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元一

【授权翻译】Seven day mile(七日旅) 第一部分 Richard/Aidan/Dean

之前提到的那篇文,授权图:




无Beta,所有错误都是我的。

正文:

他不记得这一切的开始。不记得他们三人相遇时的场景,不记得那些在刚从时差紊乱症中清醒过来时如疾风般草率匆忙的握手。

事后看来,如果他记得的话,讲述这个故事的过程无疑会变得更容易。

他所记得的,是这个——

 

Dean踢了踢他的椅子脚,他的一只手环在Aidan的肩膀上。

“嗨,公路旅行,一起来吗?”

一场计划之外的休假不期而至,一个半星期,不足以支撑一次返回英国的长途旅行。他考虑单独在当地享受一段观光之旅——在他完完整整睡上三天之后,这就是他的计划。

问题被同时抛向他们两个,而Aidan并没有给出除了因为激动而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以外的其他反应。Dean大笑起来,然后转过头来,那双充满期待的蓝眼睛落在了他的身上。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好到可以毫无顾忌地对彼此开玩笑并互相打趣,但并没有亲密到能让他在被邀请进入他们的空间时不觉得自己像个侵入者的程度。比起一个真切的邀请,这更像是Dean在扮演一个好的东道主的身份——尽可能悉心照料他迷失在这片小岛上的客人们。

——我并不认为……

他没来得及说完他的推辞,Dean已经抢先打消了他的疑虑。

“这并不麻烦,伙计。我在为我下一次的摄影主题寻找合适的拍摄地点。一两双‘多余’的眼睛会让它更容易。”

他答应了,因为他从不擅长拒绝。

 

Dean开着他那辆已经见证了不少时光的吉普车来到他们的宾馆楼下,然后以朝他们丢来谷物棒的动作代替问候。

 

“我不是你随便就能泡上的妞,O‘Gorman”Aidan张开嘴,打了个他今早上第无数个小哈欠。Richard,总是作为他们中考虑周全的那个人,给他们买来了饮料。(“谢谢,妈咪!”)黑咖啡是给Dean准备的,而茶留给Aidan和他自己。

 

他们开上路后的十分钟后,Aidan已经歪倒在了后座上。当他在一个小时后醒来时,他的脸上被压上了一个浅红色的圆圈。


事实是,他并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被邀请到这个一时兴起的“游荡四方”中。Aidan当然应该被包含在内,他和Dean从一开始就黏在了一块。

但,他?

“都林家族的血缘羁绊。”Dean头也不回地解释道,他的一只胳膊懒洋洋地搁在被完全摇下的车窗玻璃上。“你需要这个。一段真正放松的时间。”

Thorin并不是一个能让他在一天的表演结束后轻松甩开的角色。有段时间他甚至感觉到他和他的角色在他的身体里互相撕扯。Thorin如同滚雷,在他清醒的时候追逐他,在他糟糕的梦境里侵扰他。而他对他们之间那道裂隙的与日俱增的深层挖掘只让他自己的轰然倒塌愈发不可避免。

他没有问Dean是怎么知道的。在他那些总会露出酒窝、眼睛闪闪发光的笑容下,Dean是一个观察者,无论他是否手执相机。

他点了点头。

Richard曾游历各地,这是当然的。他曾到过欧洲,在狭窄的小巷中与他的朋友们悠闲漫步;再加上那些时不时的滑雪旅行。但这个,这不像是他所知道的任何东西。他们与岛屿上的时间一起移动,在廉价的汽车旅馆里,在任何他们喜欢的时间里醒来,然后吞下无数被枫糖浆浸泡的煎饼。(‘让健康饮食见鬼去吧,我在为了我的矮人体型而奋斗‘Aidan在用薄饼塞满自己嘴巴的间隙里口齿不清地咕哝道。)

Dean通常会在他们之前起床,漫游到上帝知道在哪儿的地方,然后带着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回来,当他敲响Richard的门时他的相机总在他的脖子上摇晃着。有时候他会在早餐时间给他们看他照过的照片:只有少许云朵点缀的天空,一碧如洗;公路的边界上,马路的灰色与一片生动的青葱交织成水鸭的皮毛般精妙的颜色;以及从从远处看去,有玫瑰般的深红与金黄色泽在上面交相辉映的宽阔路面。

他很出色。Richard对摄影知之甚少,他的知识不足以准确评判Dean的水平为何,他也不打算假装明白光影、角度或是构图的含义。但它们是那类能让他因为赞许而露出笑容的图片。

在奥克兰,Aidan以他独一无二的感染力吸引了Dean的整个家族。Dean的外甥女们——她们有和自己的舅舅一模一样的耀眼金发,灵活的手指和牙缝——盯着他看,就好像他是芭比和肯的融合体一样。当晚餐时间到来的时候,他们三个的头发里都沾满了橡皮泥,脸颊上被涂满了红色的腮红。

饭后Richard帮忙打扫,其他人在客厅里看体育赛事的重播——与此同时还不断地大呼小叫。Vicky(他甚至没有试着称呼她为O’Gorman女士)带着柔和的笑容将盘子递给他擦干。

“Well, honey, you better take care of my boys.’

很显然,Aidan能让他自己在一个小时之内就被另一个家庭收养。这是他的超能力,Richard沉思了一会儿。

“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

他没有提醒她其实他自己也没有比他们年长多少。这是一场必败之仗,他心知肚明。

“我想教你俩冲浪,但每年的这个时候海上的风浪糟糕透顶。”Dean说道,他正用一块毛巾擦干自己的头发。

Aidan正“贪婪”地吞食着他的爆米花,他大把大把地抓取他的零食并不断地靠向Richard的那一侧。而如果他真的打算干脆直接把头埋到那个爆米花桶里然后深呼吸的话,Richard也真的不介意。当Dean看到屏幕上在播放什么的时候他咆哮起来,抬手把湿漉漉的毛静扔向那台电视。而Aidan像个天使一样甜甜地笑起来。

“很棒的屁股,Deano”

“Fuck you”

“你确定要?在你父母的房子里?”Aidan干巴巴地回答,“你得等到我们结婚为止,达令~”

Richard在他们陷入一阵毫无休止的“你是我的妻子不你才是我的妻子”的争论前介入了这场小战争。

“安静。这房子里还有未成年人。我是说除了你俩之外。”

他当然不该为这之后紧随而来的挠痒痒大战而感到惊讶。Dean把他的手臂压住而Aidan跨坐在他的腰两侧,他剧烈地挣扎着,欢快地大笑着以至于他的肋骨都开始隐隐作痛。

而当Aidan威胁他说“叫舅舅”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夸张到可以划破空气。

——TBC

评论(10)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