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元一

脑洞:
人形师茨木
精雕细琢的头雕酒吞

“就好像千年以前的的你,只有头颅,也是如此美丽”

半只脚踏进了娃坑,很多头雕本身就是“美丽”的代名词。

坚信,被砍下的吞哥的头颅,也是美丽的。

“喝我的血,吃我的时间,吾友啊,你透过满目的血色,再一次吞噬了我的心脏。”

不言语的美丽。

“死不瞑目啊”

“茨木童子”

“闭不上眼啊……茨木……”

“还想再看你一眼啊,茨木”

评论

热度(7)