时候我觉得他乖巧,现在觉得他只是一脸智障。【青蛙哭泣


茨木一来,我兴奋得不能自已,把全寮的式神都薅起来见证他升星的时刻。现在想想,大天狗一边嗑瓜子一边蹲在我旁边打量茨木的样子真是像一个少年犯啊。算了这都是后话。


因为感觉他太小了,所以我先让他在寮里玩了半天才觉醒。这半天发生的事情,我就不说了,我们家向来明媚忧伤的连连都笑出了腹肌。


唉,心累,直接说觉醒吧。

我当时抱着一堆觉醒材料,一点都不心疼地往他嘴里狂塞。这里就不得不提到我们家茨木一个莫名其妙的优点,他真的一点都不挑嘴。觉醒材料很难吃,但是我看他啃得津津有味,那时候我还老泪纵横地觉得这孩子为了变强真的能忍受很多苦难,后来他才告诉我他只是觉得那东西闪闪发光看起来好好吃,咬一口觉得不好吃,就觉得下一个可能更好吃。你们说说??傻不傻??你就说傻不傻??诶呀气得我眉毛都快掉得跟鬼王似的。


好,觉醒了,我又几个红达摩塞进去,一口气给他升到了五星,全套满级的六星破势也立刻塞过去给他穿。全程我的茨木崽都是一个安安静静吃材料的好孩子,最后升星完,他一下从地上站起来,卧槽气场两米八,五星大妖怪!!大江山的二把手!!啊!!结果还没等我抱着狗子暴风哭泣成一个雨女,这倒霉孩子就无情地打破了我的幻想。


我真的特别记得那个场景,他穿着我省吃俭用买来的地狱鬼手套装,一把磁性嗓音,浑厚的男中音震得我一颠一颠的,他就是用这个声音,对我说。


“这是哪?你谁啊?”


???恕我直言,我当时真的震惊成一个独眼小僧背的菩萨像,你他妈都不知道我是谁我给你啥你吃啥??幸亏我是一个把你捧在手上虔诚焚香的御行达摩,不然你被人毒死都不知道??啊?


好不容易给他解释清楚了,这倒霉孩子终于有点一拳超人日天日地的气场了,开始一本正经地嫌弃我的御魂。


“吾的暴击太低了!”


虽然是在无情地嘲讽我,但我觉得吧,这就是强者的骄傲,我的茨木崽还是一个正常的茨木崽!啊!阿妈好欣慰,又一次暴风哭泣。


后来费了好大劲给他哄进结界里,结果这傻孩子一进去就问我。“挚友呢?你怎么没有我的挚友?”


你才知道???他又是一本正经地开始跟我瞎逼逼,“没有挚友怎么能够召唤到吾?吾是追随挚友的。”


哦,不好意思,你的阿妈脸黑得跟你刚吃的黑蛋似的,你也不是我召唤来的,是我求来的。所以你的挚友还得等一会儿,阿妈还得再去求一下。


说到这里我都觉得奇怪了,我家狗子升上五星以后就睿智冷静得跟个性冷淡似的,为啥我的茨木崽一来就五星结果还是宛如智障??我去问了下爱好是嗑瓜子的我的天狗,他告诉我。“可能是升星太快了,脑子还没跟上。”


现在想想,还真是有道理。呜呜呜,一把辛酸泪。


好我接着说,茨木五星啦,不就得带着出去历(xuan)练(yao)吗,所以我就兴致勃勃拉着他和狗子一起上了个石距车,哦哟一进去我和狗子都是眼前一亮,里面有个大佬带的六星酒吞,还是穿酒歌套的,啧啧啧,我抱着爱,狗子抱着搞事的心态一起把茨木拉了过来。


酒吞回头看了他一眼,不得不说大佬的酒吞不愧是见过世面的,眼角一挑就看得人心怦怦跳,结果我在这小鹿乱撞,我那智障的儿子一脸痴呆地看着前面。


你等等?你不是吵着闹着要挚友吗??你看你旁边那是谁?一大坨挚友??你咋就不回头看一眼?你的特效呢?你那说三天三夜都说不完的赞美呢??嗯??


被狗子用扇子捅了好几下后腰以后,茨宝终于后知后觉地转过头来看了眼他旁边酷炫狂霸拽的酒吞。结果??他就傻笑了一笑,说“挚友真帅!”


玛德现在想起那个场景我都觉得能被他气出脑溢血。大佬刚还告诉我他们家酒吞也是单身,我都摩拳擦掌要准备跪下来求大佬给个结界卡位置了,这小兔崽子就一句“挚友真帅”就完了???


