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元一

【翼补】ch1

漂移想不明白补天士和飞翼是怎么搞上的。

飞翼,矜持,温和,严于律己,像是一个活的禁欲主义者。他是漂移的剑术教练,活的道德标杆,漂移刚认识他的时候甚至怀疑他活着全靠光合作用。

而补天士,漂移的,至交好友?这么说有点肉麻,但他们俩经常被误以为是基佬,没这回事,他们只是非常――非常――喜欢和对方待在一起干任何事而已,而且说真的,和自己的兄弟一起洗澡有什么问题吗?节约用水,低碳环保。

总之,补天士,满脑子都是疯话和享乐。漂移有时候都想不出自己除了那张漂亮脸蛋以外还能在补天士身上找出什么优点。

所以真的,漂移想不明白他们怎么搞上的。

而现在那个得意的小贱人正站在他面前扭屁股。

“漂移,你觉得这条牛仔裤会不会太紧了?”

“不,刚好,完美。”

漂移控制不了自己的嘴,他是不是又在夸奖补天士来着?

该死的他为什么就是忍不住要夸那个尾巴都要翘到天上的机灵鬼呢?

“哦,你别骗我了,你根本就没看。”补天士穿着条纹袜子的脚蹬了蹬他的小腿。是谁在这把年纪还会穿红黄相间的条纹袜啊?还是分五趾的那种,不过补天士的脚趾头长得挺不错的。

该死的他为什么就不能,停止,他对这个小混蛋的夸奖!

于是漂移转移了目光,开始盯着自己的脚趾头看,他动了动它们,一如既往得灵活,或许有一天他能用脚写字,准能赢补天士一大截。

他哼哼了一句。

“我用旁光一扫。说实话,补天士,这儿任何一条裤子你都能穿得出那种效果。”漂移打了个响指,“任何人看了都会想扒你的裤子。”

“这算是个夸奖吗?”补天士不以为意地摆摆手,他把那条漂移的――对,漂移的――牛仔裤脱下来,重新在衣柜里翻找。漂移不得不用一只手挡住自己的偶尔斜溢的视线,看在上帝的份上,为什么补天士的每条内裤都能那么丑?

漂移不止一次考虑过在他们一起洗澡的时候偷偷把补天士那些画着超级英雄和莫名其妙的火焰纹的内裤扔进一旁的“废弃物品”桶里――那样的话,它会变成一个“不堪入目的废弃物品桶”,但漂移的眼睛至少会因此得到救赎。

但他至今都没有成功这么做过,在无数个午夜,他都问自己为什么。

“额。这条呢?”

补天士从衣柜的某个本应该早就被异次元怪兽吃掉的角落里翻出一条漂移觉得设计师应该为此进监狱的破洞牛仔裤。

“如果你想让飞翼觉得你刚被抢劫了,那它真的是你的最佳选择。”

漂移感觉自己灵活的脚趾头都要被补天士的审美丑到抽筋,而始作俑者还摆出一副自己很受伤的表情。天呐,漂移的良好审美品味又发出了他每日定时的质问“漂移,宝贝,告诉我,你为什么还不为了我和他绝交?”

“它没那么差”补天士把那条裤子在自己的腿上比来比去,而漂移翻了个白眼。

补天士不高兴地发出了几声漂移无比熟悉的哼哼声,像猪又像讨人厌的獾,漂移不想深究。他瘫在那张巨大的沙发上,露出了那种“在时尚方面,你没有发言权”的眼神,静静等着补天士屈服。

1……

“它很酷!”该目光的受害者苦苦哀求。

2……

“你以前都没对我这么指手画脚过。”补天士搬出了那种几乎屡试不爽的狗狗眼。

3……

“不,这次我不会屈服的。它很棒,我觉得飞翼也会喜欢的。”

漂移扬了扬眉,“我是飞翼的学生,而我假设你说的‘飞翼’,包括飞翼家的垃圾桶。”

“好吧,我投降。”受害者摇起了白旗。似乎真的觉得漂移的话有道理,或是单纯地,日复一日地,屈服在自己好友的时尚审判台上。

补天士觉得自己每一天都因此丢盔弃甲,但没关系,他的超级英雄内裤和欢乐五指袜都还在,漂移至少还给他留了点尊严。

“试试昨天买的那条。收腰,带深红色皮带那条。”

漂移下达了命令,于是补天士又撅起他不堪入目的屁股到处找裤子穿。

“所以,你们打算去哪儿约会?”

漂移懒洋洋地趴在扶手上,补天士正和他衣柜里的一堆牛仔裤缠斗。

虽说这些衣服名义上都是“漂移的”,但漂移本人毫不介意在买他们的时候拿补天士当模特。毕竟,如果有一天他真的让补天士自己搭配衣服穿,那么他就会在见到补天士的那一刻成为补天士“曾经的,现在却已逝去的好友”。

“艺术博物馆,下午三点,对面花园门口碰头,他开车来接我。”

“‘他开车来接我’”漂移干巴巴地说,“我是不是听到了炫耀和莫名的暗示――‘你当了他十年的学生,但他从没开车来接过你’。”

“我有没有说过你这人太过敏感?”补天士从某条裤腿里探出脸,露出一个狡黠又的得意的笑,“但他从没开车接过你?这太悲伤了,兄弟。”

“哈哈哈。”漂移在沙发上翻了个身,“你知道我能开车送你吧?”

“我知道,漂移。”补天士对他真诚地笑了笑,“但在我约会的日子,你不是坐在我主驾驶座上的第一人选。”

不要脸的小垃圾。漂移在心里默默地说。

“你要去艺术博物馆?什么玩意儿,上次教授组织我们去参观画展,你坐我对面的时候屁股都快把椅子钻穿了。”

“我猜,具体原因具体分析。”补天士终于翻出了那条漂移所说的裤子,而漂移为自己的审美默默鼓掌。直筒,收腰,它显得补天士的腿修长笔直,腰线收得恰到好处得挑逗,臀线勾勒得也很不错。

“我的屁股不得不摩擦那张椅子,可能是因为你没飞翼那么有趣吧。我猜。”

小混蛋露齿一笑,而漂移开始认真地考虑怎么才能帅气地把“绝交”两个字甩在这个不要脸的小|婊|子脸上。

与此同时,补天士走向他的另一个衣柜,漂移刚好想出了一个绝妙的“断绝来往”宣言,他正准备说的时候补天士问道“我能穿你那件夹克吗?你昨天穿的那件。”

“当然,右边第二格。”漂移把那句话咽了回去。他直起身,兴致盎然地说“你还可以用那瓶海洋系的香水。”

补天士磕磕绊绊地执行着漂移的命令,而漂移撑着下巴看他。

“我看起来怎么样?”

“迷人,光芒四射,全场的焦点。”

他回答。

补天士有些不好意思地耸耸肩,然后对他笑了笑,脸上飞起一抹明媚的红晕,那双蓝眼睛在红霞的映照下闪闪发光。

“谢谢,漂移,我真的很紧张。”

哦,漂移麻木地动了动嘴角。

他刚才是不是要说绝交来着?

或许还是改天吧。

“不客气。”他对补天士笑了笑。

TBC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