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元一

【DM】恐怖电影

给米开朗基罗看恐怖电影算得上他最糟糕的决定之一。

不,不只是糟糕。

简直是愚蠢。

或许是因为他高负荷运转的大脑在三个小时的化学原子结构分析后是有点当机,或许是因为米开朗基罗制造的噪音是有点让他无法思考,也或许是因为李奥纳多和拉斐尔完全没有要帮他解决烦恼的倾向,他们只是站在一旁幸灾乐祸,也有可能是因为米开朗基罗真的太无聊了以至于他甚至试图博得多纳泰罗左手边那台原子分离机的注意……

凡此种种,理由多样,它们最终导致了一个结果。

“嘿,米开,如果你真的那么无聊的话,为什么不试试看这部电影呢?它在网上的评价很不错。”

多纳泰罗在两个小时前一边这么说一边把一张光盘递到幺弟沾满冰淇淋的手里。

他实在被米开朗基罗过剩的精力和噪音烦得受不了了,现在,他绝顶聪明的大脑需要的是安静的思考环境,一个排除干扰,噪声的环境。

也就是一个没有米开朗基罗的环境。

所以是的,他承认他有点不择手段,但如果能让米开朗基罗安静那么一会儿,他就能把光谱图解析出来,那意味着他的新发明离实现又进了一步。

至于那张光盘,他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的,谁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内容。

反正米开朗基罗肯定会乖乖全部看完的,因为多尼告诉他很好看。他有事干就行了。

米开朗基罗在这方面很容易满足,他从客厅蹦到厨房,抱着显然超出两人份的爆米花端坐在电视机前,兴致勃勃地把那张闪闪发光的光盘送入机器的嘴里。

拉斐尔和李奥纳多从道场出来的时候瞟了一眼发黑的电视屏幕上的一行标题,他嗤了一声“哦,天哪,那部电影?”

“怎么了?多尼说它很好看!你们俩想一起看吗?”米开朗基罗把爆米花凑上前,热情地邀请年纪最大的两个哥哥。

“不了,我们要出去夜巡。你看完记得收拾你的垃圾。”李奥纳多礼貌地谢绝了他的邀请,他一边把双刀背到背上一边问“那部电影怎么了?我敢肯定是多尼被烦得受不了了才给他看的。”

“可怜的多尼,”拉斐尔坏笑着挑挑眉,“今晚他才能见识到什么叫,烦。”

事实证明,拉斐尔是如此正确。

“多尼!!!!!!”

二十分钟后,当他正准备把化学试剂放入原子离心机的时候,米开朗基罗的惨叫几乎震碎了他宝贵的头盖骨。

伴随而来的,是一个抱着枕头和爆米花闯入他实验室的米开朗基罗。

“多尼!多尼!多尼!!!这是部恐怖电影!!天啊!你得过来陪我看,不然我一个人完全没办法直视屏幕!!”

“额,那或许,”多尼小心翼翼地把原子离心机合上,“你可以选择不看。”

“不!你说它很好看,那它之后一定会很好看,我得挺到那个时候!”米开朗基罗紧张地回头看了眼电视,“快快快,我刚好不容易按了暂停,我们现在回去继续看不会影响它的播放效果。”

多纳泰罗眨了眨眼,今晚他完全不想看电影,他的光谱图还没分析完,现在正是他最想好好工作的时候。

“事实上,你可以不看,因为那电影其实也没那么好看。”

“不!我知道你是为了让我不继续看那部好电影才这么说的,我可不会轻易被骗。我识破了你的计谋!现在你得陪我看电影!”

多纳泰罗无言地看着他。

再多阻挠似乎没有什么作用,米开朗基罗想做什么的时候总有着惊人的毅力,和烦人程度。而且,他这几天好像的确很少陪他。

“多尼!!!求你了!求你求你求你!”

也许,光谱图可以等等。他可以明天再做,不是吗?

于是他点了点头,立刻收获了一个抱着他的腰乱蹭的小乌龟。多纳泰罗无奈地笑了笑,“放松,米琪,现在,我们一起去看那部电影吧。我可以再给你多拿点爆米花。”

那是部恐怖电影,说实话拍得并没什么新意。无非是复仇和爱情两股线,鬼魂冲出坟墓向凶手复仇,结果人鬼相恋。多纳泰罗睡眼惺忪地盯着屏幕。

这部电影乏善可陈,更重要的是,多纳泰罗觉得里面的电脑特效有些糟糕,如果让他来弄,他能做得更好。

片子的长度是132分钟,对多尼和米开来说都很难熬。

米开朗基罗被电影吓得不断惊叫,手脚并用地缠在多尼身上。一开始,他还只是像往常一样抱着多尼的胳膊,在那个满脸是血的尸体突然撞向屏幕的时候他尖叫着把整个头埋在了多尼的颈窝里;在鬼魂冲出坟墓的时候,多尼打了第一个哈欠,而米开朗基罗惨叫着把腿也盘上了多尼的腰;当一只被砍下的手臂从地底下攥住女主角的脚踝时,多尼打了第3个盹,而米开朗基罗吓得把尾巴都缩进了壳里,到电影结束的时候,多尼数不清自己睡了多久,但米开朗基罗的尖叫一直回荡在他的脑子里。

“额,你还好吗?”