打全程,他一直都盯着那个章鱼看,也是,他第一次打石距,好奇也是正常。但是,你旁边那个平a打1w的大江山鬼王是被你屏蔽了吗???诸位,我打这段话的时候气得手都是抖的。


这里还得说,大佬家的酒吞真是苏得不要不要的,我家茨木第一把大招的时候,因为发挥不稳只打了一点点伤害,我正准备让他别抢鬼火,吞哥笑了下说,“你的茨木还小吧?让他打吧,本大爷不用火”。是的,大佬你说得对,虽然我的狗子看起来脸都气青了。


最后大佬很遗憾地跟我说,看起来我家茨木和他的酒吞不投缘。那边六星吞哥还特别好脾气地在告诉茨木他裤子穿反了。


然后那一整天,我带着茨木去打副本,也是被气得脑溢血。暴击完全看心情,开场就去捏血最厚的。看起来心不在焉,想起来我都觉得自己能哭得像个二百斤的孩子。


擦擦眼泪我继续说哈,我家这茨木崽,和所有茨木崽一样,爱酒吞爱得像个傻逼(褒义,真的,那些一拳7、8万的茨木爸爸请相信这真的是褒义)。


那天回寮我就问他咋不冒特效,这小子还特别难过地说,“吾太弱了,配不上站在挚友身旁。挚友的霸业,应有更强大的茨木,助他登上巅峰。”


你别装了,我知道你拐着弯骂我御魂不好。唉,好好好这确实是我的错,我真挺愧疚的。然后第二天周五,不就带着去刷御魂了吗,说也是巧,队里有个酒吞。我刚高兴,对面就说“刚抽的,不拿出来了”。诶哟急得我啊,跟个拉客的老鸨似的尖叫,“没事!拿出来!这把我输出!你带个火就好。”


然后开打,猝不及防的,我智障的茨木儿子就冒特效冒个不停。那边的二星小酒吞也一脸莫名其妙,狂气都叠得不自在。


那把我本来想着,就算茨木不暴击,天狗一波总能卷走,结果见到小型挚友的茨木兴奋得跟打了鸡血似的,特效冒不停,暴击一个接一个的。


我真是要实力黑人问号了,合着我儿子不仅傻而且还是个恋童癖???


就在我心绪不定的时候,天狗告诉我。“可能是他脑子没跟上,以为自己还是二星,所以就想找二星的酒吞一起玩。”


我:???玩?玩个几把??


天狗:你太下流了,不是玩那个。


结果拐来拐去我是搞清楚了,我家茨木真是傻了吧唧的,他老觉得自己还是个宝宝,所以对和他一样五星、六星的酒吞真的是抱着纯粹的“崇拜”,对二星、三星的酒吞才比较亲近,因为他觉得他可以辅佐他们走上巅峰。


嗨呀你可歇着吧,你都五星了,阿妈的心血达摩是被你拿去垫屁股了吗???


但好歹跟着出去历练了好几天,我家茨木虽然慢半拍,但也开窍了。终于认识到自己是五星大妖怪,总之就是看起来和别的五星茨木一样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就不用发这个贴了。傍晚时他又一次用与等级不相符的智障打破了我的幻想。为了攒御札,我带他去打妖气封印,他问我什么是妖气封印,我随口说“就是厉害的妖怪所在的地方,打赢了有碎片。”


他点点头,一副准备大干一场的样子。诸位,诸位,你们知道我看见他那个沉稳的样子有多高兴吗,我高兴得都愿意义务给黑晴明卸妆了,一面哭得流鼻涕一边带着他进了副本。


进的是小黑车,嘿呀对面的小黑还是一如既往的帅气,打人也一如既往地疼。天狗很给面子地把对面卷得剩血皮,给了茨木一个表现的机会,结果我那智障儿子一直不下手,拖了好久,我问他怎么不打,他问我“这里怎么没有挚友?”


我都被他问懵了,对面的小黑也是一愣,我说“这里是小黑本啊,怎么会有你挚友?”他一脸正直地说“你不是说这里是厉害的妖怪吗,只有酒吞童子才能配得上这样的称号!”


我的妈你可闭嘴吧,对面的小黑气得刘海都歪了。


好不容易从小黑本出来,我拿着小黑给的小口袋,里面,果然,只有金币。还有一张纸条。


“再带他来就报警。”


我感觉我都能被这个智障儿子气成脑瘫。


以上就是我家碎片茨木的所作所为,请大佬们指点指点我该咋办。



问题补充:


???我一上来就看见几百个哈哈哈是怎么回事?大佬们,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有大佬指点我说要不要试试让他和一个酒吞多待一会儿,指不定就开窍了。说的也是,可能一天换好几个酒吞我的智障儿子会分不清,谢谢大佬,我去试试


