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元一

选择

选择

拉斐尔总是怒气冲冲,鲁莽又有些无礼。这不新鲜,李奥纳罗和其它兄弟们早就学会乐容忍和用各自的方法去解决它们。米开朗基罗也许会哈哈笑着,用些不痛不痒的揶揄讽刺搪塞过去,多纳泰罗喜欢消极反抗,他什么也不说,但也不妥协。而李奥纳多,作为这些怒气和讽刺的最多承受者,早就有了自己的防御机制,叫它龟壳金钟罩或是其它什么,这意味着他可以不受那些满是情感与挖苦的言语影响,追根溯源地找出拉斐尔生气的源头所在。是的,他们早就学会搞定它了,这不是问题,他们都依然爱着彼此。

但拉斐尔的缺点不止于此,更多时候,他让李奥纳多无法忍耐的恰恰不是那些看似总在挑战他作为领导者权威的质疑与挖苦,而是他做出的选择,鲁莽而不负责任的选择。

他选择单打独斗,而不是求助。他选择不听命令,而不是好好听听李奥纳多的计划。他选择贸然行事,把自己和整个团队都置于危险之中,最重要的是,他总拿自己的命去赌博,去做他认为正义的事。就像今晚一样,他只身冲入施莱德的军队,如果不是多尼及时发现了那个能让他们逃出火海的出口,拉斐尔,和他们全部人都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而这还不是唯一的代价,李奥纳多缠在大腿上的绷带,多尼全身的淤青和米开朗基罗因为精疲力尽而不同寻常的沉默就是他们的战果,而拉斐尔,接下来的几个星期他都没法灵活地动弹,也许得一直蒙着眼,因为那该死的闪光灼伤了他的视网膜。好吧,情况可能会更糟,他们能说得上幸运,但这已经让李奥纳多受够了。

激烈的争吵在他们之间爆发了。李奥纳多都不知道自己能如此刻薄,甚至连他最尊敬的老师都无法平息他的吼叫。一开始他们还只是在给对方挑刺,在怒火接管理智以后,咆哮也代替了隐忍的警告,他应该是那个反驳的人,给对方的每句话找出错误的理由,但愤怒让他失去思考,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单方面地指责,给对方的每一个行为贴上尖酸得难以置信的诅咒。他甚至完全没有听拉斐尔在说什么,他的喉咙像被拉开闸门的水坝,失望与愤怒倾泻而出。

在他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拉斐尔的摔门声比本要冲口而出的抱歉快一步撞进他的脑子,那敲醒了他,因为激动而爆出红丝的双眼终于重现清明,而失去制约的疯狂留给他的,是不知所踪的拉斐尔,叹息不已的老师,和被吓坏了的米开朗基罗。多纳泰罗不认同地向他眯眼摇头,他们最小的弟弟抓着哥哥的胳膊,脸上半是震惊半是难过。

他知道自己搞砸了,但他不后悔,因为,就像他的大脑告诉他的那样,他真的已经受够了。

老师没有找他单独谈话,他示意他们都该去休息,“这个夜晚已经有足够多的事情让我们反省了,现在,休息,我的孩子们。你们要为明天做好准备。”

拉斐尔从基地里离开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儿,好吧,多尼知道,他给每个人的联络器里都装上了跟踪器。但说真的,李奥纳多不觉得自己现在想知道他在哪儿,那对他毫无意义,就当前而言,他不想去找他,劝他回家,虽然那一般是他的职责,可是今晚,不,他已经受够了拉斐尔的暴脾气和不负责任给大家带来的麻烦。或许他带着伤在外面乱逛,那又怎样呢,拉斐尔总吹嘘自己高超的忍者技能,他最好也为此做出证明。

他的肌肉酸疼,伤口依然狰狞,一个安稳的睡眠不会让一切都变好,但至少不会让情况更糟。

然而事实如此,领导者的身份不仅给了他压力与责任,也给了他根本无法入睡的理由。


他总是忍不住想他的兄弟。拉斐尔。


拉斐尔在外面,受了伤,双眼近乎失明。现在,风雪交加的冬夜,独自在外面。李奥纳多确信他出了两把几乎从不离身的SAI和联络器以外什么都没带。


他记得穿上伪装的风衣了吗?他会不会遇上紫龙帮,或是更糟,大脚帮?他瘸着一条腿,再伟大的忍术大师都不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遇敌还全身而退。他也许会被打伤,也许不止?他可能被俘虏,瘸着腿,或许等他回来的时候他瘸的就不止那一条腿了。


