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元一

【酒茨】青蛙王子和白马骑士

1.


他用笔在纸上划了好几下。不多不少,正好是他年龄的数目。


夕阳被窗户稀释了,光晕像薄雾一样湿润着他的脸庞。


他盯着前面那个人。


时钟,“咔哒咔哒”地响。周围是“沙沙”的笔声。他的鼻翼翕动着,呼吸缓慢又平稳。


旁边有人在窃窃私语,有人在交换纸条,有人在嚼笔头。


他盯着斜前面那个人。


声音渐渐远去了,走廊如甬道般传递铃声的轰鸣。


他低头在卷子上又画了两笔。铅笔尖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现在是英语考试,所有人都埋头奋笔疾书。


除了他,和那个人。


他在看他。


那个斜前面的,有一头白发的人。


在用纸叠小青蛙。


嗯,小青蛙。


他发了会儿呆,又盯着看。哦,记起来那个人了,白头发的“青蛙王子”。


同年级的小混混给他起的外号,虽然那群人最后被他打得满地打滚,但这个外号却一直流传开了。


为什么会叫他这个名字来着?


“就是因为他喜欢叠纸青蛙吗。”


夕阳横斜,扫过他的脸庞,他的头发像融化的黄金一样,在眼前拉丝,黏成模糊的光晕。他撑着下巴,看着那人的手指灵巧地翻转着,像神明创造人类一样,他的桌上满是那些白色的小家伙。


“还是因为他就像童话里的青蛙王子一样,被旁人若有若无地排斥着呢。”



2.


他注意到,青蛙王子最后交的是白卷。或者说他根本没有上去交卷子,只是埋头叠着那些会在桌上蹦蹦跳跳的小家伙们,是老师抽走了那张只写了名字的试卷,在此期间,那人甚至没有抬头。


他瞥了一眼那张试卷,这才想起那人的名字。


茨木童子。


虽早有耳闻,但真是奇怪的家伙啊。


考试结束,所有人都悉悉索索地收拾好东西,只有茨木童子还坐在那个位置上。


照他平常的脾气,大概会直接忽视这个怪人,自顾自走开。但不知为何,他绕到那人的桌子前,定睛细看。


一只,一只,非常精巧的青蛙。


茨木童子没抬头看他,似乎觉得他也是个和别人一样可以直接忽略的傻瓜。


他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在最后一缕阳光滑入地面前,开口道。“挺可爱的。”


茨木童子叠的青蛙,挺可爱的。



3.


那人终于抬起头来看他了。眼里有一丝探询的意味,但更多的是戒备和敌意。


“我说,你的青蛙,挺可爱的。”


这就是他们的初遇了。



4.


茨木童子在整个学校都是有名的人物。


说高傲也好,说是粗鲁没礼貌也好,他不喜欢和任何人说话。顶着一头张扬的白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仅此而已的话,他只会是同班同学口中“可怜的家伙”。


但高一的文化祭时,有路过的小混混前来挑衅。那时他正坐在院子里,自顾自玩着手机,身旁堆着一摞叠好的纸青蛙。 


没人知道他在看什么,那群人的叫骂声他充耳不闻,但当这些敞着上衣,穿着脏兮兮的球鞋的人,一脚踩在他叠好的纸青蛙上时。他抬起头了。


“怎么了,青蛙王子,生气了吗?”


大概算是一战成名吧,那时茨木童子还伤着一条手臂,把七八个人打得满嘴是血。


这件事太有名了,学校里的风言风语很是传了一阵子。其中最让众人感兴趣的,就是茨木童子最后离开前说的那句话。毕竟,带头的那人,早已鼻青脸肿,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却还是被那句轻飘飘的话气得如同砧板上的鱼一样扭动起来。


有的说,是“我一个人比你们全部都强,”有的说,是“就这点实力,还敢来挑衅。”


但他真正在说什么,也没有人知道。


因为在那场争斗开始时,众人都已经散到远处去了。



5.


他知道茨木童子打架很厉害,但他不知道他其实有一手很灵巧的手。


细看才发现,那些青蛙,都是不一样的。这个看起来像在笑,那个看起来很愤怒……


茨木童子在他的世界里创造万物,但在外人眼里,他只是“青蛙王子”而已。

6


酒吞童子并不是个混混,或者说他现在不再是了。他以前会打架,好勇斗狠,甚至为了昭示自己的与众不同去纹了身。他其实也不知道那个纹身到底是什么,那人说是条龙,但他怎么看都找不到头在哪。


他后来不再打架了,甚至从那些事情里完全抽了出来,但他还是在这个学校里格格不入。


在所有人少年不更事地谈论情爱、人生时,他安静地低头打游戏,间或从包里掏出一瓶伪装成运动饮料的啤酒,用吸管吸溜几口。


后来他包里得背两根吸管,这当然也是后话。


和他那头嚣张的红发形成对比的是,他不是个爱找麻烦的人。对他看不上的人,他没有耐心搭话。


甚至在体育课上,在小组作业中,他都是那个只点头或是皱眉的人。


因为这高傲,同班同学甚至暗地里给他起了个绰号,“白马骑士”。




7.


直到他们相遇为止,青蛙王子和白马骑士,都各自被当做离谱的童话远观着。


8.


让茨木童子接纳酒吞童子不是一件难事。


因为酒吞童子很强,而且比茨木见过的任何人都孤傲。


而当酒吞把尾椎骨处花色复杂的纹身亮出来的时候,很难说茨木童子是什么反应。他看起来很兴奋,又像是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因为酒吞对他来说就是强大的代名词,不需要任何外物证明。


所以最终,他只是把那个环绕着酒吞整个后腰的纹身,当做酒吞的一部分去赞美。


说到“赞美”,酒吞不知道这是茨木接纳自己的证明,还是因为茨木不喜欢和别人说话所以索性把全部精力都拿来和他磨嘴皮子。


但那都是后话了。



9.