职员表缓缓出现在电影屏幕上,多尼低头问。

米开朗基罗死死地窝在他的怀里,他短短的橙色头巾在多尼的下巴上挠来挠去,于是多纳泰罗打了今天的第13个哈欠。

“不我不好为什么我们要看这部恐怖电影多尼你为什么要给我推荐这部电影我这么可爱不适合英年早逝”

“嘿,嘿,放松放松,米琪,其实这部电影并没那么恐怖不是吗?坏家伙得到惩罚,有情人终成眷属,虽然死尸复活这点从科学上来说几率很小。但总归是很好的结局。”

“不!”米开朗基罗从他的颈窝里探出一张被压出红印的脸,“多尼!!这太恐怖了!!你看到那只手从地底探出来抓住杰西卡的脚踝的样子了吗!天哪那只手,有五个手指头!!!”

“米琪,除了我们,大家都有五个手指头。”

“那不是重点!多尼!重点是,那五个指头都腐烂了,我能看见里面白白的骨头!这将成为我人生四大黑暗时刻之一!!前三个分别是发脾气的拉斐尔,要揍我的拉斐尔,和被我抢了早餐的拉斐尔。”

“技术上来说,那些白色的应该不是骨头。那都是电影特效,我猜那些骨头应该是石膏或是硅胶制品。还有,你真不应该抢他的早饭,他早晨的脾气最糟。”

“但它们看起来太真实了!多尼!如果我们也腐烂成那样怎么办!”说着,他伸出自己最近因为吃披萨而略微变得有些圆胖的手,“如果我的手也变成白骨怎么办!!那些又细又尖利的白色骨头!那只手快把杰西卡的脚踝捏断了,我发誓它们一定非常可怕!!那样的手甚至拿不起披萨!!我的一生都毁了!”

“米琪,我们的骨头不长那个样。乌龟的骨头和人类相比更粗壮,尤其是我们。”

“你根本没有在听我说话!多尼!我的意思是,如果地底下都埋着那么多的尸体,它们还有一定的几率复活,还长着那么可怕的白骨头,那简直是对我们生命的威胁!!”

“……我们不会……”

“不!你想过吗!尸体都埋在地下,我们住在下水道,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也是地底下。万一哪天出现一具那样的白骨怎么办!”

“米琪,在大都市,一般人不会把尸体往下水道里到处乱丢。”

“你说得轻松!这世界上什么怪家伙没有!我敢打赌地球上甚至有未知的变异生物,甚至是变异杀手!!”

“对,你所说的变异生物现在就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而且两个都很善良。”另外两个就不一定了。他默默在心里补充道。

“天哪这部电影太恐怖了,我不敢闭眼,那张满是血的脸,我感觉他就在周围!万一我一低头他就出现在我面前怎么办!”

“就目前为止,你一低头只会看见我的腹甲。和你的肚子”

“我感觉李奥纳多和拉斐尔有危险,他们这么晚还在外面,你说他们会不会碰到复仇的鬼魂?!!天哪!多尼,我们得去救他们。”

“不,他们三十分钟前就回来了。只不过你把头埋在沙发垫下面所以没看见而已。”

多尼回忆起拉斐冲他耸耸眉毛的情形,“享受你的夜晚,天才。”而李奥纳多也摆出一副看好戏的表情,“记得收拾垃圾,多尼。”

哦,他们可真是完全没有一点要帮忙的意思。

“多尼,你觉得拉斐打得过幽灵吗?万一它从床下把他拖走怎么办!”

“敢碰拉斐尔是需要勇气的,各种意义上。”

“那李奥纳多呢?”

“需要更大的勇气。和技术。”

“我觉得我今晚睡不着了,多尼多尼多尼我能和你一起睡吗?我有预感我会做噩梦!!非常!非常可怕的噩梦!”

多纳泰罗看着他,拒绝好像完全是不可能的。

“好吧,不过保证你不会捣乱。”

“保证!!保证!”