李奥纳多把武士刀放在床边,他感觉室内的空调似乎有些失灵,他的床铺冷冰冰的,就像冰冷的砖头。


但这是他自找的,大部分都是。李奥纳多不认为他又该再一次妥协,就像他的大脑说的,他受够了。


他在床上不停地翻身,拉斐尔还在外面,而冬夜的寒风变得无孔不入。


他在外面,受伤,饥饿,愤怒,而且,只有他一个。


他或许带着足以御敌的体力和武器,但是,他瘸着一条腿,视力几乎为零。


今晚或许什么也不会发生,在施莱德之后,或许所有坏家伙都选择休息一下。也有这种可能,不是吗?这个城市偶尔也有些和平美丽的好日子。拉斐尔什么事都不会有,他怒气冲冲地出去,也会带着他像惊雷一样的脾气回来,除了又一次的争吵外什么也不会发生。


李奥纳多又翻了一个身,床板随着他的动作发出轻微的木头刮擦声。


但也许没有那么顺利。拉斐尔的运气没有好到能让他避免所有该死的麻烦的程度,今晚的受伤以及他身上的伤疤就是证明。如果他遇到麻烦,无法摆平的大麻烦,例如韩,或是一支大脚帮忍者,那事情只会雪上加霜。通常他们都能搞定这些突然出现的变故,但那是他们手脚灵活,精神焕发,亲密无间的时候。而现在…拉斐尔,他或许是他们中最强壮的,他最能打,但是……现在他们的状态都糟透了,疲惫至极,拉斐尔的腿让他甚至没法好好走路。他甚至可能都看不清自己脚下的路。


他会从楼上摔下去吗?被人类看到?


他独自在外面,现在,如果真的遇到什么麻烦,他会变得更糟糕。而李奥纳多本可以在这样的情况前把他找回来,他本来应该,他本来必须做到。


可这都是拉斐尔自找的,他不听命令,只身犯险,搞砸了计划。他们只堪堪脱身,多尼销毁了一部分文件,但,如果按照计划行事,他们能做到的远不止这些。多尼和米奇或许根本不会受伤,他也不用花那么多时间养自己的腿,更重要的是,拉斐尔,拉斐尔他也不会。他伤得太重了,壳上满是伤痕,铁片划过他的胸甲,他的肌肉上布满大脚帮忍者留下的刀疤,天啊,还有,他的眼睛。李奥纳多都无法描述当多纳泰罗用沙漏一样颤抖的声音告诉他们拉斐尔有可能再也看不见东西时他的心情。他知道拉斐尔不可能忍受那样的痛苦,而这一定是他的错,他没有好好保护自己的兄弟。


李奥纳多又翻了一个身。


如果拉斐尔又出了什么事,那么,……李奥纳多不受控制地觉得,这是他的责任。


该死,他的兄弟在外面,他必须把他找回来。


李奥纳多从床上坐起身,把取下的武士刀重新背上。他得把他带回来,任何矛盾都可以回来再解决,但现在,不,拉斐尔不能一个人待在外面,上帝知道他又会卷入什么麻烦。


他打开房门,蹑手蹑脚地向外走,今天令他们筋疲力竭,每个人都该好好休息,尤其是他们的幺弟,李奥纳多确信米开朗基罗今天得到了超过一年份的惊吓,他大概会黏在多纳泰罗旁边。他本想直接去问多尼定位装置如何操作,但多纳泰罗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在他拿出联络器的时候,一个闪亮的红点已在上面恭候多时。


拉斐尔没有离开很远,他就在那个小公园的一栋建筑顶上。李奥纳多把联络器放下,拉斐尔没有像往常那样走远的事实就像刺一样扎进他的大脑皮层,提醒他,拉斐尔瘸着一条腿。


这似乎平息了他脑子里的噪音。李奥纳多深吸了一口气,他得把拉斐尔带回来,在他们又一次卷入另一个麻烦之前,拉斐尔最好不要瘸着一条腿。

左腿,他的大脑,终于冷静下来的大脑提醒道,拉斐尔瘸了左腿。


他会找到他,然后把他带回来。


然后他们再解决问题,在这里,温暖,安全的地下。


在他们的家里。


评论(4)

热度(42)

  1. 林溪萌萌哒w魏元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