————————————分割线————————————


我去试了,找了个亲友的小酒吞。带他俩一起去打探索副本。


亲友的酒吞真的小,就10多级吧,我还乐呵呵地带着去,想着说不定还能有个养成play。后来,我觉得天真的我像糖,甜到哀伤。


不得不承认我家的智障儿子和那家的吞哥还是挺投缘的,亲友刚把那个酒吞带来,我们家茨木就冲过去把人从阴阳师怀里抢过来自己抱着。那家的吞哥也是好人,没怎么挣扎,就让他抱着了,虽然我觉得他的眼神好像在看智障。


我还激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感觉儿子的终身大事有救了。


带着打副本,酒吞虽小,御魂却好,平a还是很能看的。这给我们家茨木兴奋的啊,一通噼里啪啦的夸。对,这才是他们的正常画风啊!


我刚放松了警惕,准备跟天狗一起嗑瓜子的时候,我们家的茨木又是一嗓子给我震得差点咬到手指头。


“吾友实力强劲!不愧是我深爱的酒吞童子,来,快来与吾一战!填满吾嗜战的心!”


???你智障吗我的儿子???你深爱的酒吞童子才18级,给人打坏了我是要被亲友掐死???


诶哟给我急的,嗖一声就从观众席窜过去了,我有自信,我比我们家的老年残疾兔跑得还快!


我刚要去拦我那被酒吞的气息刺激得像要高潮的儿子,那边的吞总居然来一句。“哦,来啊!让本大爷看看你的实力!”


沃日啊你可别给我添乱了,我儿子能一巴掌打到你裙子直接糊脸上,我儿子是碎片攒出来的难道你也是吗!!!


听到挚友应战,我那智障的茨宝更是恨不得嗷嗷嗷叫着就扑上去。我好累,想返魂。


更可怕的是,我们回去以后,亲友告诉我其实他们家酒吞是准备一来就五星的。我当时就抱着他的腰声泪俱下,不!不要一来就五星!!不然指不定就成我儿子那样了。


亲友是欧洲大佬,不以为意地笑笑,过了一会儿我就听见隔壁传来酒吞升五星的声音。


大佬们,怎么办,我的智障儿子还有救吗。


—————————————分割线———————————


你们不要再哈哈哈了,良心真的不痛吗。


不过还是谢谢大家,前几天问题已经解决了……虽然你们一直只是在哈哈哈哈而已,但还是谢谢。


————————分割线————————-


好多大佬留言说好奇怎么解决的,诶虽然和本问题无关我还是来废话一下。


隔壁亲友不是给酒吞升了五星吗,一开始我是真觉得她的人品就是和我不一样,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那个吞崽是抽出来的不是碎片攒出来的?他们家的吞崽别说到五星,一口气到了六星也还是那么沉稳帅气。我刚把寮里的小孩子哄去睡觉,那家升六的酒吞就来我们寮敲门了。


哦哟,我一开门就被帅到了,酒歌套六星酒吞。我一脸兴奋地说诶呀是隔壁的崽啊!来找茨木切磋?他愣了下,但随即就说你们家茨木不是要跟本大爷切磋吗,我来找他了。


我看了眼他的六星和全身闪闪发光的御魂,感觉我儿子会被打成傻逼。


我儿子虽然智障,但我是谁,我可是他的阿妈,我还是爱他的,赶紧劝酒吞大佬你别跟他计较,就算打也别打太重。


酒吞就冲我笑了笑,也不说话。就直接绕过我去结界里找我的智障儿子了。


我赶紧把小草爷爷和桃花妖编成一个救生小分队然后踩着小碎步过去了。


一进结界,我发现我养的狗粮都被酒吞大爷指挥着茨木扔出来了,我看着那一个个浑圆的白达摩,仿佛看到了委屈的自己。


我探头探脑地看了看,发现酒吞大佬还是好人,没有把我家茨木按在地上摩擦,只是盘着腿在跟他嘚吧嘚吧啥。


我那儿子兴奋的啊,点头如捣蒜,要不是不符合他的人设,我感觉他眼睛里都快冒爱心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放心,悄悄摸过去找隔壁亲友问,结果亲友一脸莫名其妙地说,“我家酒吞在结界里啊。”


我:????


亲友:我刚抽出来个茨木,他俩在结界里腻歪呢,酒吞怎么可能舍得出门。


我:???那??那隔壁那个六星酒吞是谁??


亲友:我也不知道啊。


沃日???什么情况,哪里来的野吞!!你要对我那智障的儿子做什么!!!


给我急的啊,立刻像屁股上有火箭一样冲回去。结果白天一起打石距的大佬就站我寮门口呢,还笑眯眯地捧着一套让我觉得“啊,是谁在装逼,好刺眼”的破势。


大佬一见我来,对我点点头,说“里面坐吧。”


不愧是大佬,气场不凡,我进自个儿的寮都得踩小碎步。


大佬问我,“我们家酒吞已经过来了吧?”