而当他们躺在床上的时候,多纳泰罗觉得这是他今天第二个可以称之为愚蠢的决定。

他在睡前习惯看一会儿书,帮助他理清今天的思路,准备明天的工作。

但米开朗基罗好像不这么想。

他迅速地占据了靠墙的角落,细心地察看周围没有什么缝隙能让那张“带血的想要吞噬我的生命”的脸冒出来。他可真是把床单搞得乱七八糟。多纳泰罗无奈地捂住眼睛。

当他们终于在床上躺好,米开朗基罗紧紧地抱着多尼的腰,脸埋在枕头里时。多尼觉得自己仅有的睡意都被对方过紧的拥抱从嗓子眼里挤出去了。

他伸手准备去关灯,而米开朗基罗几乎是立刻就尖叫起来。

“不!!不要关灯!黑暗会带来不幸,杰西卡的爸爸说的。”

“但忍者都是在黑暗里活动的。”

“看了恐怖电影的忍者不算。而且是你让我去看那部电影的!!多尼!这是你的责任!!”

多尼心虚地耸耸肩,他承认这的确是他的错。但谁能想到米开朗基罗会那么害怕恐怖电影呢?他是有些孩子气,但多纳泰罗以为他已经过了会把电影当真的年纪。他只是,看起来太小了,李奥纳多总是不敢派他单独执行任务,也许对于他们的大哥来说,米开朗基罗真的太过于小了。

“我睡不着,那部电影太可怕了!”米开朗基罗把头抵在多尼的肩膀上。

“我觉得那个鬼魂好像要从坟墓里爬出来穿过下水道然后来到我的床底下抓住我把我吃掉!!”

“……没有人会把你吃掉的,米琪。”

“你确定吗? 因为,鬼魂是不讲道理的!”

没别的生物会比你还不讲道理了。多尼无语地拍了拍对方的头。

“既然都睡不着,你介意我看会书吗?”他从床边拿出一本翻到一半的量子力学论文集,而米开朗基罗在看见那个封面的时候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感觉到了困意。

“多尼,你确定你要在我害怕得睡不着的时候看一本我连标题都认不全的书吗?”

“确定”

“嘿!你怎么能这样!”米开朗基罗从被子里探出来,他的脑袋在那床按多尼的身高定制的毯子下显得特别小,多纳泰罗觉得他看起来像个甜甜的爆米花。他尝起来肯定也是那样的,调皮但又像奶油一样美好。他确信自己的脸因为这个想法而升温,他喜欢米开朗基罗这样捣蛋,可是有时候,有些时候,他知道他最小的弟弟又会变得非常温顺。

“米琪,我正在试图睡觉,你再像个淘气包一样闹腾的话,我们都没法睡觉了。”

“你确定?”米开朗基罗眨眨眼,他伸出手指戳戳多尼的脸,“你为什么脸红?对乌龟来说,没理由脸红。”

“我不知道,米琪。你让我有点分心,我是说……有点。”

“我知道,”米琪像小猫一样窝在他的胸口前,“我听见你的心跳加快了。多尼。”他真诚地眨眨眼,似乎已经把恐怖片忘到了脑后。

“多尼,我能亲亲你吗?”他仰起脸来,看起来,他看起来就像米开朗基罗,一个小天使,调皮捣蛋,但又奇异得美妙温顺。

“好吧,米琪。”多尼点点头,他知道事情开始滑向别的方向。米开朗基罗用圆圆的脸蹭着他。

他很庆幸,他刚才锁了门。他不想吵醒他的兄弟们。

因为,他的米琪在有些时候是温顺的,但这不意味着他不吵闹。他就是个淘气包,总是喜欢玩闹。

当他的小家伙撅着爆米花味的嘴冲他靠近的时候,他在想也许今天可以试试绳子。

——END


ps 我顺便写个蓝红

“说真的,李奥,我觉得那部片子蠢爆了。”

“没有异议。拉斐”他亲吻着他的脖子,手指扣在摇摇欲坠的腰带上。

“我真不敢相信你当年居然为了和我约会而买那张碟。”

“我不知道,我只是想看看你害怕的样子,那也许会很独特。”

“结果我们都睡着了,你真是个木脑袋。”

“是的,是的,拉斐,有时候我是有点木。”他们轻轻蹭着彼此的吻,好像恋爱中的鸽子。

“你就像木头,李奥,你该知道这点吧。”

“有可能,拉斐,我是有点迂腐,有时候。但我也有些有点。”

“我知道,无畏的领导者,你像木头一样迂腐,但,像木头一样硬?”

“哦,哦,我的小野猫。你应该知道,我不是木头。我像石头,你想试试吗,嗯?”

——完  


评论

热度(44)

  1. 泄殖腔文学爱好者魏元一 转载了此文字
    简直太好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