初遇的后续是这样的。


就像所有第一次遇到欣赏自己的人的孩子一样,茨木童子默许,甚至说是好奇地看着酒吞的一举一动。


他把书包扔在一旁的桌子上,然后岔开腿坐在了茨木前面。


“好玩吗,给我也试试。”


茨木戒备地看了他一会儿,但还是从抽屉里掏出一个面无表情的小青蛙递给他。


那些纸青蛙叠得精巧,轻轻一按就能在桌上跳得很高。


“你还真是手巧啊。”他轻描淡写地说着,手指还不停地按着。


“算是吧。”

“喝酒吗?”


“成。”


……


于是他们一边吸溜着运动饮料瓶,一边按按捏捏桌上的纸青蛙。茨木后来又给了酒吞几个新叠好的,看起来都像在咧嘴笑。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直到学校保安来赶人。酒吞帮茨木把一堆的小青蛙小心地收好,放进抽屉里。


然后他们在校门口分道扬镳,茨木甚至连酒吞的名字都没问。


他踩着夏夜的蝉鸣回家,路灯一晃一晃的。


但该怎么说呢,酒吞童子抓了抓头。


如果每天放学后都是这个样子,在微光里和这个怪家伙玩跳青蛙的游戏。那这个学校,总归是有了点值得期盼的东西了。



9.


很难描述清楚,茨木童子是怎么接纳这个陌生的外人的。


他们一开始是在一起玩小青蛙,一起吸溜酒吞所剩无几的酒;后来他会跟着酒吞去便利店买东西,再后来每到下课他便会跑到酒吞面前絮絮叨叨。


茨木童子不清楚自己到底欣赏这个人什么。


他就是觉得酒吞童子很强——并不是指打架或是学习,因为他们的水平其实半斤八两。


正经定义起来,大概是酒吞的气度。


不好的东西,任它去吧;不理解自己的众人,当不存在;活着就潇洒地活,想吃的东西就去吃,想喝的酒就搞到手,对人有兴趣就去搭话。值不值得深交,一试见分晓。


大约是这样,茨木童子喜欢这样的酒吞。


他是个胸无城府的人,接纳一个人便对一个人好,更何况酒吞的一切他都觉得很赞赏。所以当酒吞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问,“喂,茨木,要一起吃午饭吗?”的时候,他乐颠颠地点点头。


酒吞向来带的都是便利店里卖的速食,而茨木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总是在吃学校小卖部的炸鸡。


“喂,你不腻吗?”酒吞问他,“还好啊,挚友!”


你看,就是这么胸无城府的人,才会叫人“挚友”,还那么笑眯眯的,好像喊出这个称呼是件多好的事情一样。


“喏,就着菜叶吃吧。”他一筷子把自己盒子里的蔬菜全夹了过去。


“挚友真厉害!知道蔬菜解腻!”


酒吞童子吃了两口菜,忽然说,“以后你跟我一起去买便当。”


“为什么啊?挚友?”


“叫你去你就去。”酒吞又夹了一筷子饭到茨木盒子里,恶狠狠地说。


“哦,好啊。”茨木顺手拿过酒吞身旁的饮料瓶,用那根蓝色的吸管吸溜了一口。酒吞凑过去咬了咬红色那根,眉头一皱。“你小子,把酒全喝完了?!”


茨木听着,笑弯了眼。



10.


定义清楚酒吞为什么愿意和茨木在一起打发时间倒是很容易。


茨木让他觉得很舒服,就是这样。他看得起这个怪怪的家伙,所以那些奇怪的称呼和赞美,他也都照单全收。


茨木童子对他来说是很好懂的家伙。不和同班同学说话也好,老是独自一个人玩手机,在考试时叠些奇怪的东西也好,只要想知道原因,问茨木童子就好了。


不和同学说话,因为他觉得他们很弱,不能打,也没什么气度;老是一个人看手机,因为他喜欢玩些手机上的小游戏,在考试时叠青蛙,只是因为他不擅长英语,全都不会做而已。


就是这样一个,很好懂的人。没有什么黑暗的过去,没有什么扑朔迷离的未来,茨木童子只是按他的方式活着。


至于为什么有白发,为什么老是要叫他“挚友”,为什么总是喜欢噼里啪啦地把自己从头夸到脚,他似乎不是很感兴趣。


“喂,茨木,去天台啊。下节不是英语吗,翘了吧,我带了冰啤酒。”


只是这样,学校里已经有很值得他期待的东西了。



11.


放暑假前最后一天,茨木童子支着脑袋,昏昏欲睡地听着老师在讲台上絮叨。


酒吞童子百无聊赖地翻着手里的暑假作业,40%是有印象的,20%是完全不懂的,30%是可以教茨木的,10%是半懂不懂的。


茨木完全没把作业放在心上,只是撑着下巴继续梦游。他那副打瞌睡的样子让酒吞看了发笑。


就好像他和茨木共享一个莫名其妙的频道一样,当他开始收拾书包的时候,茨木似乎接到了应该离开的信号,从睡眼惺忪的状态中调整过来,开始把桌上的东西往包里扒拉。


酒吞不耐烦地用脚踢了踢他的椅子脚,而茨木顶着一头汗站起来的时候,又差点撞到他的鼻子。


“挚友,待会儿一起去吃凉面吧!”


“哦,好啊。”


于是暑假开始了。


酒吞很高兴。


-TBC



评论(5)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