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元一

【对刀组】游戏,大佬和可悲的爱情

前言:

(1)非常傻屌

(2)非常OOC

(3)梗来自小町红,她说我可以写我就写了

(4)真的非常傻屌

————————————————————

1.
他记不得自己被问过多少次了。父母、同学、朋友,甚至是游戏里的朋友——不,应该说是,游戏里认识的人,原因之后再提,总之,他们都问。
“你为什么还是单身?”
就像现在,他的新队友看着他,似乎被他炫酷而流畅的剑法震惊得只想问他为什么还单身一样——哦,顺便一提,是的,他这个人的优点就在于有问必答,诚实坦荡,所以他才会坦诚地回答队友的上一个问题,“你单身?”
而现在,他又一次毫无保留地敞开心扉,掷地有声地说出他一直没有变过的答案。
“游戏,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事。”
——藤原敏郎,22岁,单身,游戏爱好者。
该名言写于他13岁时第一次握住真人快打的游戏手柄时。
“妈妈,我想我找到人生的挚爱了。”
在无数个夜晚,藤原敏郎的母亲都问自己,“当初如果不贪便宜,给他买了个上世纪的游戏卡带套装,而是给他买个VR女友,人生是不是会比较好一点。”

2.
“你有喜欢的女孩吗?”
“没有。”
“那你,有喜欢的男孩吗?”
“没有。”
“那你喜欢什么?”
“我爱游戏。”

3.
他不是那些靠杜撰些莫须有的爱好来给自己平凡无奇的人生加些噱头的人——倒不如说,他的妈妈宁愿他是,但敏郎不是那样的人,他言出必行,他的爱始终如一。所以当他满脸泪水,捂住心口,用仿佛时刻要下跪的表情向他妈妈走来的时候,她毫不惊讶地看到他手里抱着一个印着OASIS字样的盒子。
“我,我太激动了。这世界上竟然有这么美好的事情发生了,我,我感觉我的心跳加速。”
“当然,当然,”她温柔而悲伤地放下手里的汤勺,“记得来吃饭。”
“我会的,我保证!”

4.
藤原敏郎关于游戏以外的事物的诺言都是放屁。
——藤原敏郎的母亲,写于她重新拿起汤勺的那一刻。
并表示情绪稳定。

5.
OASIS屌得一比。藤原敏郎作为一个“死宅的钱真好骗”流玩家,当然也被完全迷住了,他认真刷怪,积极进步,仔细钻研攻略,努力升级装备,作为主力T每次都能在死亡星球上满载而归——毕竟在他尚未开始玩游戏的幼年时期,他学过剑道,体术和反应速度高于常人。
他曾经还被称为剑道一班的小王子,但他后来没有再学——因为只有游戏,才能带来纯粹的快乐。
总而言之,他进步很快;但他没有朋友,就像之前说的,他只有“认识的人”,因为他实在太与众不同了。
人们痴迷游戏,是的,但大部分人都想从游戏里获得什么,他们爱的不是游戏,而是游戏带来的东西。所以他们升级、他们买装备、他们和大东——哦,补充说明一下,这是敏郎的游戏名——一起在死亡星球大杀特杀,赚成堆的金币,但他们用金币去买别的,或许是倒卖,换成现实生活里的钱,或许是买帅气的飞船、道具、或许是买漂亮的外观,然后去谈恋爱,在某个地方一夜风流……
但大东不是的,他赚了金币,他就去升级护甲,去锻造新武器,去升级实用的属性……
他不搞对象,他只想好好打游戏。
或者,换句话来说,大部分人不是来打游戏的,他们只是在逃避现实。
但,大东,他真的就是来玩游戏的。
正因如此,他格格不入,没有朋友,只有“认识的人”。
但他不介意,每个晚上,当他下线,去餐桌旁吃半冷的晚餐时,他都感到充实,他爱OASIS。
他爱游戏。
游戏令他快乐。

6.在某个敏郎又忘记下来吃晚饭的晚上,藤原敏郎的妈妈第一百次向上帝祈祷。
“请至少让他体验一次网恋。”
于是上帝回答。
“odk。”

