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元一

【酒茨】酒 第二章(微量狗崽)

彼时,黑夜山云雾缭绕。镇守一方的神明端坐在森冷肃穆的宫殿里,手执竹笛,双眼微阖,似假寐一样惬意地吹奏着不知从何习得的曲子。旁边立着一人,素衣白发,手里的折扇轻摇,双眼似桃花一样,笑意直从折扇的微风里溢了出来。也不知是欣赏那曲子,还是另有所图。


忽然,那眼一睁,笛声倏地断了。


“大人?”妖狐两指一拢,“啪”地合上了扇子,忙不迭地出声询问。


那大妖并不看他,只把笛子又放低了些。


“风,起了。”


话音未落,一阵突如其来的妖风便猛地冲进宫殿洞开的巨门,那妖狐定睛一看,旋转的气流里还掺着几片樱花。


黑夜山顶向来是风口,每年立春时都是风声呼啸。


……可这节令,还不到强风来的日子啊。


妖狐那双流光百转的眸子一扫,见那宫殿中蓦然多了几点粉嫩,他一手揽过那风中打着转的樱色,只略一思索便出声,“这黑夜山,怕是没有樱花的吧?”


大天狗略微侧头,并不看他,只把笛子搁在一旁。


“麻烦来了。”


倏忽之间,一阵强劲得浑不似自然该有的疾风闯入了大妖亲手布下的结界。一股还不够,还有一股,撞得那圆罩似的光圈连声哀鸣。一时间,似是风暴来临一般,那环绕在山头的雾气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径自撕开来,然后立刻随着一阵妖风散去了。


他眉头微皱,双翅一展,正要出殿,就听见两声尖锐的气流嘶鸣声砸在地面上,直震得那宫殿也跟着来回晃动起来。


轻叹了口气,大天狗一闭眼,团扇一翻,双翼猛地擦过迎面袭来气流旋涡,只一动念,两道劲风便循着那妖气的方向杀了回去。


妖狐站在王座一旁,风声呼啸,吹得他连连后退。大天狗低声说,“进里面去。”


就在那小妖刚一踏入内殿的门槛时,一道火光直冲那大天狗的面门袭来,他眼神一凛,双翼猛地闭合,硬生生接下了那招鬼火。


“哼,大天狗,你这待客之道也太失脸面了。”


酒吞童子自火光之后不紧不慢地走了出来,身后跟着那拥有地狱鬼手的罗生门之鬼。


大天狗也不应他,心知这红发妖怪是越挑衅越来劲的类型,索性缓缓降到地上,双翅一合,周遭的风声便忽得止下了,连殿外的春风,都被这强大的妖力压了下去。


“咔”得一声,他落了地。手腕转动,团扇也收到身侧。大天狗只冷淡地说,“所为何事?”


“与你讨酒喝。”酒吞童子倒也不避讳,鼻翼翕动了两下,一双吊梢眼看起来越发兴味盎然。


“先前,未喝够吗?”那蓝色的眼睛一勾,一丝微风忽然擦过酒吞的鼻翼。


那红发的妖怪只一愣神,便直看上那双眼,一时心下便都了然。


“此等绝世佳酿,怎会饮得够?”


大天狗见这妖怪都明白了,索性也不再和他卖关子。“那酒只剩一坛了。”


“哦!甚好!还有一坛!”一直默不作声的茨木童子突然兴奋地喊了起来,直搞得酒吞嘴角差点一扬,忽然看起来心情好了十分。


“这神酒乃贡品,你准备用什么和我换?”大天狗也不是个爱找麻烦的人,他不愿同茨木童子多费口舌,直接给了个台阶,就看那鬼王肯不肯下。


“本大爷没什么好跟你换的,你便直接给条件就是了!”酒吞童子从善如流,划算买卖他没有不做的道理。


“那就请鬼王隔日赠我三株樱花树吧。”大天狗平静地回答,“不过要换神酒,这三株树也不能便宜了,须枝繁叶茂,得活了百年以上;须树枝粗壮,花期三月的,才够格。”


鬼王略考虑了会,就知这不是亏本买卖。那大天狗要的是他常醉卧的那片樱花林中的三株神木,他喝酒晃了神便会将神酒洒一地,经年累月受鬼王的精气滋养,那三株樱花树自然粗壮繁茂,花期奇长,花开时仿若一夕间大雪便压满枝头,盛世繁花,不过如此。


但也算不上什么珍贵物件,只是个喝酒的好去处而已。


大天狗微微颔首,也算是认可。这解决方式还算得上简单。如无必要,他断然不想与这两个大妖争斗,得不偿失,白费这春日美景。


“如此,那便随我去内殿取酒吧。”


他略微侧身,准备引路;可酒吞刚一抬脚,茨木便说“吾友且在此等候,取酒这粗活,吾去便是了。”这回酒吞不再费心掩饰自己的笑意,下巴微微侧抬,算是默许了。


大天狗眉头一挑,也不多言,只带着一丝玩味的神色,自顾自引路去了。


天狗的住处森冷、质朴,没有大江山皇宫那般的奢华,但那线条冷硬简单的材料,像是一面向内凹进去的镜面一般,蓦地将这宫殿内部放大了好几倍,行走其中,一股晕眩之感便迎面袭来。茨木童子内心嗤笑这天狗好大喜功,全忘了自己给鬼王布置宫殿时恨不得将整个平安京的黄金搜罗来铺地的样子。


大天狗并不嗜酒,所以那坛佳酿也只是同寻常贡品一样放在内殿的侧室里,茨木童子取了酒,转身便要走,大天狗忽然问道,“大江山可好?”


茨木童子向来在这方面心思通透,这回却有些猜不到对方问这话的含义。“有吾友在的大江山,必是好的。”


“平安京那阴阳师又如何?”


“你若想知道,自己去看便是了。”茨木童子不想多言,这神酒的酒香扑鼻,醇厚却通透,定是上等好酒。他知道自己的挚友惦记着,只一心想快些把这酒送过去。


“如此,”大天狗也不恼,眼底多了几份推敲的意味,团扇一翻,直直地指向出口。“那便不留客了。”


茨木童子倒不在意他这傲慢无礼的态度,大天狗本身就这性子,他只觉得酒吞童子威名真可谓震动四野,连妖神都得好言好语地跟他做买卖,这么一想,他便满心欢喜。


妖神目送他离开后,又微阖了双眼,一派自在模样,思索片刻,又好似得了什么秘密,轻笑出声了。





评论(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