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元一

【锁破/漂补】一个爱情故事 ch1

一个爱情故事

第一章


“补天士,我恨死你了。”热破用一个肩膀抵着自己的电话,双手还握着一个橙色的游戏手柄。“真的?一条小生命被你恶毒的话语击中,危在旦夕。”他哥哥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而热破几乎能看到补天士撇着嘴笑的样子,他翻了个白眼。

“我都数不清你这个第几次忘记带东西了,上次是什么?你的棒球手套,再上次,你的火焰纹外套,再上上次——”

“好好好,我知道我错了,下不为例,但热破,你真的不想你的哥哥吗~?”

热破撅起了嘴,补天士总喜欢用这招,可能给是因为它屡试不爽。


“来吧,热破,你正好可以来我的校园里逛逛,对面刚开了一家芝士披萨店,我们可以一起吃个午饭。而且正好漂移也在这儿,你可以见见他。”

“哈——哈——,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为什么要见你的男朋友。”

“哼嗯……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以后他可能会是我的未婚夫?”

热破把最后一根饼干塞进嘴里,泄气地扔下手柄。


“等你回来,你得陪我把终极冒险3全部打通关。全部,我说全部就是全部。”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哦对了,你收到短信了吗?给你打电话以前我帮你订了30分钟以后的车。”


热破说,“你真招人嫌。”


而补天士大笑着挂断了电话。


***


热破背着自己有些起毛的背包登上了开往邻市的大巴。他泄气地把那个橙黄色的包抱在胸前,掏出手机百无聊赖地翻着。他可以给补天士发短信,真的,毕竟补天士有义务陪他打发无聊时间,但漂移在那儿,他哥哥的男朋友,那热破可能等到世界末日都等不到补天士的回信。

他听说过漂移,不如说,久闻大名。补天士每个星期都会打电话回家,而漂移的名字几乎被补天士的嗓门嵌进了热破的耳朵。他知道漂移原来是擎天柱派给补天士的保镖,一来二去他们搞上了,当补天士打电话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候,热破完全不惊讶。

他见过漂移一次,深色皮肤,浅金的头发,眼睛像是棕色的琥珀一样。他看上去格格不入。


“漂移是从高加索来的,酷!”补天士告诉他,而那时候,热破只是往嘴里塞了一根薯条,正眼都没扫给他哥哥一下。

当然他并不讨厌漂移,短暂的几次会面里,漂移给他的印象都很不错,可能有点太沉默寡言了?热破还以为补天士会喜欢一个和他一样的话痨,毕竟他的哥哥非常享受聊天。但,说真的,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呢?补天士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热破揉了揉自己的鼻子,他好像新长了一颗青春痘?那可真讨厌。

他嘀咕着。


***


是漂移来校门口接他的。

热破撇了撇嘴,他怎么完全不惊讶?

“辛苦了,长途大巴坐起来可不太舒服。”漂移对他礼貌地笑了笑,“需要我……?”他伸出手,眼睛盯着热破的背包。

“没事,我能搞定!”热破颠了颠自己的背包,“而且我都数不清这是第几次帮他干这事儿了,你知道的吧,我熟悉这个流程。”

漂移稍微偏了偏头,温和地回答,“我猜是的,他有时候确实非常丢三落四。”


“对,随你怎么说,你就是狠不下心说他没脑子对吧。”热破笑起来,而漂移的眼神顿了一下,随即装满了笑意,他的眼珠在阳光下看起来像是要被一勺一勺喂进补天士嘴里的蜂蜜。


“可能确实如此。”漂移的笑意渗透在空气里,于是热破对他咧了咧嘴,“所以,那个忘带了自己’超级重要’的实验材料的主角在哪呢?”


“他在他的设计工地,”漂移回答,“我现在带你过去。”


“热破!这儿!在这儿!”他们刚推开那扇摇摇欲坠的门,补天士标志性的大嗓门就击穿了热破的鼓膜。他的哥哥用力地对他挥着手,好像要把自己的手臂变成直升机的机翼,好让他能从那堆破铜烂铁里飞出来。


“你在干什么?”热破小心翼翼地踩在空隙里,羡慕地看着锁好门的漂移轻盈地跳过那个垃圾堆。


“哦,没什么,就是一个事关我能不能毕业的工程图纸作业。”


“听起来挺重要的。”热破艰难地把右脚插进斜前方的空地,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背包,眼睛瞄着下一个目的地。他正准备抬脚时,漂移忽然出现在了他旁边。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热破吓得大叫起来。“老天啊!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大概几秒钟以前。”漂移温柔地回答,“你可以把背包给我,然后跟在我后面。”


“哇,老兄,这可有点吓人。”热破鼓起嘴吹了口气,而漂移对他笑了一下,“很抱歉吓到你了。”他伸手拿过那个橙色的背包,那跳跃的颜色和他全身灰白的配色格格不入。他轻巧地跳进一个热破都想不到能落脚的地方,灰色的风衣下摆像燕子的翼尖一样掠过空气,热破搓了搓手,抬起自己差点被卡在一堆废报纸里的脚。


补天士抬起头看着他,脸上沾着一小块塑料泡沫。“你得尽快习惯他的神出鬼没,毕竟,他以后可是我们家的常客。”


热破不小心跌进了一堆泡沫板里,于是补天士大笑起来。


“你真是全世界最讨厌的大混蛋。”热破四脚朝天地说。


***

当补天士准备从他的“设计工地”里爬出来的时候,太阳擦在了地平线的边缘。


热破坐在门口,抱着自己的游戏机,漂移蹲在他旁边,“往左拐。”,于是热破按下了左拐键。


“恭喜你通关!”