7.
大东遇见修完全是个意外。
但爱上他绝对是个必然。
当他刚踏上死亡星球,一个手持能量炮的巨魔就准备朝他的脑袋开一枪时,他当然早已想好了对策,但一把泛着冷绿光的剑如闪电一样飞进了巨魔的胸膛,他愣在原地,一个扎着大辫子的小个子从空中跳下来,他在地上翻了个滚,后脚起跳,轻盈一跃,然后拔出了那把插在金币堆里的剑。
然后他抬起头,那双蛇瞳简直是为了让敏郎死于“突如其来的爱情”而锻造的,小个子微微拱了拱手,然后跳开了。
“等等,你为什么要救我?”
他的英文很不熟练,但他确定对方听见了,因为忍者回过头,手里的双刀还带着巨魔的血。
“乘人之危,小人也。”
大东觉得自己简直要被帅得当场昏过去。
哦,当然,他听不懂那句中文什么意思,他就是,单纯觉得很帅而已。
那天他一直紧紧跟在对方后面,帮对方解决一些背后的敌人,还有,捡捡金币,观察一下对方的背,捡捡金币,偷瞄一眼忍者的屁股,捡捡金币,考虑一下要怎么加好友,之类的。
总而言之,他还是帮了忙的,毕竟他还是死亡星球榜上有名的机器武士。
而就他所目睹的,忍者的游戏技术简直令他折服。
那快准稳的攻击,那风骚的走位,那精准的补刀,那掐得超准的回蓝时间……
那一刻,他觉得那小小的金色脑袋上就写了两个字。
“大佬。”
所以当他们结束战斗,小个子向他走来,微微仰起头,说“加个好友?我叫修。”时,大东觉得这个游戏简直不能更OK。

8.
敏郎一直觉得修肯定是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甚至比他大一些的成熟理智的人。因为对方总是那么冷静、克制,对于饮食作息非常在意。
“我要去吃饭了。”
“我要去睡觉了。”
“我明天得去跑步。”
修说这些话的时候,敏郎已经脑补出了一个西装革履,每周去健身房,有严格作息计划表的成熟男人……额,或许是女人?他感觉不太像个女人,但,whatever。
修对装备和道具有很挑剔而独特的品味,他对大部分金光闪闪,外形浮夸的装备没什么兴趣,而那些实用的,或者是,在意想不到的时候会很实用的神器总能让他兴致盎然。
大东非常欣赏这一点,修有时会提到他有一个小本子,他用来记神器的属性和掉落概率,他甚至还给大东看了一眼。
那上面的字对于成年人来说是不是有点圆头圆脑?但大东觉得这估计是对方在百忙之中抽空写的,这让他更对修肃然起敬,再忙不忘玩游戏,攻略装备玩得6,而且在这个一切都电子化了的时代,对方还喜欢用纸笔,这让大东更觉得他非常成熟,有内涵,是个思想深邃的成年人。
他当然很敬佩对方,他甚至因为修规律的饮食而改变了自己的习惯——他们似乎生活在同一个时区。当修去吃饭的时候,他也去吃饭,当修去睡觉,他也去睡觉,他说不出为什么,他只是觉得这样很好。而且在他们刚认识几个星期,成为搭档后,修知道大东会偶尔不带他,自己去死亡星球的时候,很不高兴地嘀咕了两句。
那真的很不符合成年人的身份,真的,但大东没办法生气,他只是保证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你看,虽然在游戏以外的地方,他的许诺都是放屁,但在游戏里,他向来信守诺言。

