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元一

【漂补】睡美人

***

他还记得一切开始的时候。一个普通的夜晚。小诸葛炸了实验室,旋刃在“背离记”狂欢,通天晓看护着舰桥。


就像每一个稀松平常的晚上。


补天士靠在他旁边。他们沿着寻光号宽阔的回廊一圈又一圈地巡视着。补天士说这是“巡视”,为了确保“没有任何额外的,我不知道的突发事件发生。舰长的责任,嗯。”他说完后,还点了点头对自己表示了认可。而漂移并不在乎这趟要耗尽他整个晚上的悠游漫步到底冠着什么名头。他,和补天士,单独一起。这些对他来说就足够了。


补天士正用手比划给他看在某个星际商店里卖过的奇怪商品。他把两个手指曲起来,模仿那个生物的小耳朵,又把手掌向上摊开,“你看,就像这样,他的肚子就像这样平,耳朵直直地从肚子中央竖起来!”


他把两只手叠起来,手指头上下弯动,影子在墙上跳来跳去,就像它们的主人一样骄傲地要求漂移全部的注意力。漂移专注地看着那些乱动的手指头,它们在走廊明亮的灯光下显得闪闪发光。“我做了新的抛光!很漂亮,对不对?可花了我好些钱啊。”补天士当然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于是话题一跃从奇妙的小生物变成了他的新涂装。


“你很享受这趟旅程,我能看出来。”他温和地回答,半是应答半是促狭的调侃。他能感到自己的光学镜因为爱慕和纯粹的快乐而闪闪发光。对方的光学镜里映出了他——而那时他们正走过一个带窗户的拐角,所以那双光学镜里不仅映着他,还映着那窗外的星河万丈。


补天士的眼睛里装得下浩瀚星海,而那正是他们要一同去体验的。他们,他和补天士,一起。


而他在补天士的眼里闪闪发光。


漂移感到自己的面甲因此而微微发烫。


补天士凝视着他,嘴型一张一合,仿佛还在说他的涂装,但当他凝神去听的时候,发现话题早已不是那些闪亮亮的涂漆了。“漂移,想想看,我们,不是任何别的人,是我们,将要去探索这片天空,我们会找到塞伯坦的骑士们,到时候,你就可以好好问问他们什么叫’孤独的极致’。你就爱搞那套。”


他的尾音随着他调皮的舌头一起弹了一下,调侃着漂移总是念叨着的“神棍理论”,挑拨着漂移本就被他完全吸引的视线。


“而你可以问问他们什么叫真正的’领袖气质’,”他笑了,而补天士不太满意地鼓了鼓嘴,他能想象得到那张正微微撅起的小嘴会指责他什么,“刻薄!”“完全没有同情心!”“天呐,我对你掏出了火种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吗!?”,他不否认那些假装受伤,实则在得意洋洋地要求他快来安抚自己的话语在他听来十分可爱,但今晚,不,他不打算让那些话语出现在今晚,“虽然我知道你现在已经完全掌握了,但你从来不能拒绝变得更完美,不是吗?”


“哦。”补天士撅起的嘴塌了下去,他的下巴往后缩了缩,嘴唇比了个圆圆的’o’型。他的车翼在他背后开心地上下飞舞,漂移能看得出他在努力抑制自己,但那对小翅膀似乎对漂移更忠诚。


他看起来像是在自鸣得意——所有看到他表情的机体都会这么觉得,但漂移知道,那是补天士式的害羞。


他们沉默地走了一会儿,回廊里间歇出现的阴影在他们身上放下一道又一道的帷幕。他们往更深的船体走去,灯光也渐渐黯淡下去。那感觉就好像是补天士——万众瞩目的“天选之子”,“未来的领袖”,终于走下了他光芒万丈的舞台。舒适的沉默在他们周围构筑起一道屏障,他们平稳的引擎声和渐趋一致的脚步声像一张网,无声的蛛丝将他们牢牢相连。


在那个由他们的机体组成的私密空间里,补天士终于卸下了他的涂装。


“你真的这么想吗?”


他转过头来,面甲上浮现出两道明媚的红晕,他的语气踌躇不安,目光闪烁,游移不定。他从未那么安静过,他总是像一团火,飘忽不定,自由自在,喧嚣着掠过每一片他所梦想的土地。


而现在,他像是刚刚走过了一趟漫长的,漫长的旅途,手里捧着他烈焰般跳跃的火种的旅人,最终,他站在这里,把那簇深埋在炽热的外表和张扬的硝烟下的焰心,小心翼翼地捧在刚刷过新涂装的掌心里,他松开如同黄金一般的手指,而那团脆弱、敏感,但又辉煌的内芯终于展现在漂移面前。


“你真的这么想吗?”


他无法拒绝。他几乎是虔诚地握住了那双绞在一起的手,“是的,是的,补天士,我相信,我相信你是的。”


他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如何,悲伤?喜悦?还是急切?但补天士看上去不介意,他的手指像是地球上那种顽皮的小鹿一样轻轻勾住了他的。他没有抬起头,但他的舒适与放松逐渐填满了他们之间的空间。


“嘿……漂移,我知道,我知道。我相信你。”


他的光学镜,在这深深的船体里,映不出外面浩瀚的宇宙。


但漂移依然觉得它们如晨星一样闪闪发光,因为他们的小空间里,它映出了漂移。


漂移,只有漂移。


补天士张开嘴,他似乎要说什么,他的光学镜投射出一种近乎清澈的蓝色光芒,他面甲上闪烁的红色光晕让漂移想起他曾经长久地凝视过的樱花林。


“漂移,我……”


然后它发生了。


他能听到自己的火种在胸腔内剧烈地跳动,他控制不住地靠向对方,他的火种因为对方的气息而歌唱着。


补天士的嘴唇与他的近在咫尺,他的光镜在漂移的面甲上打下暧昧的蓝晕。


然后补天士昏了过去。

-tbc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