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元一

【漂补】睡美人(2)

***


漂移没有错过补天士醒来时光学镜中闪过的一丝尴尬,他像往常一样给了舰长一个温和的笑容,安抚与鼓励同在。虽然这不是他幻想中理想的“告白”地点,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火种已经等不及继续这次“小事件”之前的对话。

看在普神的份上,他必须做几个深呼吸才能抑制住他正跃跃欲试,时刻准备着敞开的火种舱阀门。

而补天士也对他笑了笑,那是一个微小的,带着一抹红晕的笑容。他有些不好意思,但那双蓝色的光学镜依然像银河一样流动着星光,漂移现在就想把那川灿烂的星河捧在手里,用自己的嘴唇把它吻干,直到星汉中燃起情欲的烈焰,他能想象到他脸上会涌起怎样艳丽的红潮,他几乎能在舌尖尝到那抹浅红的味道……


但不是现在,现在还不行。他还得再等一会儿。


“所以,你为什么会晕倒?你生病了吗?”


漂移温和地问道,他轻轻握住补天士的手,指腹沿着对方的关节缓缓滑动,宽慰而亲昵。补天士享受着他的动作,他又对漂移笑了一下,这次的笑容更亮,那抹尴尬的红晕尚未褪去,但它们染上了一如往常的活力。


“哦,这不是什么大问题……我猜,有点像一个我的私人问题。”他的目光往旁边滑过去,嘴唇小幅度地扭来扭去。当他做好准备要坦白,却又缺乏一小点勇气的时候,他就会这个样子。


漂移情不自禁地回忆起他第一次见到补天士这个样子的时候。


“我想说的是,漂移,额,”那时候,他在酒吧高高的座位上不自在地动了动腰,“你想和我一起去冒险吗?”


对,那时候,他就是这个样子。


漂移能感到一抹比亲吻还有柔软的笑意勾上了他的嘴角。


“嗯?”他鼓励地捏了捏对方的手,他的火种随着补天士的体温而跃动。


“我觉得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病,在我还没碰到领袖模块以前就有,所以它不是领袖模块的副作用,我猜。”他嚼了嚼自己的嘴唇,露出一个介于尴尬和调皮之间的笑容,“我好像没办法和伴侣好好说话。”


“通天晓会说你跟谁都没办法好好说话,”漂移翻了个满是笑意的白眼,“说真的,你到底是怎么了?”


补天士不自在地扭了扭屁股,他坐了起来,用小指头挠了挠漂移的掌心,在获得被攥紧的回应后他缩了缩下巴。


“字字属实,我没办法和他说这种话,我会晕过去,因为什么不可知的原因,只要谈到关于伴侣的话题,当我要说出我喜欢谁的时候,我就会昏倒。”


“也就是说,你没办法和我谈论你心仪的伴侣?”漂移皱着眉头,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火种慢慢往下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抓住了他的胸腔。


“确切地说,在没有得到他的火种的回应之前,我不能说出我对他的感觉。”补天士的眼神黯淡了下去,“只要我一想要说,噗通,我就昏过去了。所以我一直避免和任何人讨论这个话题,但刚才我好想有点太忘乎所以了?气氛所致,你懂的。”


他有些不确定地看着漂移。对方一反常态地沉默着,甚至停下了在他指关节上滑动的手指动作。


漂移低下头,尽可能不被察觉地做了几个深呼吸。


然后他艰涩地开口,干巴巴地问道“也就是说你已经有心仪的伴侣了?”


“额,对,我猜……?”他不自然地笑了下。


漂移不知道他为什么看上去这么不自在,甚至是有些紧张,他笑起来的时候都还在咬自己的嘴唇。他不知道确切的原因,但或许和他的表情有关。


因为就在那一个瞬间,他确信自己看上去像是一个碎裂的世界。


补天士不能和任何人谈论他心仪的“伴侣”,至少在得到那个他妈的该死的幸运的家伙的火种回应以前,他不能。


然而漂移的火种已经回应他了。他们离得那么近,补天士的火种不可能听不到他的回应。


所以,他不是那个被选中的幸运儿。


他没有被选中。


补天士没有选他。


他惊异于自己的火种深处居然能迸发如此深的痛楚,而在他经历过那么多以后,在他的火种舱被刺穿,在他被炮火无数次撕扯,在他几乎死过一次之后。


他依然没办法承受这样的痛苦。


整个世界都收缩了,骤然增强的气压碾过他的气管,他感到自己的通风管道变得粗粝。他的发声器被浑浊的空气压成粗糙的粉末。


“哦,我明白了。”


他最终这么回答。


他把手从补天士的掌心里抽了出来。


“你还好吗?漂移?你一直守在我旁边?我猜我一定睡了很久,你要让救护车来看看你吗?”


“对,他最好来一趟,我是说,救护车,嗯,我会去一趟医疗室。别担心。”他一边回答一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但他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他似乎承诺了自己要去哪里?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去哪。在这艘船上,他不知道自己能去哪。


“漂移……”

补天士抬起手,他好像还想说什么,但漂移已经看不见他了。他急速地转身离开,去某个他说他要去的地方,医疗室?舰桥?背离记?


他要去哪儿?补天士要他去哪儿?


补天士要他去任何地方,他都会去的。


而现在补天士让他去的地方,是任何一个地方,是任何一个不在补天士身边的地方。


他几乎是夺路而逃。


当他意识到补天士没有追上来的时候,一丝庆幸和更沉重的痛苦同时占领了他。


***


“所以,你是说他有这个病?”救护车很不认同地哼了一声,他瞟了眼面前像被重型坦克碾过几次的剑士。


“说老实话,我觉得这听起来像是他又一个信口胡诌的玩笑。”


“……他确实昏倒了。”漂移捧着那杯强制性塞进他手里的能量液。救护车瞪了他一眼,于是他缓缓地低头喝了一小口,救护车还在瞪他,于是他叹了口气,把那杯热腾腾的液体迅速灌了进去。


年长的医官收回了目光,他皱着眉浏览手里的数据板。


“我严重怀疑。我当了一辈子,我的意思就是一辈子,医生,我从没听说过这种病。至少物理上面,没有。”


“那他或许就是心理有疾病。”漂移重新垂下头,宿醉和头疼压垮了他的肩膀,他的大剑被放在一边。他刚才是不是提到了补天士?突如其来的寒意让他裹紧了救护车甩在他身上的毯子。


“那他也许应该去见见荣格。”


“或许……?”


漂移低沉地回了一句。他不想说话,他不想抬起头,不想看见任何机体,他只想抱着那个已经空了个的杯子在这儿多坐一会儿。


他只能多坐一会儿,毕竟他还是这艘船的三把手,他答应了补天士明天和他一起看护舰桥。


救护车又叹了口气。


“我会让他去见荣格的,与此同时,你在这儿好好休息。那个活力四射的火球也该学学一个人搞定舰桥的日常任务了。”


他猜他大概没有什么回应,因为救护车又叹了口气。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