我:????啊???什么你们家酒吞???


大佬:就是那个,六星满级酒歌套,全身都是六星加满御魂的酒吞。


这就是在赤裸裸的炫耀???


不对,等下,合着刚才那个在门口装逼的就是你们家酒吞???我儿子什么时候提出要跟他切磋了???我一个心急,跳起来就要拉着救生小分队往里面冲。


大佬眼疾手快一把就给我按地上了,我的屁股被磕得好疼。


“你干嘛?”大佬还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像是能急到原地爆炸的我。


我:你家酒吞说他是来找我家茨木切磋的啊!!!!大佬!!!我们家崽崽还是五星!!会被你们家酒吞按在地上当滑板鞋的啊!!!


大佬一脸懵逼,“谁说他是来找你家茨木切磋的?”


我:????他自己说的啊。


然后那个无良的大佬就笑了,“哦,我家吞崽害羞,估计是不好意思直说吧。就由我这个阿爸来说吧”


说完他就整理了一下衣摆,我脑子都要炸了,难道他是来吞并我这个非洲小寮的???就是那种“天凉了,今天让这家人破产吧”的那种情节????


结果大佬说,“我是来提亲的。这套破势是吞崽今天刚打的,当聘礼。”


诸位,我觉得我跟不上这个时代了。


后来大佬跟我解释说,他们家的吞崽一直都单身,上次跟我们家茨木一起打御魂的时候,他们站得近,所以酒吞听得见茨木在碎碎念。


原来我的儿不是在看着石距发呆,而是在嘀咕。


“啊,不愧是我的挚友,头脑冷静,实力强劲!……吾还不够资格站在挚友身边。”


大佬把扇子一合,笑得跟只老狐狸似的,真的,我觉得就像个老狐狸。“这不,一打完石距吞崽就拉着我去给茨木打御魂了,这个星期运气还可以,这套御魂你看还满意不?”


我眯着眼凑上去看了看属性,啊,这,这道光芒,莫非就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六号位主属性暴击副属性暴伤还加速度的六星破势。


服了,就这,只是“运气还可以”,给我这御魂我能高兴到原地起飞歌颂太阳。


大佬说,他家酒吞就是喜欢我家的傻儿子,御魂刚合好,晚饭都没吃就赶着过来提亲。


我说:“您家的酒吞,爱好不一般。”


大佬:“……”


然后就各种七扯八扯,等那俩秀恩爱的小崽子从结界出来的时候,我和大佬晚饭都吃完了,大佬在剔牙,我在嗑瓜子。


“你家的茨木,以后本大爷来带。”


我看了看跟在他身后的茨木。


我不知道酒吞对他说了什么,但他看上去就是不傻了。不光不傻了,就是,就是怎么说,诶呀我都不知道怎么说。


“你家的茨木看起来像是大江山的二把手了。”大佬对我说。


嗯,就是这样,他看起来像了。


所以我还能说什么?


“好的大佬,都听你的大佬。”



就是这样,问题解决了。最近吞哥一直带着我家茨木到处打,最近还换了套薙魂,挡刀时候扑面而来的狗粮吃得我想吐。


真的,最后我要矫情一下。可能我的茨木以前也不傻,他一直都是大江山的二把手,他只是在等那个合适的人。



————————-



番外:


关于茨木的指甲


话说茨木刚来的时候皮肤都比较黑,尤其是脚腕和脚背那一块。

不知道别家茨木是怎么样,我们家的智障宝宝是因为他刚来的时候玩我的指甲油,把指甲涂黑了然后一直伸着脚丫子在太阳下烤,等指甲油变干。


原来妖怪,也是会被晒黑的啊!



关于茨木的志向


俺家的茨木自从嫁出去以后就很少回来住了,基本都是跟着六星吞哥到处跑,留宿枫叶林也挺经常的。我想着,儿子大了,有志气了,不错啊。


然后前几天我的宝宝回来了,隔着老远我就感受到那股熟悉的智障气息。


回来以后照例是拉着我吧啦吧啦吹了一通酒吞。我感觉我儿子在那边过得不错,还被养胖了点,以及他脖子上的印子是什么我不知道,不要问我,我什么也没看见。


我感觉他不智障了,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王者了!结果他忽然对我说,“吾友身为鬼王,日理万机!”我还以为他要说自己要努力变强,早日六星,为挚友排忧解难,结果他大吼一句“所以吾的志向,是成为理万机!”


诶哟你可歇着吧,得亏酒吞不在这你阿妈又没屌,不然几把都被你气大了。



——完结


评论(23)

热度(7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