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元一

【摸鱼】隐没的哭嚎 (红蜘蛛和塔恩) 非cp向

V  红蜘蛛和塔恩

在那道光芒之中,他出现了。他看着他,仿佛他是天下最大的笑话。

红蜘蛛的手划过他的面具,他单手撑着下巴,描摹那块“象征”的形状。直到锋利的指尖刺进他的光学镜。

他嗤笑了一声,喃喃说“我真不敢相信,除了声波以外,还有别的蠢货会把这个面具当做圣物一样崇拜。”

“还是说,你把它当做你的遮羞布了?为了掩盖你那张被腐蚀的面甲?真可怜。你留着那道伤疤做什么呢?以为威震天会因此看到你的忠诚吗?还是你觉得虐待自己是一种光荣?”

他说不出话,灰尘塞住了他的发声器。但它们没有堵住他的音频接收器,而那刻薄的嗓音还在撕裂他的线路。

“可悲,可悲得可爱,但还是,可悲。”

他的手指,突然充满了空气,它们从四面八方,带着轻蔑拂过他的机体。

“我听说过,你的机体是完全模仿他的?哦,他真是你的救世主,他真是你的信仰,不是吗?就像他曾经是我的。”

他的脖子被推得后仰,而红蜘蛛的嘴唇划过他断裂的电线。

“你会说,他重塑了你,他给了你第二次机会,他给了你一个大业,一个未来。你跟每个叛徒都这么说,我都听腻了,你听起来和他一模一样,用些典雅的词,勾勒自己愚蠢的野心。当你说那些光辉的大业时,你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不是吗?觉得自己是霸天虎大业的一部分。”

他的腹甲的碎屑在他眼前飞舞。而红蜘蛛凑近了他的音频接收器。

“所以,感觉如何,霸天虎制裁部门的领袖,威震天最忠心的看门狗?那门你无数次希望对准我的加农炮,你觉得它的威力如何?顺便,我猜你知道,但那是我送给他的,我也无数次被它摧毁,讽刺,”他扯动嘴角,露出一个讥讽而轻蔑的笑容,“但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提醒,过去我曾信仰过他,就像你一样,我坚信他会创造一个未来。”

他的发声器在光子束中断裂,只剩他空洞的嘴唇。

“而这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

“他是什么?”红蜘蛛把手指凑近他被慢慢瓦解的光学镜。

“他是革命者,他是引导者,他是未来,他为了我们的平等,为了新社会而奋斗?”

“哦,塔恩,塔恩,你真是错得彻头彻尾。”

“他什么都不是,对我而言,他只是一个失败者,一个叛徒,一个懦夫。你也这么称呼他,我知道,在你听见他发表拿番该死的冠冕堂皇的投降书后。但我们都知道你没有真的这么想。他对你来说还是威震天,还是那个重塑了你的,遥不可及的,伟大的威震天。”

“别骗自己了,塔恩,你很愤怒,但你在愤怒什么?”

“你会告诉我,你恨他纵容了我这个叛徒,你恨他戴上了汽车人的标志,你恨他背叛了辉煌的大业。你恨他成为你口中的失败者、叛徒、懦夫。”

“但我知道,塔恩,你恨他。”

“只是因为他抛弃了你。”

他听见气流冲进他的脑模块,他被碾成粉末的脊髓冲进他的头雕。

那束能量炮贯穿了他的火种,于是他对周遭的一切都麻木了,世界在极缓慢地流逝,他精确地感受着自己的毁灭。

被威震天毁灭。

“现在告诉我,塔恩。我是什么?”

“我是一个叛徒。”

他的光学镜猛地放大,裂开的下眼睑撕扯着他的视野。

“你一直这么说,我是一个叛徒。”鬼影怜悯地看着他,仿佛在看着某个遥远的过去。

“而你呢?你是什么?你要说自己是霸天虎的大业?你是威震天的下一任?你是他忠心的执行者?塔恩,告诉我,如果这是真的,那他为什么害怕见到你?为什么他从未垂怜你?为什么他抛弃了你?”

“因为我们都心知肚明。他害怕。他害怕见到你,因为他害怕在他的汽车人同伴面前承认,他害怕承认你在做他希望你做的事,他害怕承认你是他训练的,他害怕承认你是他的杰作,而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塔恩,丧门星……”

“你什么都不是,你只是他的一个错误。”

在这一刻,他终于感到了痛苦。

他是一声哭嚎,最终隐没于虚无。

——END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