屏幕上的大字跳了出来,热破忍不住咧出一排白白的牙。


“酷!漂移,你真的很擅长这些解密游戏!”


漂移抬头对他笑了一下,然后摆了摆手,“这没什么,我只是碰巧记得。”


“不,你才不是碰巧,你没输过!”


热破把游戏机拍上,“补天士和我都在这个游戏里挣扎了两个星期了!他总是出些馊主意。”


“哇,抱歉!你是不是忘了我还在这儿?那是馊主意吗?我们解锁了三个游戏彩蛋!”


补天士关上了电脑,他伸了个懒腰,然后打了个响指,“工作时间结束,现在是休息时间!我饿了,我们去披萨吧!”


热破后知后觉地看了眼自己的表,“该死!都这么晚了?我不知道还赶不赶得上回去的车。”


补天士楞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地拍了怕自己的头,“我都忘了!漂移,看看还有没有回去的大巴!老天,我都忘了!这可太糟糕了。”


“哦,没关系的”漂移掏出手机看了眼,热破注意到上面是他看不懂的文字。“我弟弟今天正好在这附近办事,我可以让他送热破回去。”


热破惊讶地扬起眉——漂移还有个弟弟?而补天士大声抱怨起来,“死锁?不是吧?!那个有暴力倾向的烟鬼?”


漂移耸了耸肩,“如果你还有别的好办法的话,我洗耳恭听。”


补天士看着他,张开嘴又闭上,重复几次后,他像是放弃了一样叹了口气,“好吧,好吧!就这么办!”


漂移笑了笑,“那我让他去餐厅门口等我们。我猜他肯定还没吃晚饭。”补天士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热破把游戏机塞回包里,怎么说,他真不喜欢这俩人擅自决定他的命运。“但谁让我没有驾照呢。”他嘀咕了一句。



***

“你没告诉过我漂移有个弟弟。”热破对补天士说,他们并肩走在一起,漂移跟在后面——顺便一提,他走路真是一点声儿都没,热破忍不住缩了缩肩膀。


“我倒是希望你永远也不知道。”补天士撇了撇嘴,“别这样,能有多糟糕呢?他是漂移的弟弟,而漂移除了走路没声儿也没别的缺点了呀。”热破咧开嘴笑,补天士哼了一声,“他和他弟弟完全不像,我可告诉你,别和死锁搅合,他脾气差得要命,烟不离口,去他的,我们第一次见面差点打起来!”


“哦……”热破的嘴鼓成一个小小的o型,“但我觉得他的名字挺帅的。”


补天士敲了一下他的后脑勺。

“嘿!你干嘛?”热破抗议地摸了摸自己的头,补天士像看什么神秘生物一样看着他,“收起你天真到可怕的乐观,好吗?死锁可不是什么好人,我说这句话是认真的,他送你回去,你关车门,冲进家门,懂了吗?”


“收起你悲观到可怕的恐吓,我能照顾好自己。”热破颠了颠自己的包,补天士不高兴地嘟起嘴。“我是认真的。”


事实证明补天士确实是认真的。


热破瞪着站在他们面前的人,他想拼命眨眼睛又不想眨眼睛,就在这一阵矛盾里,那个和漂移一样高的男人从手机上抬起头。


热破呼吸一窒。


深色皮肤,浅金头发,和漂移一模一样的脸,但那双眼睛远没有漂移那么友好,它们阴沉地扫过热破的脸,就像在瞄准的枪口,一根抽了一半的香烟叼在他起皮的嘴唇中央,青黑色的胡茬大大咧咧地支棱在他颧骨极高的脸上。他像一头流落异乡的狮子。

热破默默在心里给自己精准的比喻打了个高分。

他穿着一件黑色背心,外面套着一件皮革夹克,一条泛毛边的牛仔裤。热破忍不住盯着他的前胸看,死锁的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疤,在那上面,是一条被棕色皮绳串着的红色石头。他撸起一半的袖子,露出右手臂上黑色的刺青,那是什么?看上去像一头鹿,热破多看了几眼,而死锁哼了一声,把袖子放了下去。


“告诉过你……”补天士小声地说。


漂移张口,用他们听不懂的语言开始和死锁聊天。


死锁不时瞟热破一眼,然后继续和漂移对话,他们的语言鼻音浓重,伴着花哨的弹舌和喉音,听上去有些拖沓。死锁向前靠了些,似乎在和漂移争执些什么,热破大概能猜到是关于他。他吸了吸鼻子,然后被死锁身上传来的烟味搞得后退了一步,死锁又看了他一眼,漂移也回过头来看他,然后转回头低声说了些什么。死锁翻了个白眼,转头把烟掐灭了。


“死锁会送你回去,”漂移对他点点头,“等我们一起吃完饭,他就开车送你回去。他知道街道地址,但具体的位置还需要你告诉他一下。”

热破点点头,然后紧张地拽了拽自己的书包带子。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