9.
恋情的发生都有一个关键节点,对于网恋尤其如此。而今天,上帝似乎决定多用几个节点砸向单身22年的敏郎,好让他认识到这恋爱他非谈不可。
他们一直会在下线之前约好一个下次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昨天也是这样。
“所以,我们明天下午六点在这里见?就这里。”修踩了踩脚下的草地,好像在强调,“就这里。”
大东觉得那个动作非常可爱并点了点头。
所以现在他站在这儿,修踩过的那片草地上,他或许是把坐标记得太精确了些,但他喜欢给修这样的小惊喜,就像是只有他们才懂的玩笑,“就这里。”,那么就是这里,没有别处。
大东在原地坐下。这里的风非常安静,他甚至能听见一朵花在他的膝盖间隙里吐出了含笑的眼泪。他非常习惯于等待,在这方面他耐心尤其好。
等待新游戏发售,等待打工的工资发放,等待游戏载入……
等待他的朋友上线。
他似乎一直是那个早来的人,修要么迟到一会儿,要么就卡着那个精妙的时间点出现。只偶尔有一次,大东耽搁了一会儿,当他上线的时候,修在原地玩昨天新拿到的武器。
而他不得不承认,当他亲耳听到修气鼓鼓地指责他迟到,并直接说“我每天上游戏都在等你!”的时候,他真实地思考了一会儿OASIS里有没有ICU病房,他确信自己的心脏想冲出他的胸膛拥抱自由的空气。
或者,它可能也很想直接在修的面前炸开,好给他看看那四个心室里装了多少对他的热情。
他安静地坐在那里,几乎像在冥想。突然,半空中裂开一个小口子,然后一个小个子从里面掉了出来。
那是不是修?
他看上去是不是在比姿势?
等等,那是修。
大东觉得自己的头要炸了。
他是不是选错了坐标,他是不是忘了传送到这个地方很容易被托上空?
这个高度是不是有点太高了?他会摔到的。
大东从地上跃起的速度令他自己都吃惊。
他在草地上来回走位,与此同时张开双臂,“修,修!别害怕!我——!”
“砰!”地一声,大东眼前一黑,很显然,修毫无畏惧地砸进了他怀里。
世界短暂地打了一个哈欠,大东觉得视野有些模糊。
但。
他手上怎么软软的?
他脖子上怎么有股热流?
他大腿上是不是多了点什么?
很软,很有弹性,很圆……
他本能地多捏了几下。
“——”修在他怀里倒抽了口凉气。
哦, 大东睁开眼。
是修的屁股,而现在修在他怀里,他们四目相对。
他不知道应该先说对不起还是就此自我了断。
后者听起来像是上帝的旨意。
修看起来惊魂未定,不知道是因为他刚从半空中掉下来还是因为降落点冷不丁多了一坨铁。
他的眼睛不停地眨,他的双手不知所措地缩在胸前,他的屁股,额,好吧,在不停地被捏。
他们对视。
他们继续对视。
大东猛地放开手——屁股上的那只手。
他到底对大佬做了些什么?他是不是抱了大佬?他是不是还无意识地捏了好几下对方的屁股?他是不是还保持那个尴尬的姿势和大佬对视了半天?他现在是不是还搂着大佬的腰?
很好。
他现在开始思考哈利迪说的“百分百成功”的账号自杀究竟有多快。
“额,”修似乎终于从某个不知名的“无惧无畏”的世界回来了,他摊开双手,“你介意,放开我吗?”
大东后退的速度堪比飞逝的时光。
他们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修冷静地调出装备栏。
“今天是99级神器,增强任意属性3分钟的魔力沙漏,我们……?”
“当然,我们走吧。”
他希望自己听起来能不要那么僵硬,因为他觉得自己走路的样子一定僵硬得像被人掐住了脖子的傻鸭子。
战斗过程:略过。大东不太记得自己干了什么,他似乎是依靠本能来战斗。
但他记得大佬一如既往得屌,一跃而起致命一击的瞬间他记住了。
OASIS有没有什么可以随身携带的摄像机之类的东西?
大东一脚踹飞旁边的拟态机器人时,他认真地想。
他知道他们在OASIS里很有名,或许会有人拍他们的战斗过程?
他胡思乱想着结束了战斗。修跃起,侧翻,把神器旁的竞争者踢下了山坡,大东流畅地拔刀,砍头,收刀,一气呵成。修对他眨了两下眼,即使他站在一堆金币上,修的眼睛也像宝石一样熠熠生辉。
大东觉得呼吸有点困难。
魔力沙漏的归属似乎完全不用想,大东知道修想要它,虽然这对他来说也很实用,但他不介意把它直接划到对方的道具栏里。但修看起来有些迟疑,他盯着那个沙漏,但没有伸手,他抬头看看大东,又看看沙漏,再看看大东,再看看沙漏。
“要不你拿去吧。”
大东惊讶地看着修。
对方在原地站着,但两只脚不住地前后动弹,他的辫子在身后,随着他的动作来回晃动。
大东看得出来他很想要。
但修没有直接要。
这是为什么呢。
大东反应了一下。
大佬这是让着他,因为觉得刚才掉下来压到他了很不好意思。
这怎么行。
“不,你拿去吧。”
修又眨了眨眼。
“要不我们,丢色子决定?”
“大佬大佬,你先roll。”
他脱口而出。
而当修丢出六点的时候,对方雀跃的样子让大东觉得自己心脏不太好。
这让他回忆起曾经信誓旦旦的自己。
“我是来打游戏的,不搞对象。”
现在上帝对他说。
“藤原敏郎,网恋搞不搞?”
“请让我搞。”
于是死亡星球上刮起了一阵风,扫荡了所有尸骸和金币,只有修站在那里,手里摆弄着那个金光闪闪的沙漏。
然后修回过头看看他,“我们明天还一起玩,好吗?”

10.
藤原敏郎,游戏爱好者,突如其来的爱情受害者,享年22岁,墓志铭:一堆名为“如何追求网友?”“如何追求线上认识的朋友”的谷歌网页。

——TBC

评论(21)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