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元一

【漂补】长尾巴和他的一百个机会 (人鱼AU)

第一章 


浅海的水域像一片天空融化的倒影,平顺而柔滑地摊开在近海岸的大陆架上;它孕育了多情的海浪,它们被近海的微风挑拨着,跃出地平线,好亲吻路过的飞鸟。它们在金沙嬉戏,又被柔软的海草拉进怀里梳理,最后冲进五彩斑斓的珊瑚礁里,好被阳光一一检阅。柔情浪漫如这些浅海的波浪,即使变成白色的泡沫,也还咕噜噜地呢喃着洋流里回荡的情歌。


细小的浮游生物如成群结队的浅海鱼在洋流的又一次翻涌中聚会,温暖的海水从冰冷的水流里掘出丰富的营养,如慷慨的母亲一样将生存的机会播散在整个浅海水域中。


成群结队的沙丁鱼如银色铁幕一般穿行过这片富饶的海域,向它们的繁殖地前进。


鱼群有条不紊地向前,阳光射进水下,圣洁温暖的光柱将沙丁鱼闪亮如银色铠甲的鳞片映得更加刺眼。


漂移眯起了眼,深红色的光镜艰难地分辨着眼前密集而移动迅捷的目标群。他能听到海豚群正高唱着进行曲向这片海域进发。它们是一群狡猾又难以对付的竞争对手,会把沙丁鱼群赶向海面以便于猎食,而漂移怀疑处于强烈的光照中的自己和深海底那些已经完全抛弃了眼睛的种群会有任何的差别。离水面还有十米的光线强度已让他长期处于黑暗中的光学镜模糊不清,过于分散的热源和刺目的光线让他的眼前混沌一片。


他得在海豚群到来之前捕获自己的猎物。海豚群,以及浅海的人鱼群。他暗暗纠正自己。


这片水域正是浅海人鱼常出没的海域。他不确定自己做好了和那群闪亮亮的怪胎打交道的准备。


沙丁鱼群裹挟着在漂移听来轰鸣如雷声的水流声从他所处的石洞上方碾过。他以极小幅度的动作摆动自己粗壮的黑色鱼尾,他的目标如银剑一样高速地穿透海水,比深海里慢速移动的大型鱼类迅捷,也比水晶圣域中的藻类难以捕捉,他焦躁地低下身子,将身体整个藏在礁石后面。他需要一个捕猎计划,在那群讨厌的总在唱歌的海豚到来之前。


他从岩石中探出头,缓慢地沿着参差不齐的岩壁滑向鱼群。大陆架上的礁石享受着阳光的馈赠,周身都涌出层层叠叠的海藻以及鲜艳的珊瑚礁,漂移深色的鱼尾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毫无伪装性可言。他懊恼地哼了一声。鱼群发现了,它们当然能发现他,毕竟他形状尖利的尾鳍大概带起了比他预想的更大的水流。


他能听到海豚的声音,它们的腹部以震耳欲聋的声音击打着海面。或许他就该放弃自己单打独斗的计划,蛰伏在海豚群的附近,在那些微小的掠食者给鱼群带来巨大混乱的时候浑水摸鱼,捞到自己的午餐。他只需要行动迅速,不被海豚意外打中,也不要被来捕猎的浅海人鱼看到。


听上去是个不错的计划,他对自己点了点头。现在,他需要找一个不那么远离鱼群,但又不会近到被海豚的攻势误伤的礁石。他摆动着自己粗壮厚重的尾巴,脊背上向下刺去的红色背鳍卷起一阵透明的泡泡。


他巨大的体型在深海中的黑暗竞技场里给他带来了无数的便利,但在光线充足的浅海,红黑相间的颜色让他没办法进行伪装,厚重的防御型鳞片让他无法像浅海人鱼那样迅捷灵活地捕猎,更糟糕的是,他适应了黑暗的红色光镜几乎被这里强烈的光线扰乱了视感神经,听上去有些丢人,但他几乎看不清那些乱窜的银色小怪物们长什么样。


飞翼说他会慢慢好起来的,但他克制不住自己想要怀疑那位神明的冲动。


好起来,怎么好起来?他缓慢的游向那块他选中的礁石。“难道我还能变成浅海人鱼吗?”他嘀咕了一声。


“我听到你在说浅海人鱼?”


忽然,一个橙色的头从礁石后面跳了出来。蓝色的光学镜瞪着他。漂移吓了一跳,他愣在原地。然后那个毫不懂得礼貌的小家伙就从岩石后钻了出来。他藏在光线较暗的那一侧,所以漂移能比较清楚地看到他。


似乎不是“小”家伙。


那是一条金色的浅海人鱼。浅金色,带一点橙?有一条长得过分的尾巴。比他的纤细,但大概比他长两三倍,那修长的鱼尾像是凝固的火焰一样,那些半透明的鳞片在微弱的光线下闪闪发光,他摆动着尾巴,看起来就像一道流火。


他向漂移游过来,好奇地仰起脸,巨大的尾鳍从暗色的岩石中跳出,就像一簇柔软的火苗。


这样说很奇怪,但即使对于深海人鱼来说,他都长得非常,漂亮?他的鳞片如同阳关一样耀眼,但又带着柔软的透明角质,他大概还是条很年轻的人鱼。


他有高高拱起的背鳍,如淡黄色的水晶一般,上面布满红色的流线型花纹,那些流畅的线条一直延伸到他的腰部,最后化作闪耀的金线,堙没在闪闪发光的鳞片群里。


漂移警惕地向后退了一点,但来者毫无畏惧地继续游上前来,他的光学镜在一束细碎的阳光下闪闪发光,是像海水一样晶莹的蓝色,眼底时不时流过一串暖色的流光。


当他靠近的时候,死锁能感到周围的海水在升温,而那条莽撞的浅海人鱼还在向他靠近。


“哦,天啊。你是深海的人鱼吗?”他瞪大了眼,上下打量着漂移。


他过长的尾巴在随着水流轻轻摇动,就好像他还没有完全适应自己有这么一条长尾巴一样,他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想把自己那条惹眼的大尾巴打理好。但那尾巴真的太长了,好几次,那如同火焰一样的尾鳍都轻轻扫过漂移的鳞片,他不自在地抖了抖。


头顶的沙丁鱼还在轰鸣着切开平静的水流,海豚尖利的歌唱此起彼伏,而那条人鱼还在冲他探过来。

他眨了眨眼,温暖的海水向他涌来。


“我是补天士,你呢?陌生的侵入者?”


当那条没被好好管理的大尾巴又一次划过他的鳞片时,漂移觉得,也许飞翼说得没错。

——TBC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